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于氏珍藏——2013年北京保利专场

2013/3/15 16:54:57 来源:宝藏网

去年,保利贵宾部在秋拍上展出了于丰胜收藏的五十件近现代大家精品。

今年,这些藏品将呈现在北京保利国际拍卖公司八周年的“于氏珍藏”专场上〔具体有徐悲鸿、齐白石、李苦禅、张大千等人,约四十件近现代书画藏品〕,这些收藏来自于著名收藏家于丰胜先生,于先生十岁学画嗜画如命,他语言犀利为人果敢正直,门生众多,对于收藏和鉴赏有自己的见地,人们常可以在欧美、香港以及台湾等各大拍卖场上看到他的身影,他见证了中国艺术品市场成长的20年。

于丰胜曾受教于李苦禅先生,也是李苦禅先生最钟爱的学生之一,今年于丰胜七十岁,从艺60年,收藏30余年。徐悲鸿、张大千、齐白石、傅抱石等名家精品是他主要的收藏方向,同事也精于鉴定近现代名家画作,是实战型的专家。

在于丰胜所拥有的藏品中,李苦禅先生的《天峰远瞩》虽不是最贵的,却是于丰胜最为珍视的。画中鹰的形象生动,老鹰择峰顶而栖,仰望苍穹目光坚毅,李苦禅先生赠画表达的是对学生的一种期望,希望学生能在今后的艺术生涯中步履坚定越走越远。于丰胜也确实做到了。

收藏中国近现代书画的起因

曾有人闻于丰胜这次春拍专场上的藏品是他30年的收藏成果,最初是因为什么使得他想要收藏中国近现代书画。于丰胜先生答道:60年代经济南大家关友声介绍拜入李苦禅门下,而他从小就喜欢大写意的花鸟画,那时经济状况也不允许去买画,苦禅先生偶尔会送他几张作品,他的收藏是像滚雪球一样逐渐累计的,随着各种因素比如经济条件、年龄等,收藏家的收藏不可能一成不变。

于丰胜认为中国近百年至今都不与时代隔绝的画家中齐白石最具代表性,齐白石能很好驾驭红与黑这两种即使在油画颜色中也很难解决的颜色,而且齐白石的每幅作品虽然题材重复性高但也没有重复的,齐白石以卖画为生,需求量大,这非常不易。他从收藏、鉴定以及个人喜好入手的就是中国的那几位大家,而齐白石和徐悲鸿是最具代表性的。

刚开始,于丰胜没有条件买齐白石,后来经济条件好转便逐渐开始入手,喜欢的都买回来,逐渐形成一个收藏体系。在中国人人都知齐白石画虾、徐悲鸿画马,他们的风格人人喜欢,他们的水平高到了一定的思想境界,用笔、用墨、用色的样式、方法、技巧到了纯熟阶段。

齐白石《桂花多寿》

李苦禅先生曾教导于丰胜,跟着他其他不用学,只学用墨,他跟齐先生也是学习用墨、用色。

一个画家可以墨分五色(浓、淡、干、湿、焦),一般的画家一笔出来一到两个颜色,同样可以一笔画出很多层次,拿《寿桃》中桃子颜色来说,齐白石一般用薄宣纸作画,熟纸可使颜色新鲜,浮在上面不往下沉,而且画中草虫工笔精致,这张画最重要的变化是用笔的衔接和用墨,笔笔有变化,所以他特别喜欢。于丰胜坦言从小就喜欢齐白石,但当时美术馆展览不能靠近观赏,他很高兴今天他有机会和条件将其拿在手上欣赏。

收藏经历的不同阶段

中国人收藏都由挣工资开始的,于丰胜先生开始喜欢画,却没钱买下收藏。他从八十年代开始卖画,管理一个裱画厂,慢慢的自己的画也能卖钱,逐渐从卖画开始到买画的这样一个过程,随后名头也大了,逐渐将收藏的重点集中在齐白石和徐悲鸿上。也就是从无到,慢慢地沉淀。

一眼知真假 靠的是阅历和实战经验

于先生之所以称为被大家重视的收藏家的重要原因是由于为了给棋牌室鉴定化作做了很多工作, 齐白石是一个很难鉴定的画家,作品张张不同,笔墨使用千变万化,民国开始齐白石就用刻钢印防伪,但仍有假画甚至有些可以乱真。但对于于丰胜来说一眼便知真假。

于丰胜有一套自己的鉴定方法,这与跟从李苦禅学习绘画有很大的关系。不会画永远不会看画,不知道用笔、行笔是怎么回事,齐白石用笔柔中带刚,技法由生至熟捻,再由熟到生,这才达到顶峰。对一个艺术家的作品熟悉以后,一眼便能明白。

在于丰胜经手的艺术品中,有一件徐悲鸿的《巴人汲水图》是在1999年在翰海拍的。这张画的原主人是一位老先生,他在民国时期用自己的皮衣加几块大洋换来的这幅图,此画送到翰海时,老先生已住院,当时翰海定价150万。

徐悲鸿《巴人汲水图》

于丰胜看到这张画的神韵和题款的写法便知道是真品。就如同一个人写的字,你肯定认识,别人模仿的怎么也不对。当时翰海拍卖总经理(秦公)找了一些人鉴定,并在北京某报社宣传,但是报社文章刊登写的却一句“真假待定”。秦公问于丰胜这画真假?能卖多少,于丰胜说我说这种画虽然是真的但不好卖,画里是劳动人民,买画人喜欢喜庆,结果拍卖时,是刘新惠主槌,会场人也不多,于丰胜举到120万就落槌了。2010年这张画再次在翰海拍卖并以1.7亿元刷新当时中国画拍卖纪录。

