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香港苏富比力推年轻艺术家作品首进夜场

2014/9/10 9:12:36 来源:上海证券报

年轻艺术家热,是当前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上有目共睹的现象。这股热潮既跨越一级市场与二级市场的界限,也挑战着传统的收藏观与价值观,在让市场更关注年轻艺术家的同时,也让众多买家陷入了迷惘,如何选择缺少艺术定位的年轻艺术家及其作品?将于10月初在香港率先举办秋拍的苏富比,则将三件年轻艺术家的作品首次放入针对高端客户的夜场拍卖,其对年轻艺术家的重视可见一斑,而他们对艺术家及作品的选择也可以给投资者以借鉴。

市场热潮乱花迷眼

年轻艺术家热,可以追溯到2008年秋季因华尔街金融危机爆发所带来的艺术市场行情调整。当时,面对当代艺术板块拍卖价格大幅跳水,圈内人士纷纷把注意力转向年轻艺术家。此后,当代艺术板块并未像大家预料的那样“崩盘”,但许多所谓“成名艺术家”的行情却长期“高位盘整”,以致那股年轻艺术家热持续升温,而且愈演愈烈。

“市场非常关注年轻艺术家,因为知名艺术家作品的价格太高。”香港苏富比亚洲当代艺术专家林家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代艺术市场近年来呈现两极化行情,导致买家也有了两个关注的焦点:其一专注“60后”的艺术家,因为他们的创作已趋于稳定,在美术史上的地位也已经明确。其二则关注年轻艺术家,与前者相比价格比较低。她还特别强调,年轻艺术家热也得益于市场资讯的发达、火热的行情与媒体大量的报道有关。

然而,这股热潮跨越了一级市场与二级市场界限。这几年,不仅苏富比、佳士得与中国嘉德、北京保利、北京匡时等大拍卖公司都在拍场上力推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更有越来越多的中介机构致力于创办推荐青年艺术家的大型群展。以“青年100”大展为代表,这些不断涌现的大展把买家的眼光吸引到一级市场。不过,众多大展中也不乏东施效颦的跟风者,有的直接瞄准国内著名美术院校的应届毕业生,把这股热潮演变成一场“圈地运动”。有人还有意无意地模糊了艺术品与学生习作的界限,让许多不明就里的买家直接暴露在市场风险中。

  苏富比恪守市场界限

引人注目的是,苏富比、佳士得等国际拍卖公司近年来在业务上也不断创新,推出当代艺术的私人洽购与展售活动,把业务延伸到拍卖场外。这些业务活动自然引起国内买家与媒体的关注,有的媒体还因此认为他们已将业务活动延伸到一级市场。

对此,林家如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强调,苏富比当代艺术的私人洽购实质上是一种客户服务,只是客户因为各种理由不便拍卖,并不涉及一级市场,还是属于二级市场的范畴。她还强调,苏富比一贯的做法,都是着重二级市场。虽然涉及年轻艺术家如贾霭力、刘韡、王光乐等,但他们已经有了二级市场。苏富比不会贸然向客户推荐新的艺术家。

林家如介绍说,知名艺术家作品的价格太高,促使近年来进入市场的新藏家从年轻艺术家入手。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年轻收藏家与年轻艺术家属于同代人,他们的介入让中国的收藏家群体年轻化,这会给市场带来深远的影响。为了他们,她作了许多尝试,拍卖装置、摄影与录像作品,让拍卖品类多元化。她说:“我很关注当前市场的动向,尽可能贴近市场,但只能在某一个方面领先市场,不能走得太靠前,也不能跟着市场走。”

  年轻艺术家首次进夜场

已经踏上亚洲巡展之旅的林家如,在2014苏富比香港秋拍中首次挑选3位年轻艺术家的3件作品进入“亚洲当代艺术”夜场拍卖:

1979年出生的贾霭力,其作品展现了“文革”后出生一代的想法。他极富幻想力的画面,及高超的绘画技巧,为当代中国艺术的总体印象增添了新的元素。其《疯景1号》来自艺术家早期最重要的同名系列,艺术家创作此画时已届“而立之年”。作品中签名式的闪电笔锋,形象化地表现了这个变化万千的信息时代,而画面上那个戴着防毒面具的人物犹如艺术家身影,暗喻了艺术家身处这个时代的矛盾、复杂、不安及焦虑的心情。

1972年出生的刘韡,其作品有着国际化的艺术语言,眼光超越地域性,勇于面对全球化的议题,探讨着地球村共同面对的议题。其创作于2008年的《紫气系列H2》来自艺术家最重要的平面创作系列,作品布局精心,顔色层次分明,让北京的错综复杂在画布上表露无遗,城市的混乱及生机互相交缠,生生不息。

1976年出生的王光乐200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是央美年青艺术家组织N12的重要成员。其作品《水磨石2004.1.1-2004.2.5》来自艺术家最为著名的系列,当年展出时震惊艺坛。艺术家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仔细地把水磨石的表现纹理绘画在画布上,作品远看似抽象,但走近一看,其实是非常写实的作品,作品藉纹理的变化,来绘描光线的变化,充满诗意。

林家如强调,这3件作品的选择,主要看作品的代表性,而且它们都是藏家追捧的作品。她也注意到市场对今年秋拍的担忧,不过她对市场并不太担心:“任何时期都是买点。关键是作品的重要性,其美术史地位,此外,看估价是否有吸引力。”

标签:苏富比年轻艺术家夜场拍卖

编辑:刘宇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