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国美毕业展Q&A(1)|花鸟专业研究生黄朝燊

2014/5/27 14:15:25 来源:宝藏网

 
······························
一年一次的相遇
一年一次的感动
年轻的心激情满怀
明亮的眼温暖世界
有你
有我
有世界
······························
 
 

 黄朝燊

Q&A记录

编者按:黄朝燊是个很诚恳的人。和很多学画的同学一样,他并不擅长用画史和画论的知识来装点、美化自己,而倾向于用朴实的语言和手底功夫说话。他工写兼备,总体而言,工笔作品更为卓越,应该和他所说的放不开有关,相信凭借其才华和努力,有朝一日能更臻妙境。

Q:宝藏网

A:黄朝燊

雝喈(毕业展作品)

Q: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学画的?

A:从9岁就开始学画了。由于小时候喜欢写写画画,所以当姐姐看到我们本地的少年宫有教画的时候,家里人就将我送去学画了,每天都是姐姐骑车接送,至今想来还是很温馨的事。说来也是缘分吧,我在少年宫的老师是胡进曦,后来他报考了美院,当我念大一的时候,他大三。一路走来,他给了我很多帮助,非常感谢他。

Q:为了能进美院学习,你的准备时间大概有多久,在哪做准备?

A:一开始,只是出于兴趣在画画。到了高二下半年决定考美院,就给胡老师寄作品,他看了之后给一些指导意见,再给我寄回来。高三的时候,我来过杭州,主要是为了熟悉情况。

Q:当时你们的考试科目有哪些?

A:我们当时主要考画画和书法,但是画画这一科可以选择考国画或素描。我选了国画。后来交了一张命题的国画花鸟小品和两张书法作品。

Q:还能想起刚进美院时的心情吗?

A:其实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想进来画画,想画得好一点。印象深刻的反倒是第一次来杭州就丢了行李,我老师说那肯定能上,还真的被他说中了。

 

洛浦仙姿

 

Q:你们在本科期间主要有哪些课程?

A:从宋元花鸟开始,到没骨花鸟,再到小写意和大写意,基本是一个这样的过程。

Q:你们经常出去采风吗,去了哪些地方?

A:每年一次吧。第一次最有意思,老师规划得很好,从杭州先到雁荡山,接着是台州,后来去绍兴,再返回杭州,很长见识。大二去了黄山、宏村以及周边;大三去了泰安,爬泰山,又去曲阜看了孔庙和碑林,还去菏泽看了牡丹。

Q:本科毕业后,你考取了彭小冲、田源老师的研究生,为什么选择这两位老师?

A:两位老师都是大写意方向的,一个比较前卫,一个偏向古典,画得很好。

Q:导师们选择了怎样的上课方式,是画给你们看,还是你们画了之后由老师点评?

A:由于和老师接触很多,老师对我们都很了解。一般是我们画完了,老师给一些指导,因材施教。到了研究生阶段,老师对我们的专业基础比较有信心了之后,和我们谈得更多的是想法和观念,想帮助我们确立自己的风格。

Q:在学习中,你对艺术史、画论或画家传记感兴趣吗,或者对谁的书或作品更感兴趣?

A:我对这些还是比较有兴趣的。至于说对哪个画家更感兴趣,可能都有一点,但没有说非要追随哪一家。学院教育的影响应该是最大的,尤其是老师们的画法和观念。

秋收曲

 

Q:听说你喜欢养花草、收集种子?

A:是。养花主要为了写生和陶冶性情,对我们画画非常重要。

Q:写生、临摹和创作在你的生活中各占多大比例?

A:现阶段写生最多,接着是创作,临摹最少。本科期间的学习以临摹为主,现在即使是临摹也和以前不一样了,主要是读画,看画的构图、笔墨和敷色等等。

Q:你的日常生活一般怎么安排?

A:除了画画和摆弄花草,也会努力布置住所,想让生活也有点诗意。

Q:现在要毕业了,有什么感想?

A:说实话,本科刚毕业的时候是比较急的,现在心情比较平静。毕业后的选择比较多,想卖点画,能负担生活成本后,就多读点书,多提升自己。

 

黄朝燊作品集 

Q:给我们讲讲你的毕业作品吧。

A:这幅画的名字是“雝喈”,出自《诗经》。“菶菶萋萋,雝雝喈喈”,草木茂盛、凤凰鸣叫的意思。我在画中用红鹮代替了凤凰。这种鸟出生时羽毛为黑色,成年后为红色,未成年时就像画面前景中的那样,红白相间。我将这只未成年的红鹮画成站立的样子,画得很实,后面成年的那些则已经起飞,画得虚一点。背景中是一片自然的风景,却在前面隔了一层铁网。这里画的是其实是我自己目前的状态,觉得自己的画风尚不成熟,仍然在很多条条框框的规矩里,觉得放不开,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够挣脱,更成熟一些。

Q:作为一个过来人,对想考美院或尚未毕业的人有什么忠告?

A:对那些想考美院的人,想说考试和兴趣确实是两回事,但既然考试是必须要经历的过程,那就好好准备,期间也能磨练自己的意志,并学到一些东西。进美院之后,兴趣真的很重要,哪怕只有一点,也要抓住。想画得好,就多画,有时候回过头去看以前的作品,会有新的收获。画画这条路不好,喜欢是最重要的。

标签:黄朝燊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展

编辑:邹萍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