大部分藏家都会参考著录和出版等辅助信息来判断收藏,而于丰胜那个年代的人都是靠眼睛,自己的眼光、经历、经验都从老一辈证实,如齐白石怎么做画、笔锋、悬腕、如何用力,颜料哪来的,谁提供的纸张、用料,这些故事和信息最直接影响到画面鉴定的元素。

而现在的藏家注重出版著录、口口相传,还有一些不同级别的专家看了半天也看不出门道,当专家多的时候,这些藏家们开始聘请专家,或者查看出版资料、网络信息等,但是这种办法要有资本有财力,而且要有知识储备的才力。各大拍卖公司的核心人物对于于老师这样有真正的实践经验且在拍卖场上又比较低调,不是谁都可以结交的前辈非常尊重,这些前辈给的每一点点拨都可以解决很多的问题。

新入拍场的买家即便是翻阅再多资料,有时候也是需要一点悟性,即便悟性高,适当时也需要点拨,因此不是所有投资艺术品的人就是专家,也不是人人都可以炼成神眼。

像于丰胜这样对每一件作品的过手、循环经历都非常清楚是非常珍贵的。一些普通的书画专家也会说画的气场、神韵,但是于丰胜可能就不需要太多语言交流,鉴定可以说很神秘,也很生活化,就如同每个人的签名一样,那种气质永远不会变,虽然画家有早、中、晚期的变化,比如齐白石早期作品有金农风格,像乱石铺路般的笔法轻重缓急的变化,这种气质到晚年也可以看出来,所以精神层面的东西真的还是要多看多了解画家在那个时代背景下的喜好和经历,以及对材质的了解,这些对鉴定非常重要。

齐白石《荷塘蜻蜓》

某一次,广州一家拍卖公司拍卖齐白石的《荷塘蜻蜓》,于先生没有去现场,找人帮看这张画品相如何。对方说别人都说这张蜻蜓画得不好,还是需要他自己去看看,于先生问其品相,对方说好的,蜻蜓的翅膀后半部分都画虚了。于先生最终以80万拍下买下。其实生宣纸上画焦墨,每笔都有飞白,这很难掌握,而且虚了之后反而感觉翅膀是灵动的,这就是需要彻底了解艺术家。

有人问于丰胜判断作品的真伪靠的是对阅历和眼见,那么否从不参考著录等信息。于丰胜坦言他看画从来不看著录。在民国时期齐白石的著录就有假的出现,对他我而言打开一件作品看其画法、行笔、运笔就够了。就齐白石的作品来说,真的永远假不了,这是水平问题。

艺术品市场比的是眼、钱和胆,没有钱和胆量是不行的,但是可以没眼,有钱人不可每天钻在字画里,他们有生意、社会交际等等,看不懂也理所当然。而不会看画的也不要紧,可以找个可靠的人帮你看,虽然这个人很难找,里面必定会因为利益问题而出现分歧。

此次推出于丰胜的拍卖专场对保利而言也是一个挑战,多年来对新入场的藏家都建议参考出版著录,多看好作品,弥补在这个时代无法获取的信息,没机会跟齐白石徐悲鸿做交流,但书上对画家的特性介绍的资料很多,虽然不那么直观有趣味性,很多人没条件做系统地了解,多但看出版物和重要的展览,精品率是很高的,作品呈现出来有呼应和对话。

于丰胜非常自信,多数的藏品直接用他的眼光来说话,而且从不看出版,所以于丰胜的专场对保利非常有挑战,因为新入场的藏家多半通过买眼、看出版信息的方式。

作为一个真正的收藏家,对藏品的梳理和研究非常重要,如何做到系统收藏,应该要坚持怎样的收藏理念呢?

于丰胜认为收藏理念就是稀缺性。

徐悲鸿《钟馗》

例如徐悲鸿《钟馗》。北京有个大藏家在上海朵云轩选画,于丰胜建议他买这张,结果50万买下来。后来又在北京拍卖,于丰胜就买下了,这就说明了这是张好画。现在的房子层都不高,收藏还要具备实用性,这画挂在家里漂亮,而且徐悲鸿的人物画又比山水少。另一张是徐悲鸿的《奔马图》,是目前为止市场上见到尺幅最大的一张,这就是稀缺性。

 

徐悲鸿《奔马》

于丰胜门生众多,其中包括现在很多拍卖公司的负责人。

从事艺术品行业的人,一般不会轻易说出自己的经验和鉴定技巧,于丰胜更愿意让相信他的人来继承他的经验,于先生表示自己在传授方面不是个保守的人,无论是谁问真假他都会如实讲作答,真的真在哪,假的假在哪,好在哪里坏在哪里。

齐白石《大喜图》

再比如齐白石《大喜图》,该画画面中喜鹊占了一半的空间,构图看起来非常特殊。收藏任何艺术品都要找真、精、稀的来手,于先生说自己毕竟财力有限,而喜欢的作品太多,因此他很愿意分享他的经验给其他收藏爱好者。

标签:于氏珍藏拍卖于丰胜收藏

编辑:沈绿洲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