头条

张宗祥与图书馆

2012/10/30 11:25:02 来源:宝藏网

张宗祥先生1882年出生于浙江海宁,1965在杭州逝世,终年84岁,是浙江省著名的学者和书法家。其一生在中国两个著名的图书馆工作过,作出了卓著的成绩,受到后人的敬仰。

1 简历

张宗祥先生原名思曾,字阆声,年少时喜好诗文,因读宋史敬佩文天祥,遂改名为宗祥。21岁中举,在浙江高等学堂、浙江两级师范学堂等学校教授史地课。29岁殿试及第,任大理院推事、清华学堂教职。辛亥革命后,任中等教育课课长。1919年,兼任京师图书馆主任,一心扑在办馆和古籍整理、校勘、补抄上。1922年任浙江教育厅厅长,为补抄残缺的文澜阁《四库全书》竭尽全力。抗战期间,文澜阁《四库全书》迁往内地,张宗祥先生任文澜阁《四库全书》保管委员会主任委员,抗战胜利后,他又坚持将书运回杭州。新中国成立后,他从上海文管会调任浙江图书馆馆长,担任过浙江省人大代表,主持恢复西泠印社工作,并兼任西泠印社社长。

张宗祥先生学识渊博,生前著有《书学源流论》、《论书绝句》、《铁如意馆题画诗》等,校抄出版有《国榷》、《越绝书》、《洛阳伽蓝记》、《说郛》等等。

2 与京师图书馆

张宗祥先生在36岁时,认为教书虽清高,但时常受阔人支配,心有未甘,于是立志不再教书。所以蔡元先生力邀其担任北大教授、范源濂先生邀其担任北高教授,均坚辞不就。1919年,张宗祥先生任教育部视学,与鲁迅共事。一天,两人相约去大方家胡同京师图书馆看书,当他们正指着排印的善本书目发议论时,被站在身后的教育总长傅增湘听见。隔两日傅增湘召见先生,嘱其主管京师图书馆,编好善本书目。于是,一心扑在办馆和古籍整理、校勘、补抄上。到任后,张宗祥先生每天拂拭尘土,检查旧目,修整残编,检校谬误,并花了两年的时间编成善本目录四卷两本,一本存国家图书馆,一本现存浙江图书馆。因馆中古籍颇多脱线、残破、裂口、虫蛀,需要大量修订整理,以便妥善保存,先生在馆内创立修补装订部门。经过他的努力,京师图书馆出现了新气象,并为他进一步研究古籍、搜抄善本书提供了一个得天独厚的环境。

在此期间,张宗祥先生校抄古籍不多,但却阅览了大量的奇书,是其一生中最富有的时期之一。如校抄出版历史巨著《说郛》,就是其利用京师图书馆藏书的优势完成的。《说郛》为元末明初文学家陶宗仪编,共一百卷,该书选辑了从汉魏至宋元的各种笔记、小说、志书、经史诸子诗话文论等汇编而成,是宝贵的历史文献。因年代久远,陶宗仪所编之书散失三十卷,后虽有增补,但已面目全非。张宗祥先生在京师图书馆期间,决心恢复陶宗仪《说郛》旧貌,经多年搜访,获明抄本六种,尚缺七卷,通过当时教育总长傅增湘的关系,从其浙江双鉴楼藏书中找到,方始获全璧。出版家张元济将先生抄校本付印,初版,英国牛津大学订购。《鲁迅全集》注解中有近人张宗祥之校本为精确的说法。

3 与浙江图书馆

1950年初始,张宗祥先生任浙江图书馆馆长。在其任职的十余年中,先生励精图治,取得的佳绩,皆有目共睹。

3.1 领导创办《浙江省立图书馆通讯》,在全国图书馆界影响很大。《人民日报》曾刊登《浙江省立图书馆通讯的书刊介绍工作》一文,推广浙图的书刊介绍工作经验,吸引许多专家纷纷来稿,当时馆内的学习和学术气氛相当浓厚。

