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艺术家联名声讨Hihey:艺术家们为何如此“愤怒”?

2014/8/8 9:28:34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8月11日上午,我会去北京朝阳法院起诉某黑心电商,并以诈骗罪向公安机关报案。有相关纠纷的小伙伴可以和我联名起诉。”近日,各种艺术机构及媒体从业者各种“国际晒”的休假炫耀帖刷屏,来自微信群的艺术家宗剑的一则消息打破了艺术圈夏日休假期其乐融融的平静。

争议一:艺术家斥电商任意“处置”作品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波“控诉”该艺术电商的热潮瞬间发酵。2014年8月5日晚22时29分,艺术家信王军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一则消息,矛头直指该艺术电 商:“有相关涉及hihey欠作品纠纷的小伙伴可以联合起来。我知道的至少上百个艺术家是受害者,我曾被hihey邀请参加2012年艺术三亚活动,从我 这里取走了多件作品及朋友寄存在我这里的多件作品,价值百万以上,借据在我手上,但作品就再也没回来过。前几日在上海遇到一位朋友说起这一生就创作了七八 十件作品,被何彬骗走到处躲避,公司电话从来不接。艺术家宗剑也遇到同样此事,再此联合,今天说起此事,希望為艺术界的朋友们提提个醒……”

消息一经发出便迅速引起关注和转发,艺术家们迅速自发成立了一个“控诉”hihey的微信群,各种吐槽瞬间发酵。截止8月6日晚,该群已达近百人,多为“受害”艺术家。

信王军的遭遇要从2012年底与该电商的一次合作谈起。“当时他们邀请我去参加一个叫“艺术三亚”的活动,问我能不能参加,我说可以。他们从我这里借走了两件装置作品《价值观》系列(即分别由50张100人民币制作而成的西装与由100张100美金真币制作而成的中山装呈现形式)。选择完作品 之后,因为我跟几个艺术家关系比较好,还有我另外两个朋友的作品是从我这儿借走的,一件巨大的雕塑作品,还有三件小的雕塑作品。”

据艺术家信王军透露,当时到信王军处取作品的接头人,取作品时只打了一个借条,从那儿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他们的展期是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之后我就开始联络他们关于退回作品的问题,我联络当时跟我的对接人,他们就跟何彬交涉,第一次的回馈是尽快运回一周左右时间;后来一拖再拖,一周变两周,变十周,变二十周,何彬也一直在推托。”信王军说到。

开始“着急”的信王军开始打探消息,后来从朋友处得知原来作品没运回收到的不止他一个人,“可能有50%的艺术家的作品都没有回来。”信王军通过多方打 探,个中原因疑为因为该展览拖欠当时的承运物流公司昊诚艺术物流公司运费约30万左右,“我打听到昊诚艺术物流一个叫陆长安的,听说Hihey欠他们运费30万左右,他们就把艺术家的作品扣下不归还。但是Hihey从我们手上拿走作品,最终我们肯定是要找Hihey去要这个作品的。”信王军所提到的昊诚艺术物流的负责人陆长安是曾经在Hihey的兄弟公司东方视觉网的负责人之一。

“这近两年的时间我至少联络了二十次,因为不停地有朋友催我,不光是我的作品,我身边朋友的作品也是被他们取走之后再也没有送回来。我不知道到底这个事应该落实到谁的头上,另外他们的电话是我打了一年都打不通,这个就特别奇怪了,作为一个号称国内还不错的电商,号称是成交量超过一个亿的电商,号称刚刚拿到民生银行一千万资金的一个电商,我打电话打一年都打不通,我觉得这个就有点儿太过分,而且做得太初级了。

信王军透露,目前他已找到当时取作品的交接人,这位员工从该电商离职已久。信王军称如果有必要,这位前员工愿意出庭作证。“这位员工跟我说打不通电话的原因是何彬跟他的员工说电话尽量少接,如果有这样的电话,员工宁可去798溜弯,也不要接这个电话。这些都是他们内部的员工告诉我的。”

hihey
三亚艺术季 陈欣作品展览现场 

艺术家陈欣2012年10月与该电商合作举办了一次个展,当时的个展签订了相关的合同,双方合作愉快。因为觉得熟悉,陈欣口头同意了将个展参展的3件作品借用于“艺术三亚”的展览,在展览过后,陈欣遭遇了和信王军同样的状况。

“展览结束后,HIHEY的朋友说作品暂放海口。我就没多问,等到过了一年,2014年我想起了问起来。突然被告知作品不在海口,失踪了。我就去艺术季 的主办地和主办方三亚华宇集团问询,对方告知,在艺术季展览结束后,HIHEY方面粗暴对待艺术品。据说当时的HIHEY负责人说,艺术品只挑一些能卖的 运走,其余不愿运回北京,由华宇自行处置。

