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坐看云起 扬州八怪返扬州

2014/4/30 10:17:45 来源:宝藏网

2014西泠春拍 黄慎《湖山十二景》
设色纸本 册页(十六页) 1735年作
扉页:坐看云起。钤印:黄慎(朱) 恭寿(白)
估价:120-160万元
 

“一年一度花上市,眼底扬州十二春”。康熙五十八年,黄慎定居扬州,先后寓居李氏三山草庐、杨倬云刻竹草堂、杨星嵝双松堂以及美成草堂,以书画扬名,雍正五年时将母亲接到扬州奉养,但老人思乡心切,至雍正十三年的春天,黄慎携母返回福建宁化老家,结束了在扬州生活的十二载,当其再次回到扬州时,已是十余年之后的事了。

黄慎《湖山十二景》册页正是雍正十三年(1735年)返乡途中所作,为曹氏求自谦斋旧藏。这本共十六帧的册页,今函套保存完好,将于5月3日下午13:30在杭州世贸君澜大饭店举槌。前四帧分别书草体“坐”、“看”、“云”、“起”四字,后十二帧绘有山水小景,并题诗。

“坐看云起”摘自王维诗《终南别业》中“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句,无论王维归隐的实情如何,在后世文人的心中,其诗篇中远离尘嚣、超拔俗世的情怀依然是个华美的愿望。对于黄慎而言,亦何尝不是偷得的浮生,可以暂时忘却生计之忧,节取此四字作扉页,此册中之意即可神会。

十二帧小景各有风韵。第一帧雨中烟树、秦楼半掩,只逸笔滃染,氤氲仿佛间流出画外。

第一帧
“来往空劳白下船, 秦楼楚馆总堪怜。 但余一卷新诗草,听雨江湖二十年。钤印:黄慎(白)”
 

第二帧写秦淮河岸的行船,正值秋风萧瑟的霜砧时节,行船孤影一只在画幅中心,且正面描绘,与第十帧类似。

第二帧
“秦淮日夜大江流,何处魂销燕子楼。砧捣一声霜露下,可怜都作石城秋。钤印:黄慎(白)”
 

第三帧描绘追忆中的青山旧居,道出对无虞的渔樵生涯的殷羡,但所运笔法并不细腻柔和,仞崖和江滩皆为疾笔勾勒,草书之法内有筋骨,率意恣肆,非程序皴法可以类别。

 

第三帧
“夜雨寒潮忆敝庐,人生只合老樵渔。玉湖收拾看花眼,归去青山好著书。钤印:黄慎(白)”
 

第四帧中江岸并置两块巨石,对应湖中一对帆舟,两石造型几近相同,前者稍加渲染,而后者仅淡墨勾勒。从这帧看来,黄慎的构图极其大胆,不循常矩,怪则怪矣,却称得上剑走偏锋,未失毫厘诗意。其“怪”处尤其体现在第九帧,题诗内容为“隋苑迷楼起昔时,六朝陈迹海鸥知。画船载得雷塘雨,收拾湖山入小诗”,但画面中既不见苑楼,亦不见画船,更不见六朝陈迹,仅有怪诞的石山,曝露的石阶替代了掩映曲折的小径,山顶突兀地生出些许树木,现出楼阁一角,伛偻前行的老者背负了宫破国亡的哀伤。

 
第四帧
“江豚日日拜风恶, 鼓鬣鲯鱼意转扬。 此际一天风浪静,飞帆十幅出鄱阳。钤印:黄慎(白)”
 

第十一帧中树的画法更为典范,狂纵纷披,而不悖形法,如铁画银钩。其擅写江天寥廓,云水旷朗的空潆之境,好友板桥曾赞曰:爱看古庙破苔痕,惯写荒崖乱树根。画到情神飘没处,更无真相有真魂。

 
第十一帧
“三山门外望平芜,春艹春烟响鹧鸪。扑面梨花寒食雨,蹇驴又过莫愁湖。钤印:黄慎(白)”

据册尾题识可知,此册确为雍正十三年(1735)所作。黄慎在第十二帧自题诗一首并叙述了作画缘由,其在返乡途中,过鄱阳湖,有感烟云出没,忆起一首

杜甫的题画诗《戏题王宰画山水图歌》而作此册,原诗大致如此,“十日画一水,五日画一石……舟人渔子入浦溆,山木尽亚洪涛风……焉得并州快剪刀,剪取松半江水”。骤离扬州的黄慎对吴松的人情景致,是有许多不舍在其中的,扬子江畔的送别情形依依在心,但即将归返故土的心境又间杂着混沌,“归到宁阳如有问,疲驴破帽过年年”,近乡情怯的黄慎不免戏谑,扬州的生活不过潦倒不堪。黄慎虽以鬻画为生,然此册运以真情,笔法精湛,诗画双绝,非一般所鬻之画可比,实为难得。

 
第十二帧
“送君微雨雪花天,扬子江头鸭嘴船。归到宁阳如有问,疲驴破帽过年年。雍正乙卯归泛鄱阳,望黄山,舟经阅月。每观烟云出没辄忆,剪取吴松半江水之句,因而图之,以作卧游,并繋小诗。瘿瓢山人慎。钤印:黄慎(白)”
 
 

标签:西泠春拍湖山十二景扬州八怪

编辑:陆玲霖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