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艺术不仅是一种投资——西尔万·勒维

2013/4/15 17:04:43 来源:宝藏网

宝藏网讯 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收藏体系对于藏家而言是需要极大胆量和勇气的,藏品仅属于藏家个人,这无疑是一次藏家的独自冒险。

法国收藏家 西尔万·勒维(Sylvain Levy)

所谓艺术无国界,中国到法国的直线距离是1200多公里,初到中国的勒维被激发了艺术嗅觉,但收藏所涉及到的理解、包容和欣赏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具备的。勒维为中国当代艺术所着迷,每年,他数次往返飞行于中法的路途中,悉心接纳这份中国时代带给他的礼物填充于自己的收藏帝国。

勒维先生对上海非常熟悉,他的儿子生活于上海,他与夫人每隔两个半月来一次中国。

·精神与物质的统一

勒维先生曾在上海大学的一次讲座中说道:“收藏,是一种优雅的烧钱方式。”他理解中国的部分藏家将艺术收藏当作一种投资的行为,艺术和金钱的关系是肯定的,无论藏家还是艺术家都离不开钱,但是如果只将艺术局限在物质层面,必定会错过很多精彩的东西。

25年前,勒维先生在地产方面赚到了不少钱,他认为艺术能满足情感精神以及物质上的需要,因此他和妻子开始了艺术品收藏之旅。

对于有钱的新藏家而言,现代绘画大师的作品最具吸引力,可是,在他们买了这样一系列很多作品后,便渐渐感到了无趣,这些藏品有钱就能买到,没有丝毫的收藏乐趣可言,之后他们便转手了大部分藏品,1995年后开始建立明确的收藏体系——20世纪40年代家具设计。

在当时,几乎没有藏家涉及这个领域,整个欧洲也只有四家画廊在经营这个领域,这需要极大的勇气。十年后,欧洲的当代家具设计市场骤然升温,获得收藏需要经过等待,勒维夫妇也就停了下来,他们认为等待,不是他们想要的收藏。

勒维夫妇

勒维夫妇在2006年创办了“DSL Collection(DSL)” 收藏机构,这是他和夫人的名字缩写,里边收藏了七十多位中国艺术家的160件藏品,囊括绘画、摄影、影像、雕塑、装置等等,DSL建立初,勒维和他的妻子的目标就是建立一个博物馆级别的收藏机构,将DSL建立成一个文化品牌,开放来影响更多人,他们定制了一个机制,藏品数量不会扩大,但会定期更新其中的部分作品。

·收藏家也是冒险家

2005年,勒维夫妇由于亲戚原因搬来中国,目睹了中国的变化,这让他们赶到震惊,并且迫不及待想要了解中国,他们认为艺术体现了社会,因此找到了上海的画廊与老板交流后参观了工作室,他们作出了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品的决定。

勒维来自遥远的巴黎,不会中文,同时也不属于任何的官方机构,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品对勒维而言无疑是一次“大冒险”,他的两个孩子懂中文,成为了他们与中国的“联系人”。

勒维夫妇清楚的明白,只有了解中国的文化,才能理解中国的艺术,这样的收藏才更有价值。 

杨诘苍 和 杨天娜

回到巴黎后,他们结识了中国艺术家杨诘苍夫妇,杨诘苍的妻子杨天娜是一位中国当代艺术评论家,他们相互交流中国当代艺术品收藏的计划,杨天娜得知他们希望建立博物馆级的收藏机构后,便担任了DSL的顾问。

“冒险”正式开始了。面对陌生的国家文化,勒维和他的妻子显得十分勤奋,他们花费大量的时间参观中国的艺术家工作室,流连于画廊展览和美术馆,作了大量的功课来提高自己的眼界,认识和了解中国文化,他们对收藏中国当代艺术的热情支撑他们走过了8年时间,勒维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理解也发生了变化。

最初的时候他还很容易被表面的因素影响,曾经喜欢过“政治波谱”,现在他更关注概念和抽象的作品,他认为当代水墨会成为DSL重要的部分。

·时代的礼物

作为一个热爱中国艺术的西方人,这是让中国艺术圈到振奋的事情。

勒维希望更多的中国人意识到艺术收藏不仅仅是投资,也是留给后代的文化遗产。

勒维夫妇在收藏的过程里不仅关注艺术家作品,也关注着这个国家。不同于一般的藏家,勒维将中国社会变革与中国当代艺术的关注联系起来,看到了中国持续而深刻的变化,建设社会的各个层面。他学会了使用微信,微信在一年半的时间中拥有了两亿的用户使他感到不可思议。

中国是个十分现代化的国家,也存在各种社会问题,而中国的当代艺术家们正基于这样的社会创作,他们和其他国家的艺术家们一样四处旅行,参加国际双年展,拥有了国际眼界,这个时期的艺术创作非常精彩。

从文化传承的角度来看待当今的当代艺术,与早期的中国当代艺术一样重要,被市场过追捧的早期当代艺术使这个时代更需要被收藏。

中国的当代艺术只有短短的三十年历史,从历史的角度看待今天的创作,也算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初期”,今天这个时代与三十年前同样重要,而且,作为藏家需要的是激情,而与财富无关。

勒维在各大艺术品博览会中结识了很多中国年轻藏家,这些藏家已经懂得艺术不仅是一种投资,勒维始终保持着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热情,希望通过自己的收藏,让更多人明白艺术不仅仅是投资行为,更是为后世留下文化遗产。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