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张宗祥大事年表

2012/11/2 10:15:36 来源:宝藏网

张宗祥(1882-1965),字阆声,号冷僧,浙江海宁人。先生之名,未曾显赫,然所谓时贤者,皆知先生学问之渊博广大。时与先生交游者,有马一浮、沈尹默、周豫才,陈布雷、潘天寿均向先生执弟子礼。先生之才,通文史、书画、鉴赏,仍能安陋巷、挹清流、甘箪瓢,堪称大贤。今观先生手订之年谱,才情学识浩荡其里,而先生对人性善端之发扬、以人生自觉之境界淬锋敛锷,尤令吾辈敬畏。

1882年(光绪壬午)一岁

二月十六日子时,生于海宁州硖石镇西仓基祖宅.

远祖原为陆宣公之后,于明太祖洪武元年,出赘张氏,遂袭外家之姓至今,两家谱碟未毁,世系分明。张氏世居海盐县横山。清初,均甫公一支迁居峡石河西街,至本生祖秋樵公,因旧宅毁于火,始购仓基以酉之宅,祖柳乡公,本生父礼和公,母沈太夫人。

出继锡龄公之后,曾祖渭璜公持家俭素,有子六人,秋樵公最幼,柳乡公其四也。因柳乡公之子锡龄公早卒,故予生,即奉秋樵公之命,出继锡龄公之后。

1888年(戊子)七岁

七姑母归蒋氏,宾客满堂,予不能步.独处楼上,欲便,强就虎子。手弱,不能举盖,盖堕,压右足背,背肿,复生一疮。于是,右足废矣!体亦日羸,父母日夜忧惧,谋将来学画、学医,庶可坐食。

1891年(辛卯)十岁

杖而能行,始读《诗品》,临颜鲁公《多宝塔》。

1932年(壬申)五十一岁

时汉上书友则有徐行可(恕),相聚颇乐,手抄之}弓亦日富。

百里出狱。“九•一八”之前,百里不满于政府,助其弟子唐生智,与阎锡山连,举兵豫中,而自里仍居沪。唐氏通电既发。予阅报,知唐氏领衔,无阎氏名,即趋百里寓,劝之行,百里不以为然。及唐氏总司令部被抄,予又劝之行,仍不以为然,遂被拘于杭州后,又自杭移禁南京,予两访之狱中,出手写《金刚经》一卷为赠,是时,始得解出狱。

予之至京视百甩也,寓中央饭店。陈布雷弟亦寓其中。晚膳后,来访予,予曰:“我极望弟为刘青田,直言当局,世间只有两途,一红一白。徘徊歧路,决非国策”及“九•一八”事起,予又致书布雷曰:“速了速决,决不可拖延。速了,名义上尚无损失。实际上,亦可少损失,盖予深知国联之不可恃,而东三省外交政策之不可问也。(事件极多,而起因于洒挑路债款之清算力”布雷谨慎,不能极言。而举国要人又皆以请国联裁判为无上妙策。自辛亥以来.未有此期外交之失败者也。

1933年(癸酉)五十二岁

病足,卧床者二月余

病中 ,赖君宇初持二画来,欲予鉴定。一,石涛山水;一,八大荷花。予略视,即还之,劝不购。后能起坐,赖君又持其画来,云:“再请细观”予曰:“不必.此张大千之作也”。未几,大千来。赖君持画,问之,则点首曰:“然”。而予所购香光(董其昌)画一帧,无印章,托赖君付装潢者,则自装潢家被大千强夺以去矣_,赖君极不以香光画为然,而以石涛、八大之画为极精,必欲问予,予曰:“子自不知画。凡古人画笔皆中锋,钩石尤见笔力,今八大画荷叶下一石,起笔即侧扫。至石涛平生画竹最精,计分三种。大千不能得其一种。今此画绕山皆竹,宜其败也。香光之画,以不用印者为难得,盖画后家藏之品,非酬应之作。予所得,意境虽阑珊,然明年香光即下世,殆近绝笔,故可珍也。”

1948年(戊子)六十七岁

民力凋敝极矣!所望国共谈判能和平解决,为小民觅一线生机,元旦书此,以祈实现。

《本草简要方》一书,极愿早印。此为中医中去糟粕、存精华之作,平生所愿为人类尽心者。独恨穷,不能付印耳!

许季茀兄遭人暗杀于台湾。自鲁迅病亡,丐尊下世,当时老友,仅剩此人,又因国内不容,远走台岛,死于非命,哀哉!

乔大壮兄投苏州水中死,遗命火葬。予他日死后,亦当效法故人,不占人间寸土。儿女辈必须守此遗言。

张群因选举竣事,辞职。翁咏霓任行政院长。王云五长财政,改革币制。翁虽非贪吏,究属书生。王则执拗吝啬之人,不知大体者。虽法币贬值,势则不能不改。然,战争不止,岂新币得有安定之力!至多半年,恐亦一败不可收拾,徒见其扰民耳!

