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2014西泠春拍 中国现当代油画雕塑专场

2014/4/29 15:23:23 来源:宝藏网

明星级人物巨幅写真
艺术家本人再度创作
展现个人与时代经典符号
通览中国当代艺术之风貌
 

中国当代艺术家堪称当代文化建设的功臣。近三十年的努力与奋斗,中国当代艺术家以其独一无二的充满本土与时代风貌的作品走向世界;提升了中国当代文化的国际地位;谱写了一段令前辈们无法梦想的光彩夺目的历史。

5月4日晚19:00, 2014西泠春拍油画雕塑专场将呈拍“50名当代艺术家写真并再创作”,巨幅摄影加以艺术家本人添画,用独有的精神符号,展现中国当代艺术内心的独立力量。

 

【阵容庞大】

作品单幅尺寸达159×104cm,共50幅,综合媒材,2009年完成。同年于北京今日美术馆“当代艺术家写真”展览,并出版。(估价: 450–650万元)

所涉50名当代艺术家囊括了绘画、雕塑、装置、行为、影像等各个门类的代表,规模空前:

 

尚 扬 徐 冰 周春芽 隋建国 王广义 李路明 张晓刚 叶永青 汪建伟 杨 千

夏小万 唐志冈 谭 平 郭 伟 严培明 许仲敏 宋永平 祁志龙 丁 乙 岳敏君

展 望 杨少斌 曾 浩 任小林 凌 健 王劲松 方力钧 郭 晋 缪晓春 刘 野

曾梵志 萧 昱 刘 炜 张恩利 薛 松 杨茂源 王庆松 宋永红 苍 鑫 赵能智

毛 焰 钟 飙 俸正杰 马六明 卢 昊 李占洋 陈文令 邱志杰 祖 咒 尹朝阳

 

50位当代艺术家跨越不同年代,以艺术之手对社会发展进行反思与探究,在不同的创作面向,剖析着人与社会的本色:

其中有关于自我审视的征途,从乌托邦的幻梦中醒来后,在红色时代的历史印记之上,并置出两种对立的意识形态符号;亦有适度的幽默,对历史政治的理想化评判;面对消费主义的滋生泛滥和都市生活的嘈杂喧闹,艺术家们则不约而同地利用艺术创作,在一定程度上调侃甚至批判,抑或是以“大隐隐于世”的姿态自居,通过一个旁观者的立场,用当代语言去拼置历史的内容。

 

【超越摄影】

为 展现艺术家强劲的“内心力量”,请艺术家本人在其照片上用画笔添加上他们的个人符号,有一种与艺术家作品间的呼应,整体、全面、真实地再现了中国当代艺术 风采。周春芽郁勃沉厚的桃花以充满张力的姿态绽放、刘野的小女孩天真而忧郁地注视、岳敏君的人面恐龙在游走和迷失中嬉笑怒骂、刘炜粘稠溃烂的笔触微妙隐晦 地掩盖……

在这里,绘画不仅仅是艺术家个人情感的寄托 或宣泄,写真也不再是一种纯粹记录观看的方式。二者的结合使其成为具有自我形态意识的有力精神符号,共同构成了特定时空的节点和载体。过去无限延伸并得以 和今日并置交融,诞生了一个独立的艺术空间,一个开放的意义场,它跳出封闭的二维画面,释放了内心艺术信仰和个人创作融合之后的真实自我。我们看到的是超 越了单纯影像的立体创作和灵感的迸发。

 

附:

 
 

尚阳

这张“底图”,拍自尚扬先生酒厂工作室的作品前。尚先生这简单的几笔,无疑是浓缩的尚氏符号,用笔毛辣又浑厚,却又滋润柔和,令人颇可玩味,自然流露了一个成熟艺术家的内心世界、情绪状态和艺术才华。岂可以偶然的逸笔草草视之。

 
 
 

周春芽

这张“底图”拍自成都蓝顶周春芽工作室,周老师左右相牵的两只狼狗是他在“亡犬黑根”之后养的。周氏充满表现倾向的画风,堪称东西方冲和的典范。表现的是充满张力的形体,写意的是充满静逸的意趣。无论绿狗红人还是湖石桃花,都一眼即可辨识:这是独一无二的周氏风貌。周老师在这张“底图”上添画的正是他的“周郎桃花”,鲜艳夺目还花香扑鼻,无论是与东方诗词文学相关的意蕴,还是与西方心理学范畴的观念,都有交集与涵盖。又岂仅是风景或静物里的树木与插枝?!

