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艺术家欲集体状告电商网站:以办展为名骗走作品

2014/8/20 9:29:59 来源:北京日报

不翼而飞  漫画/王鹏
不翼而飞 漫画/王鹏

一场艺术家与艺术电商网站的纠纷,正在艺术界不断发酵。

8月5日晚,艺术家信王军(原名王军)在其微信朋友圈中发消息称,至少上百个艺术家被HIHEY艺术网以办展为名骗走作品,该网站还曾拖欠艺术家的画款不还。随后,HIHEY发表声明,称起诉信王军侵犯名誉权并已正式立案。昨天,包括信王军在内的多名艺术家表示,今天将会正式赴法院起诉HIHEY。

虽然这一事件目前仍是扑朔迷离,但其折射出的问题却引人深思。

进展 为讨回作品告上法院

根据信王军在其微信朋友圈里发布的内容,2012年时他曾应HIHEY之邀参加三亚艺术季活动,当时他和朋友寄存的多件作品被该网站取走,如今借据仍在手上,可作品却始终没有归还。他还表示,被HIHEY骗过作品或欠画款不还的艺术家至少有上百人。这则消息发出后,相关艺术家陆续成立了数个“维权微信群”,准备联手向HIHEY讨说法。作为维权行动发起人,信王军表示,目前确定被该网站拖欠作品或款项的艺术家有50多人,累计金额超过253万元。

面对艺术家的集体维权之声,HIHEY方面通过其官方微博表示,三亚艺术季是由山西华宇集团承办的,他们只是作为活动策展人之一帮助邀请艺术家提供展品,但作品的运输、保存都未经该艺术网站。随后,华宇集团也发表声明,表示HIHEY此番言论不实。戏剧性的是,HIHEY很快又公布了一条简短的消息,称该网站已就信王军侵犯其名誉权向朝阳区法院提起诉讼,并已于8月11日立案。

昨天下午,信王军等艺术家的代理律师刘玥透露,今天将代表第一批共三位艺术家,正式赴朝阳法院起诉HIHEY,要求很简单,就是归还作品,同时,通过案件的审理,孰是孰非也就一目了然了。对此,HIHEY总裁何彬表示,目前并不知道艺术家的起诉行为,他同时声称,这些所谓“维权”的艺术家,与HIHEY并没有签约合作关系。

追问 此类纠纷十年前就有

无论此次事件真相如何,对于参与其中的不少艺术家来说,法律都是一个多少有些陌生的字眼。

“以前也参加过不少展览,因为都是圈子里认识的人介绍的,所以对协议、合同从没较过真儿。”第一批起诉HIHEY的艺术家之一刁伟说,“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事情发生后我反复跟HIHEY沟通过,但确实没想过用法律手段解决。”据他介绍,他被拿去参与三亚艺术季的作品是雕塑《大风》,这一作品本来由四部分组成,但归还时只剩下了三部分。刁伟表示,自己手里还留存了作品借展时HIHEY提供的签收单,但更多的艺术家连签收单也未能保留。

对此,艺术市场评论家牟建平认为,这其实是艺术圈法律意识普遍比较薄弱的一个缩影,“作品参展后再也没回来的现象,十年前艺术圈里就有。”他说,“其中涉及的多数都是年轻艺术家,他们参加正规大展的机会少,对自己的作品期待却很高,又缺乏足够的自我保护意识,就容易被侵权。”

经常代理艺术领域知识产权案件的刘玥也表达了类似观点,美术绘画领域与文学、音乐等领域相比,维权意识确实偏弱,“如果不是这次艺术家觉得忍无可忍,聘请律师介入,可能这事又会不了了之。”此外,在他看来,文学、音乐等行业能够逐渐有序发展,原因在于行业市场慢慢开始成熟,出版社、唱片公司因利益需求成为文学家、音乐人维权的坚实后盾,美术绘画圈还未建立起足够的行业支撑,虽然有待完善,但是他还是报以乐观的期待。

争议 艺术电商走错了路?

被卷入此次纠纷的HIHEY,曾号称是“中国最大的艺术品电商”,竟然被多位艺术家指出存在销售或拍卖后拖欠结款的现象,这也引发了人们对艺术电商这一新兴业态的种种争议。一位业内人士坦称,国内大多数艺术品电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成立初期通过各种方法维持较高的成交率和交易额,都是很常见的。艺术家邹荃也在微信中引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质疑某电商可能通过内部员工竞拍的方式形成虚假成交记录。

值得注意的是,艺术电商刚刚兴起时,业内人士曾普遍认为,由于网上销售或拍卖艺术品无法看到实物,艺术电商的定位可能更适合经营价格亲民的中低端作品,而名气不高的青年艺术家则是其主要的作品提供者。HIHEY就曾明确地将“下一代艺术明星”视为自己想要挖掘的创作群体,也正因为这一缘故,牵扯到此次纠纷的艺术家以年轻创作者居多。

“表面看是艺术家和电商的纠纷问题,实际却折射了艺术品电商发展初期信任未能建立、资金又紧张的困境。”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说,“电商这碗饭不好吃,挣不了钱的情况下纠纷自然就多了。”不过,他也指出,这种困境多发生在国内“白手起家”的小电商中,就整个行业而言,国内艺术电商虽然目前缺乏足够的监管,但并不意味着这一业态本身出了问题。比如,苏富比近日就与全球最大网购平台eBay合作,发展网络拍卖业务,可见在完善的市场环境中,艺术电商仍有乐观的前景。

编辑:马静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