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Q&A(3)“教学相长”之陈陈陈、窦号

2014/5/30 13:30:57 来源:宝藏网

 
猜猜谁是陈陈陈?
 
······························
一年一次的相遇
一年一次的感动
年轻的心激情满怀
明亮的眼温暖世界
有你
有我
有世界
······························

Q&A记录

Q:宝藏网

A:陈陈陈(C)/窦号(D)

编者按:“教学相长”是关于“教与学”这一人生统一命题的持续性项目,而非传统意义上的展览,它的发起人陈陈陈和策展人窦号都非常年轻,陈陈陈生于1987年,而窦号生于1992年。面对如此年轻却坚定的脸庞,我不知道该焦虑还是该欣慰。

Q:“陈陈陈”,“窦号”,这两个名字都具有较高辨识度,它们是真名吗?

A:(C)我原来叫“陈晨”,后来改为“陈陈陈”,是邱老师(邱志杰)提的,原来的名字缺乏识别度和功能性,由于原来的“陈晨”这个名字几乎失去了识别功能,所以决心要改。现在,我的户口上已经改成“陈陈陈”,它是合法的,今后我做的一切事情都将背负着这个名字,算是一个终生计划吧。

(D)窦号是真名,是我父亲取的。我是江苏南通人,这个名字的发音在南通话中和“第一”是一样的。“逗号”包括很多寓意,如永不止步,以及“号”是一种乐器,父母希望我能学一种乐器。

Q:你考虑过毕业展作品的事情吗?

A:(D)我现在是南京艺术学院公共艺术专业大三的学生,对于毕业展有些模糊的想法,因为我一直以来的创作有两个围绕的点,一个是光,因为这种材质亮出来后是一种积极的、能量爆发的感觉,二是我喜欢DAFT PUNK(蠢朋克)的音乐以及色彩的强烈对比所带来的冲击感。

“教学相长”第二回——杭州站开幕现场
 

Q:“教学相长”的名字是怎么来的?

A:(C)它自然而然的产生,没法找到更合适的替代。目前它还处于摸索状态,今后会更加多元。

Q:你是如何“找到”窦号的?那时候你们见过吗?

A:(C)我在展厅跟他聊过一会,但名字和人没有对上,我满意他的评论以及对东西的反馈 。这次杭州站方案的品质很高,下次展览的策展人也将通过这种方式产生。当你负有这个责任感的时候,你就要花努力去设计,去实施,去苛求,这就是艺术家对自我的要求。

这个展览有趣的地方就是,一个学生可能在一次对老师的批评中成为了下一次的主办人,完成了一次身份的变化

这个时候,“学生”可能会变成“艺术家,”因为“学生”的问题是“交作业”,而“艺术家”的问题是“做好作品”。我希望打破目前的教学模式,希望把现在的“学生”变成社会需要的“艺术家”,这本身其实这就是一种教学。

这次展览中有一个作品,我的学生做完之后我改,然后我的老师改,这样就是终点了吗?不是,但我们要看有没有人敢再改。

Q:你是老师吗?

A:(C)不是,“老师”是父母对我的终身期望。当时中国计量学院有个代课的机会,我去了,但发现很多努力是失效的,这就产生了落差。问题在哪里?排除学生自己的问题,我发现我对他们作品的批判标准依旧沿用了艺术圈的套路,这对计量学院的学生来说太高了。我想让他们走完整个艺术流程,我去看展,然后买下他们的作品,这样,我的身份就从“老师”、“策展人”到“收藏家”之间转换起来了。 

Q:把他们的作品都买回来了?

A:(C)对,总共花了5、600,就是从代课的钱里出的。买下来后,我把他们的作品重做了一遍,当我真的去改他们的方案的时候,另一个问题出现了,我做的作品真的比他们好吗?凭什么的?于是我用“展示”的方法让大家参与进来。参与过程中,窦号的反馈打动了我,他就成为此次杭州站的策展人。下次也会这样,我们会从这次参与者里选出下次的策展人或艺术家。 

Q:你还在计量学院代课吗?

A:(C)不,我就代了一个学期的课。其实我现在不想做老师,这个展览已经和教学没有特别大的关系,它越来越变成一个艺术圈的事。做到这个份儿上,我很想知道它会最终会折腾成什么样。

“教学相长”第二回——杭州站开幕现场
 

Q:为什么第一站会选择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

A:(C)因为他们很棒,我在他们那参加过几次展览,他们的策展人很年轻,是南京最有活力的策展人。南艺会容纳类似这样的项目,而非传统意义的展览。

Q:邱老师实际参与了这个事情么?

A:(C)他不是直接参与,而是通过上课的途径直接把展览的方案现场改,他尊重作品本身的灵魂,改得很清晰,这个思路也被验证是生效的。这反过来也证明“老师”会起到一个很重要的作用。而且他不但改了方案,还改了我整个修改方案的思路。

“教学相长”第二回——杭州站展览修改方案
 

Q:以你们的阅历来看,一个“好老师”应该是什么样?

A:(C)第一,能够很精准地定位所有的学生,他会不会真的有用,确定他是管理性人才还是执行性人才。

 第二,从实际情况出发,如何准确合适地发挥他的优势,避免他的劣势。老师对一个学生的影响非常大。

(D)平易近人,认真的对待每个方案,对学生负责,这是身为一个老师的一个基石。 

Q:“好学生”呢?

A:(D)首先要有诚意,老师个学生彼此之间的真诚很重要。

(C)他说的肯定是,我应该不算正常意义上的好学生,但我是能够给老师认真反馈的学生,能把老师交代的任务好好完成。当代艺术的包容性很广,其中隐含着很多可能。

Q:你们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A:(C)我们是伙伴关系,是一个共同体,每个人都在实现自己的可能性。

 

“教学相长”项目简介

“教学相长”项目第一回在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成功举办,发起人陈陈陈修改了所有他的装置课上学生的方案形成了一个展览,并邀请观众参与进一步的方案修改和评论。该项目第二回将回归杭州,回归发起人教学的发源地,由三尚当代艺术中心主办并与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展同时开展。

“教学相长”项目不只是一个展览,它是一个立体向外延伸的事件。本期的主题由“艺术能教学吗?”过渡到了“一个作品何时才算完成?”。从内容上, 邀请到了陈陈陈的老师邱志杰老师参与修改陈陈陈的学生的方案,展现了整个教学链条的经纬纵横。同时展出的还有从事件开始之日起至开幕之日止,不同艺术教育 相关角色对原方案所有版本的修改。欢迎来自学生、老师以及广大与艺术教育相关的观众朋友的批评指正。

策展人窦号是从第一回的参与者中选拔而出的,他将把第一回的修改方案做成实物于展览现场展出,我们也将沿用这种模式再往后的活动中,从参与者中选拔出下一次的策展人,使整个项目保持生机。

标签:教学相长陈陈陈窦号

编辑:邹萍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