 
 

张晓刚

这张“底图”拍自2008年沙河宋永红工作室的一次聚会上,张晓刚在上面书写完“日记”之后,也特意在“日记”边上注明:“这张照片实际摄于2008年宋永红的工作室中,我是否应该向他学习,把工作室也弄得舒服一点?”“合作”上,张晓刚不仅书写了一篇“日记”,还画上了他独特的标志之一—“老灯泡”,它好像是从宋永红工作室的房顶上挂下来的,因为照片上工作室内的光线明显很暗,需要有这么盏灯来点亮。而这篇“写”在他自己脸上、身上的“日记”,则可说是对张晓刚在佩斯北京《史记》个展的一个总结,可见此张照片的价值了。

 
 

叶永青

这张“底图”是在叶永青北京将府工作室内拍摄的,当时他正在接受外国记者的采访,徐聚一是在采访过程中抓拍到他这个喝茶的瞬间。叶永青可称中国当代艺术圈中拥有优雅气质与儒雅文才的艺术家。在这张他喝茶的照片上,他写下了如歌如诗的句子:“时光如烟,生命是无望的挥霍,来了又逝去。世事如茶,能够于苦涩中品味甘美与余韵,在人生的阴郁和无奈中不忘却自尊和梦想。”叶氏的文化功力及思想维度在此突现。

 

丁乙

“底图”是在丁乙上海莫干山路的工作室拍摄的。丁乙在他身后的作品四周“添加”了“十”和“X”这两种符号。

 
 

岳敏君

这张“底图”是在岳敏君宋庄工作室院子里拍摄的。在这张“底图”上如何“添加”、“补画”,徐聚一与岳敏君在一起商量过,徐建议岳老师在他的人像背后画上他以往作品里的“人面恐龙”,而岳老师却只要徐先去彩扩一张“人面恐龙”来,接下来怎么弄就再说了。

结果,岳老师除了在“底图”上粘了他的“人面恐龙”, 另外还粘贴了许多从时尚杂志上剪下来的各种人物、汽车、化妆品、手机、手表、洋酒、绿色植物、袋鼠、猫头鹰、小鸟甚至螃蟹等东西。看原作可知,在徐聚一拍 摄的底图上粘图像,比直接画个图像烦难化功夫得多,而这个粘法竟不是平面而是立体的,这也使画面能耐看与玩味了。更想不到的是:岳老师从这张开始之后,又大肆地以相同手法创作了好几张,扩展成了一个新的系列。所以这次的“添画”堪称当代艺术史的一段佳话了。

 
 
 

方力钧

这张“底图”是在2007年9月14日晚上北京开往长沙的“艺术专列”上拍摄的。老方常喜欢对镜搞怪,所以能有这一张如此抢眼的好照片,实有老方的搞怪之功。

方力钧在“底图”上画了不少的蝴蝶、蜜蜂,甚至还有长了翅膀的小天使, 这也正是他近期系列作品中的主要特征与元素。在中国传统的文人生活、文人绘画中,“花、鸟、虫、鱼”可说是很风雅的素材,但当方力钧用在作品中以后,就被 赋予了前所未有的含义,直指人类过往和当下的状况……方力钧为什么喜欢画虫子?!因为他自己曾经说过“我觉得自己跟一个小虫子一样”。

 

刘野

这张“底图”是在刘野的工作室内拍摄的。刘野在“底图”上“添加”的这个小姑娘,也是他作品《花园里的姐妹》中的人物形象。

 
 

曾梵志

这张“底图”是在曾梵志草场地的工作室里拍摄的,当时他的这个新工作室刚装修好,但还没有搬进去。画面中,曾梵志带着女儿在这个他将要开始工作的新空间“比赛”跑步。。曾梵志颇为匠心,巧妙地左侧的墙壁上,补画了一幅他“面具”之后的新系列“乱笔”。曾氏对“乱笔”有过很到位的说明:“乱笔画的出发点是纯抽象的,只是呈现的结果成了所谓的‘风景’。这些是风景也许不是风景,因为从来没有现实中的范本,实际上是我脑子里的发现和创造,所以说是抽象的,需要观众在看的时候调动自己的视觉经验。”

 
 
 

刘炜

这张“底图”是在刘炜宋庄喇叭村工作室门口拍摄的,当时刘炜已结束一天的工作正准备去小堡镇上吃晚饭,汽车已发动,雪亮的大灯照在他的身上,一同离开的徐聚一回头看见就按下了快门。刘炜在“底图”上把自己画得“粘稠溃烂”,没了“人形”,这是他的绘画符号。

 
 

张恩利

“底图”是在上海张恩利的工作室内拍摄的。张的工作室除了桌子、沙发外就是墙边的画了,张还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就算助手在,一两天也说不上一句话”。张恩利在“底图”上画了几片烟雾。因为他抽烟抽得厉害,还专门画过烟灰缸,从他桌子上放着的香烟看,他画的应该是烟雾,他是在那里享受那种烟雾缭绕。

 

毛焰

这张“底图”是在2009年9月毛焰上海美术馆个展《意犹未尽》的展览现场拍摄的。毛焰站在他的作品“托马斯像”前,他在自己头顶画了个与画上的托马斯头像相反方向的托马斯头像,再在下面一笔勾出了双肩,但这双肩却也是帽沿,远远看过去,令人想起八大山人的那张画像,也可想起加勒比海盗。

 

 

尹朝阳

这张“底图”是在2009年10月尹朝阳参加“北京-哈瓦那——新中国当代艺术革命”时在哈瓦那街头所拍。尹朝阳在“底图”上添加了他著名系列作品《天安门广场》的一个场景。尹朝阳把北京天安门与哈瓦那老教堂扯在了一起,好似在比对中国社会主义与古巴社会主义有何不同。但比对之下,无论形态还是色彩却仍是这样的融洽,难道真是一个阵营里的兄弟?

 

 

标签:西泠春拍油画雕塑

编辑:陆玲霖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