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艺术家联名声讨Hihey:艺术电商Hihey的“硬伤”在哪?

2014/8/11 9:43:24 来源:雅昌艺术网

导读:2014年8月5日晚22时29分,艺术家信王军和宗剑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一则消息,矛头直指国内艺术电商Hihey,斥其长期任意克扣艺术家作品及拖欠款项。消息一经发出便迅速引起关注和转发,艺术家们迅速自发成立了一个“控诉”hihey的微信群,各种吐槽瞬间发酵。截止8月7日晚,该群已达120余人,多为“受害”艺术家,目前人数仍呈上升趋势。

而就在信王军发布消息的第二天,该电商第一次正式回应了维权的艺术家声明。《关于王军在网上发布不实言论的严正声明》中,他们表示强烈谴责信王军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大肆抹黑该电商的不法行为,指出投诉为“无中生有”。艺术家随即发表《30位维权艺术家就“哈嘿艺术网 8月6日严正声明”、何彬言论的联合声明》回应声明,目前记者获悉,维权艺术家已增至30名,该电商拖欠艺术家作品和拍卖画款涉及金额已至少达200万人民币以上。

这一次,艺术家们决定正式起诉该电商!事实上,在争议事件以来,该电商做出了及时反应,据悉部分艺术家已结清被拖欠款项,在维权艺术家出示的艺术家名单中显示,艺术家蔡小小、张占占、李想、李子沣已结清,退出维权名单。然后在两轮的声明中,双方的火药味似乎没有任何降低,是什么让艺术家们义无反顾要走上法庭?作为号称“国内最大艺术电商”的Hihey网,它的“硬伤”到底在哪?
 


牵头会:维权艺术家与律师顾问商讨对策


 声明和反声明 是谁在推托责任?

“第一,是大面积的有艺术家维权;第二,所有维权的艺术家透露的信息是:在很长的一个时间跨度里面,艺术家的合法权益是没有得到合理的,而且是符合法律规定诉求的一个基本的满足;所以我认为从目前公开的信息和暴露来看,个人认为Hihey本身的商业模式以及相关的商业道德方面的确有值得探讨和商榷的余地。”律师刘玥对记者说到。在争议事件以来,维权艺术家开了第一次的牵头会,刘玥是艺术家请来的律师顾问。

在艺术家宗剑收集的“受害”艺术家信息中,大致可分两种,一种是克扣作品,一种是拖欠款项,时间跨度最短的是八个月左右,最长的可长达近三年。“Hihey是2011年成立的,到现在也才3年多。”

艺术家信王军从交涉、讨要作品到现在已有两年的时间,在一直不停地跟前员工和现员工的长期“无效交涉”后,直到今年7月26号,信王军表示实在坐不住了。“我当时说最后给你们三天时间,你们给要我一个答复,因为到现在为止作品去哪里了,我们都一无所知。如果三天之内不给我答复,我可能会涉及到法律程序。”信王军说到。在2012年底,信王军受该电商邀请参加“艺术三亚”展,拿出了自己的作品及朋友的作品,这些作品价值近80万左右,令信王军担忧的是,如果该电商无法返还作品,自己恐怕无力赔上这笔不菲的支出。而在上一轮的非直接交涉中,该电商负责人何彬对“艺术三亚”的回应显然无法让艺术家信服:“关于‘艺术三亚’,当时负责这个项目的员工已经离职了,所以我还不是太清楚这个事情。艺术家如果需要我们,可以帮助他们提供一些证据,帮助他们把这些作品一起要回来……”

在艺术家看来,何彬的此番言论显得毫无诚意。艺术家在“30位维权艺术家就《哈嘿艺术网 8月6日严正声明》、何彬言论的联合声明”中给予了回应,“我们认为,三亚艺术季是hihey.com的公司行为而非个人,在相关展览信息上体现的都是hihey.com,作为声称有责任的公司,何彬作为企业总裁混淆公司行为与个人行为概念,不承担相关责任而是推卸的做法,极其不妥,让人遗憾和失望!…

而在律师刘玥看来,从目前艺术家反应的情况来讲,Hihey肯定是第一责任人。“因为在艺术家手上都有Hihey盖过公章的相关手续,有一些还有更完整的合同,在这种情况下很显然是一个公司的行为,这是毫无疑问的。至于内部,是不是因为管理松懈造成的责任追究是他们公司内部的管理制度进行处罚,如果他觉得这一块不足以维护Hihey自己的权益也可以采取相关的法律措施,比如说法院去告相关的员工,总而言之用他所谓的前员工的概念来推卸他的责任这个很显然是不成立的。”

  跟不上的客服节奏:克扣、假拍、拖延……

该电商的任意克扣款项和假拍现象也是被艺术家诟病的原罪之一。在争议事件以来,该电商做出了及时反应,据悉部分艺术家已结清被拖欠款项,在维权艺术家出示的艺术家名单中显示,艺术家蔡小小、张占占、李想、李子沣已结清,退出维权名单。

但在另一部分艺术家那里,实收款项与未结清款项往往相差甚远。艺术家邹荃是最近收到结款的艺术家之一,但她所收的4000元打款与实际的拖欠款项7000元整整差了3000。“现在还有人拿到钱就撤,他们也没把这个事说清楚,7000元凭什么扣3000元,有哪些名目也没有说清楚。”