3.2 重视读者服务工作。亲自召开解放后第一次读者座谈会,听取读者意见,及时改进图书馆工作,告诫工作人员自身必须熟悉馆藏图书这个基本功,希望在“知书”上下功夫。

3.3 重视采购工作。解放初期,浙江各地土改后均有大量古籍。在先生的关心下,浙图屡次派员赴各地抢救保存了大量有价值的古籍,丰富了馆藏。现在浙图的近百万册古籍中,大部分是50年代积累起来的。他经常强调采购经费要使用得当,地方馆要突出地方性,提出“首先本省之志书及先哲之著作是补充地方文献之要”。

3.4 补抄和修补工作。先生在浙图期间,花时最多的是文澜阁《四库全书》的补抄工作,使这部卷帙浩繁的巨著得以完璧。为使损坏的古籍及时修复,先生从北京聘用修补古籍手艺精湛的袁良峰先生修复,至今,未有后人超过其手艺。

3.5 将家藏图书、字画、手稿等捐赠给浙图。先生对浙图除了事业上的贡献外,生前两次将珍藏宋刻本等图书、手抄本、校本捐赠给浙图。去世后,其子女又遵其遗愿,将先生生前收藏的字画、手抄图书、遗稿手迹等珍品再次捐赠,丰富了浙图的馆藏,为浙江省的文化事业建设作出了永不磨灭的贡献。

4 与文澜阁《四库全书》

《四库全书》分北四阁和南三阁,南三阁即扬州的文汇阁、镇江的文宗阁和杭州的文澜阁。太平天国时期,文宗、文汇两阁均遭损毁,文澜阁也几乎毁尽,后经丁丙兄弟收集、补抄,恢复了部分。因不能直接向北方三阁(均为朝廷禁地)补抄,而文汇、文宗已毁,所以只能据传世的刻本或抄本收集补抄,因此丁氏抄本因当时的环境存在良莠不齐的情况。第二次补抄是当时任浙图馆长的钱念劬先生主持的。1922年,张宗祥先生任浙江教育厅厅长,在职期间,鉴别于以上两次补抄缺书尚多的情况,筹划补齐缺书。补抄工作首缺的是经费,先生跛足奔走沪杭各地募款,其方式为:非本省人就是富可敌国也不募;本省九府属每府皆能有人捐助最好;每一股以五百元为定额,如果财力不足可以几个人拼成一股,不成股的不募。按此法,很快就募集到了经费,当时的督办和省长均有捐款支持。接下来就派学生堵申甫赴北京京师图书馆抄写,并一一安排妥贴,如请在北京教育部中任事的吴雪川主持北京的一切事宜,要求抄书字体必须认真选择,校对必须两道,且要在册后盖章负责,装订厂家必须要可靠。此次补抄,其板式行款以及装订均按照京师图书馆馆本,与原书无异。经过两年的抄录,得以完毕,补缺书211种4 497卷2 046册。后又派人将丁抄四库213种5 660卷2 251册送北京重校, 重抄577页,使江南有一部完整的《四库全书》。先生既倾力于补抄《四库全书》,抗战期间,书迁内地,又担任文澜阁《四库全书》保管委员会主任委员。在此期间,有人意欲将文澜阁书留在南京,征求先生意见,先生认为“这本是件公物,是民国向清室接收下来的财产任凭当局的处置,我个人有何意见可以发表。不过我补抄时未用公家一纸一笔,都是向浙人募来的私财,外省的富翁也不曾惊动一个。所以现在这一部书多少有一部分是属于浙人公有的,何妨向政府建议征求浙江父老的意见看是如何?我个人意见是希望留在杭州。”后与陈训慈先生多方设法筹运,几经周折,终于将书运回杭州,先生实为恢复文澜阁《四库全书》的功臣。现在,文澜阁《四库全书》作为浙图的镇馆之宝,向广大读者展示其丰厚的内涵。
 

标签:张宗祥

编辑:陈芳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