时有人发起展览会,予亦不能藏拙。予书,每件售30元;画,每件售50元,亦过分矣!有人标价400-500元者,予乃不标价。共作六件,售去四件,得150元。除装演40元,以20元给内子,给九女、健媳各10元。余则买蟹一醉。

1949年(己丑)六十八岁

来沪后,即思行医,自食其力。租屋费至巨,二三月来,竞无着落。

北平傅作义将军起义。北平解放后,秩序至佳。南京、无锡、苏州、吴兴等处均被炸。此数地百姓,岂亦敌人耶?日暮途穷,倒行逆施,可叹!可叹!

自5月12日起,上海战事起。27日,全市解放。解放军军纪至佳。乃知国民党不独不知政治,且亦不能治军,以战士为牺牲,战士复以百姓为牺牲。兵民之间,毫不合作,其败宜矣。上海被封锁,且日用美机轰炸江南造船厂及铁路,机车头毁损极多。有口头通知,不必旧日到行办公。8月17日,签请退休,领疏散费。上海市成立古代文物管理委员会,聘予为委员。知友有徐森玉、柳翼谋、沈尹默、尹石公,其他不熟,共十人。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于北平。改北平为北京,定为国都,纪元用公历。沙文若兄来书,浙人欲以浙江图书馆馆长相邀。予复,愿就编纂等职,不任领导。

1950年(庚寅)六十九岁

章枚叔(太炎)死,未葬。其妻来杭,拟邀浙人组一筹葬委员会。地则有十七余亩。予意无须此广,一棺容身,寻丈之土,容棺足矣。人之传不传,岂在坟墓大小。况枚叔乃必传之人。何必以一棺之故,占有益之地耶!(其墓地,在张苍水祠附近)枚叔地下有知,当不以此举为然也。予故主让地归公,留数弓以建墓。铭幽之文,海内无此手笔,则大书姓名,附一碑墓上足矣。

1951年(辛卯)七十岁

人为服务群众而来,不是为个人权利享受而来。学问、政治,须时时去其陈腐,发其精义,方能有益于世,有益于己。此我七十年来,处世持躬之旨也。元旦记此,以贻后人。开岁以来,淑妹体不适。初意其劳瘁,略休息,当复原,继之下午有微热,两月余。日问予,病能愈否耶?予必慰之。至12月6日,予始语之曰:“人终有此日,不必惧也。”18日,晨五时三刻,奄然以逝。不受赙,不循世俗。惟遗言不愿火葬,故棺硷,葬南山公墓。予二人相处,四十年矣!悲欢离合,不可胜记。然分居前后不及二年。此病竟不能起,可痛也!使予先逝,淑妹因无以聊生;妹先逝,予更无心人世耶!自病起,即以予年老无依为忧,语大女,以予为托。四女回,又以嘱四女,殁后,二女为予言,以为不祥。痛哉!淑妹真如一蚕,儿女均能独立,而君竟化去矣!三儿有一书致母,盼其速愈,寄到时已在殁后。五儿无信息。然我知闻讯皆当痛哭失声也!

1952年(壬辰)七十一岁

遗嘱……儿女当互相扶助。大女应由各弟妹等尽心照料,使其精神上得到安慰。九女外强内弱,性质又刚,宜注意其身体。四女体最弱,比较家庭尚有乐趣,我放心。三儿何时能有正当职业,亦能吃苦。五儿、五媳佳,我放心。八儿,嘱其勤俭、廉洁、不可贪小。至要、至要……本年妻死之后,心恍惚若无所归宿,暇唯枯坐,书画亦不愿作,学问上一无所成,一无所问,岂所谓心死者耶!

1961年(辛丑)八十岁

遗嘱:火葬,用盒存骨灰……

书法忽然看重,杭大邀予讲述。予说明作书工具,古今不同。必须以唐碑为基础。每临一碑,如作为基础法,则必须四五年工夫。海内谈书法,除老友尹默外,恐不多矣!尹默功过予,资秉逊予。

1962年(壬寅)八十一岁

为知识分子者,更应当一心一意为国服务,切不可又来争权夺利的一套,更不可有一毫权威思想存在胸中,而且更希望能够多多接受意见。时代是前进的,学问是无尽的。

邀赴黄山、莫干山避暑,未去,已第五次矣,非矫情也,予尚能不畏热,热天尚能趁早晚凉爽,做点治学工作。予乃着手《大小戴礼记合纂》序录。四易稿而成。一面注释原书,热甚,则校《淳化阁帖》以自遣。若人山,书多不能尽携,安能为之!偷闲着笔。《大小戴礼记合纂》,自暑假至此,亦已誊清三之一矣。会毕,不计朝暮为之。至1963年1月1日毕工,又校对五日,初稿告竣。腕力、精神仍旧。两眼则更花矣!甚尖,吾衰!谁能更使我如六十、七十时乎!

1963年(癸卯)八十二岁

第二遗嘱:死后,珏女作主,处理遗物……本年上半年,病慢性盲肠炎,不能多坐。下半年忙,应接不暇。学术上殊少用心。仅写成《铁如意馆杂记》四卷。

1964年(甲辰)八十三岁

凡人要治学做事,必当先有傻劲。有傻劲,然后可以不计利害,不顾得失。干一点事业,成就一点学问。

(以上选自汪惠任仁编《张宗祥自制年谱》)

1965年8月16日,张宗祥因病逝世。
 

标签:张宗祥

编辑:陈芳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