陈欣透露他找到的是海南华宇的李涛,海南华宇代收了这部分没有运回的作品。“人家还出空间 保管,后来搞第二次艺术季的时候,专门有一车是第一次艺术季的作品被运回北京,寻找艺术家主人。”陈欣随后找到了第二届“三亚艺术季”的展览执行人员,在 知悉第一届艺术季作品遗留情况后,得知这部分“遗留”作品早已在北京仓库。

争议二:无故拖欠艺术家作品销售款项

与“艺术三亚”参展艺术家遭遇不同的艺术家宗剑,头疼的是该电商长时间的拖欠款项和霸王条款。“先从这两张截图开始说,这两张截图是6月份的,那个时候我就在跟hihey交涉作品和款项的事情,从6月份一直拖到8月份,至今没有解决。”艺术家宗剑与该艺术电商的纠纷要从今年3月份两者合作的一次个展开始谈起。当时与宗剑联系的是Hihey的员工魏明文,因为个展时间非常紧,魏明文让艺术家先寄作品后面补合同。在展览结束后的大概两个月,宗剑再次联系该电商,要求补签合同。

“当时他们发了一份合同给我,说这份合同是一个标准的范本,艺术家没有资格改一个字。我觉得这个事情很可笑,既然是合同就应该是双方协商签订的,他们拿一份样本来让我不能修改任何一个字,我觉得这个合作就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就要求他们把作品和款项结给我,到目前为止大概7月底刚刚把所有的作品退还给我,但是款项还一直未结。”艺术家宗剑提到,该电商提供的合同与当时在个展之前所说的条件已经不一样了,“5月份的时候这些条件已经都变了,要求我付场地费,付挂牌费,还要付他们的利润费用,大概要我多付两三万块钱,我觉得这个非常不妥,既然展览都做了,签合同的时候又是另外一套条件。”宗剑向记者说到。

在宗剑与该电商合作过程中,销售出的作品一直迟迟没有结款,宗剑坦言自己其间与该电商交涉过很多次,但是一直没有任何答复。“他们一直是在用拖延战术,其中我也警告过他们我可能会走法律途径,我给你看的截图是6月份的,到8月份还是没有任何效果。所以昨天我在朋友圈发了一个消息并不是一时冲动,确实是已经被他们逼得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想得最差的一个方法。”宗剑说到。

宗剑没想到的是,消息通过在网络上传播后,得知竟有如此多的艺术家都发生过与自己类似的情况,“今天晚上加入的艺术家会越来越多,这是我开始没有想到的。从个人的艺术维权转化成一个集体的共同维权,这样我们的力量也可以强大一些。”

hihey

艺术家李子沣被拖欠作品

“2013年六月份,hihey欠我5200元和雕塑作品一件至今未还,这件小雕塑的估价是13000元。因为没有多少钱,我就没在意,早晚都跑不掉的。但最近在微信看到一些hihey的信息,就开始打电话给当时跟我接洽的员工,但她电话已经停机了,基本情况就这样。中间打过电话,态度特别好,说没有问题,因为钱不多我就没在意,真没想到他们会这样。”艺术家李子沣对记者说到。

何彬拒回应争议 称一切走司法程序

面对诸多的“控诉”,我们把目光转向本次争议的“受控方”Hihey的负责人何彬。截止目前,记者多次试图联系何彬,何彬拒绝了本网的采访,只在微信回答了几个问题,并坚称该回答出于友情回答,不示为采访回应。

“关于‘艺术三亚’,当时负责这个项目的员工已经离职了,所以我还不是太清楚这个事情。艺术家如果需要我们,可以帮助他们提供一些证据,帮助他们把这些作品一起要回来。因为有些现在有些说法比较无端,我不想解释太多,法治社会大家就按照法律走。‘艺术三亚’的事情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我们会站在这些艺术家这一边,跟他们一起去要回作品。反正我们公司的态度是既然大家都愿意走入司法程序,我们可能就不太会在媒体上多说什么了,因为你一言我一语可能并不利于这个事情理性地发展。”何彬说到。

  “很抱歉我可能回答不了这么多为什么。因为事情该怎么走向就会怎么走向,所以我们公司的态度还是,既然大家都愿意走司法程序就走司法程序,解释为什么的问题意义不大,最后司法程序会有一个比较公平的一个结果。

  另外,我希望这不是在接受你的采访,只是说你私人的一些问题愿意交流,我可以简单跟你描述一下,并不代表我们公司或者是怎么样的一个态度、立场。我们公司的态度还是希望该走程序的走程序,该是怎么样就怎么样,踏踏实实把企业的产品和服务做好,把公司做好就可以了……”何彬说到。

  截止发稿,艺术家信王军和宗剑罗列了一个清单,清单上写着被拖欠的艺术家和明细。“现在是不停地有艺术家联络我们,讲述他们曾经的受骗史,我们计划马上去法院起诉并且去报案,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我们认为这已经涉及到了诈骗。”本网将继续关注事态最新进展。

  附艺术家名单(即时更新):

hihey

 

注:原文标题为:艺术家联名声讨Hihey争议系列(上):艺术家们为何如此“愤怒”?

编辑:马静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