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瑞士银行艺术藏品40%来自东南亚艺术家

2014/8/22 10:01:59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日报:你们根据怎样的标准和理念去选择是不是收藏一位艺术家?

麦卡布雷:瑞银每年都有固定的资金用于收藏,所以说每年收藏的高价值的作品可能只有3~4件。我们会收藏艺术生涯正发展到中段的艺术家,也会收藏一些年轻艺术家的作品装饰办公室。对于我们,年轻艺术家是非常有价值的,他们之后的发展将越来越好。

在地域上,东南亚、拉丁美洲和中东是瑞银一直关注的地区。最近,东南亚地区艺术家所占的比重达到40%。

日报:你个人经常到世界各地征集艺术品。通常,你从发现到买下一件艺术品的过程是怎样的?

麦卡布雷:最近在香港参观巴塞尔艺博会的时候,发现一位叫杨海固(Haegue Yang)的韩国青年艺术家,她做了一些大型装置艺术。一看到她的参展作品,我就马上找当时的策展人讨论,其实那个决定在一天到两天之内已经定下来了。有些作品的收购是非常顺利的,但有时需要花很长时间去接洽。比如我们收藏艺术家刘韡作品的过程。大约在准备收藏的1年前,我就开始关注这位艺术家了,之后花了大约8个月的时间去和这位画家的代理画廊接触。

日报:杨海固的作品哪一点打动了你,让你很快就做出了收藏的决定?

麦卡布雷:我的决定也是和策展人以及同事一起讨论出来的。杨海固是一位在艺术圈内非常有名的艺术家。我认为,不管在艺术圈内还是市场上,她都非常有影响力,她的作品已经进入了几个美国的当代艺术展馆。最近,在瑞士巴塞尔的大型公共展区也有她的作品展出。她的作品大都是大型装置作品。但这次香港巴塞尔展上,她的作品比较小,可以摆放在办公室里。之前一直想买她的作品都没有机会,突然遇到这次机会,就买下来了。

日报:瑞银也有艺术品银行部门,专为高端客户提供艺术品资产的管理。请问这个部门与你们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麦卡布雷:这个私人银行中心在客户购买了艺术品之后为他们提供一些服务,也会提供一些关于艺术品的专业意见。我们艺术收藏部门不会往投资的方向去考虑。

刘韡、杨福东、中国香港的石家豪、印尼的艾珠·克里丝汀(Christine Ay Tjoe)、新加坡的赵仁辉、马来西亚的于一兰、中国台湾的袁慧莉、韩国的李禹焕(Lee Ufan) 等,这些便是瑞银最近纳入收藏体系的艺术家名单。作为世界上最为重要的当代艺术收藏企业,瑞银集团的收藏囊括了过去50年间的知名艺术家以及青年艺术家的作品。而最近两年,东南亚的艺术家成为瑞银关注的热点。

“我们最近在东南亚地区的收藏占到总体收藏数量的40%。”瑞银集团艺术藏品主管、亚太区域策展人史蒂芬·麦卡布雷(Stephen McCoubrey)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说道。25岁之前,自伦敦大学歌德史密斯学院毕业的麦卡布雷还是一名艺术家和独立策展人。直到加入瑞银,他的生活才与银行有了交集。

1999年加入瑞银艺术收藏部门之后,他不断奔波在征集藏品、约见艺术家的经纪人的路上,为瑞银征集了数百件艺术品,并将这些艺术品放置于欧洲瑞银办公室,供员工观赏。这是瑞银艺术品收藏的独特传统:艺术品大都轮流摆放在办公区域,与企业文化融于一体。2006年以后,随着艺术品收藏逐渐扩充,集团的收藏也开始进入亚洲地区的办公室。

除了征集艺术品,麦卡布雷同时也在罗马、米兰、新泽西、香港以及台湾地区筹划了一系列公开展览。在结束不久的香港巴塞尔艺博会上,人们同样看到了麦卡布雷的身影。

第一财经日报:瑞银目前收藏的数量和品类如何?

麦卡布雷:瑞银的收藏品总计有3.5万件,大部分在瑞士的办公室,还有8000件左右的藏品在博物馆。我们经常举行一些世界性的展览。种类主要在绘画、摄影作品。最近,我们收藏的方向除了欧美的艺术品,还有亚洲包括中国和东南亚的艺术品。

日报:为何瑞银只收藏当代艺术?

麦卡布雷:之所以只收藏当代艺术,是希望我们收藏的艺术品能够反映瑞银本身的历史。我们的收藏有时也跟着瑞银资助的项目展开。这些项目包括与古根海姆的合作,以及巴塞尔艺术展等。我们所购买的艺术品一般不会来自拍卖行,而是从艺术家本人或画廊中购买。我认为,直接从艺术家手中购买,也是对艺术家的支持。

瑞银的收藏不太注重经济上的回报,整体来说看重收藏对艺术家和艺术机构所构成的影响力。

日报:瑞银收藏的中国艺术家主要是哪些?

麦卡布雷:过去十年,瑞银的收藏包括中国艺术家徐震、杨福东、刘韡的作品。未来几年的收藏会集中考虑徐震的藏品。还有几位艺术家,对他们的作品还在观望中,暂时不方便透露名字。

编辑:马静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