邹荃是2013年下半年的时候开始和Hihey合作的艺术家。“当时Hihey加了我的微博,当时我是不敢尝试这种形式,没有参与。后来到了11月我看到他们的网上拍卖成交率很高,所以想试一下。他们非常热情的打来好几个电话教我注册提交,我还支付了1000元年费,我以为所有人都要支付。后来每上传一幅作品都要再支付100元。后来发现他们几乎把我的每幅作品的起拍价搞错。我的画因为此原因被贱卖,后来我渐渐发现他们会用自己的账号去拍,也就是虚假成交。”邹荃说到。
 

hihey原798办公地址

有一次,邹荃甚至强烈投诉了该电商的工作人员擅自把其作品零起拍,当时的工作人员的回应是:要不我们用自己的号拍下来,你付给我们佣金。“我才恍然大悟高成交率是怎么出来的。因为页面成交并不代表真的成交。他们会告诉你买家没有真实付款。实际上很可能是他们的人员自己拍的。之后我真实成交的作品至今刚给我付款。我曾多次联系未果。之后我只好叫朋友陪我去798想把未成交作品取回,但已经看到人去楼空,门上贴着那张物业欠费的通告。我当时就给他们打电话他们的人还要拖延,我说你们都跑了我要马上报警,她们改口说马上把画给我,当时我从早上九点一直等到下午三点,她一会儿说库管去度假了,一会儿说库管去吃饭了。后来他可能怕我愤怒再次报警说发快递给我。当时我就问他们办公地点在哪里,他们就是不说,因为我就是专程开车去取画的。知道三天后画被寄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由我朋友去拿并且又支付了80元快递到付款。后来我追要所售作品款项,电话都打不通,我给何彬发的私信催款信息总计不下一万字,但没有任何回复。在多次沟通未果的情况下我只好去寻求法律帮助了。”邹荃说到。

糟糕的客服工作让邹荃哭笑不得,她坦言在索要应得款项的过程中,自己就像个要饭的。艺术家李宏宇虽然也是少数拿回自己款项的艺术家之一,但他同样有着类似的相同遭遇。2013年4月份,李宏宇与该电商签下一纸合同,开始合作。在2013年12月份,该电商成功售出李宏宇的其中一张作品,但这此后的3个多月后,艺术家才获悉自己的作品是已售状态。

“客服说2013年12月份出售了,但是出售的时候没有任何人通知我。我于2014年3月份去取作品才知道这个情况,于是我要求结款,工作人员说要等作品出售后3到6个月结算,但是4月18日我的合同已经到期,仍然没有结款消息。我开始隔三差五给客服打电话催促,有时甚至一天打十几次电话,但是几乎没人接,偶尔接通的一两次对方也是在‘踢皮球’,后来我甚至到HIHEY办公楼下面等工作人员出来询问情况,以至于后来打通几次电话客服已经知道我是谁……7个多月之后(合同到期3个多月之后),我终于在我的后台看到资金显示,但是我点击提现之后的十几天仍然没有资金到账,再次打电话催促,几天以后交易成功。”李宏宇坦言,即使在最后还款的环节,该电商还在耍花样。虽然自己收到了具体款项,但是在那之前特别希望艺术家能联合起来维权,他非常乐意做相关的佐证。

电商时代跟不上节奏的法律意识

作为艺术家代表之一的宗剑表示,“我们的主张是欠债还钱,目的不是想搞臭Hihey,也不是想破坏所谓艺术电商这个新兴的行业。我们不仇恨任何人,我们只是想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宗剑坦言,他只是自己收集的艺术家名单里,能尽快收到Hihey及时有效的回款及补偿,“我希望这个名单越来越小,但是从目前两天的情况来看这个名单的数量变得越来越大,希望这个事情通过我们的共同努力,主要是Hihey公司的努力,在共同的督促下把名单缩小,让艺术家损失减到最小。”

在律师刘玥看来,此次争议事件反映了艺术家普遍的法律意识薄弱。“在整个的泛艺术圈里,现在维权意识最高的、最好的首推音乐人,其次是文学作家。相对来讲像美术,还有摄影,相对来讲在这方面比较自闭,没有任何操作的模式和想法。在国外,不管是画廊还是艺术家是有经纪人的,好多还是学法律出身的。如果自己本身的意识好一点,相信在这方面出问题的概率也会低一些。我说得很坦率,一个巴掌拍不响,有不诚信的公司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上当呢?”

刘玥坦言,不能说有不诚信的公司就怎么样去指责,自己是不是也有一定的问题可反思。“你们会看音乐人和文字作品极少有特别息事宁人的,他的权利意识怎么来的呢?我记得以前石开作品被侵权的时候他说过一句话:这个就是我的饭碗,我一定要保证我的饭碗不受侵犯。但是做摄影、美术这一块的艺术家性格不太一样,尤其是被拖欠的金额少一点可能就更不在乎了。你都不在乎了,当然也没有人会去保护你们。文字作品、音乐作品后面都有一些公司支撑,你可以不重视这个权力,但是公司很重视这个权力。很简单,如果你不重视,我版税找谁收?但现在看到一个好的趋势就是很多画廊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会找我们律师事务所来合作。”

刘玥还指出,Hihey的争议事件实际上不仅仅反映出本身商业模式上的问题,从整个商业规范的道德水准方面来讲也存在严重的问题。“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讲,如果仅仅从自己维护权益的角度来讲,当然可以说做一个高姿态,拿回来应得的就行。但如果从中国本身现在就不是一个商业诚信很完备、发达的状况,我倒是觉得这样的公司还是应该穷追猛打,要打到没有翻身的机会,这是我个人的一个看法,否则甚至对整个行业发展的危害会更大。

附艺术家名单:

8月5日:新增15位艺术家名单。共15位

8月6日:蔡小小、张占占、李想、李子沣已结清,退出名单。共26位

 

编辑:马静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