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维也纳个展专访艾未未

2016/8/2 0 来源:FT中文网 作者:张璐诗

张璐诗:艾未未近十年举办的一百多场个展,大多在国外。这次维也纳“转型易位”个展,他少有地现身开幕式。

一万个制造于宋朝到清朝期间的茶壶喷嘴碎片,在维也纳美景宫附近的23er Haus艺术空间铺了一地。明亮的屋子内架起了14米高的晚明时期榫卯结构的祠堂,艾未未个展的记者会在木头立柱与横梁之下进行。这场名为“转型易位”的展览,其中一个焦点是一幢重组初建于明朝的“汪家祠”,去年曾作为艾未未在中国国内的首次个展在北京展出。这是“汪家祠”首次在国外展出。

另一个也许更引人注意的装置位于该艺术空间步行10分钟之外:1005件颜色鲜艳的救生衣漂浮在旅游胜地美景宫前的巴洛克风格水池里,每5件救生衣组成一个圈。如果从高处看下去,这201个圈成如同绽放的睡莲的救生衣,其实组成了一个巨大的“F”字母。这是艾未未在希腊莱斯沃斯岛度假时,目睹欧洲的难民难题即时萌生的艺术计划“F睡莲”:“救生衣”象征的是无数受偷渡蛇头诱骗横渡地中海但无声溺亡的叙利亚难民。至于救生衣摆成“F”的寓意,艾未未请观众自由想像。

早在今年初,艾未未就曾展示模仿去年底被冲上海滩的3岁叙利亚男孩遗体的行为艺术,照片刊登在印度一本杂志上,此举普遍被欧洲媒体认为“过火”。2月,艾未未曾在柏林宪兵广场用几千件救生衣裹上音乐厅门前的立柱,为遇难的难民搭建起临时纪念碑。据说那批材料简陋的救生衣是成功登陆希腊的难民们遗弃的,莱斯沃斯岛市长当时宣布送给艾未未作为创作素材。不过这次在维也纳水池中的每一件救生衣上,都能清楚看到一个赞助商的名字。在艳阳下路过美景宫的各国游客,不少人都举着自拍杆以水池和救生衣为背景拍照,似乎并不大了解艺术装置的含义。也有在场的艺术评论人表示“受够了艾未未以自我为中心的做派。”

在巴洛克水池的四周,摆设着艾未未该场个展中的第三部作品《十二兽首》。这12个超大尺寸的铜制头像,是艾未未对1860年被英法联军掠夺的圆明园喷泉内原作的重新诠释。2011年,《十二兽首》曾被放置于纽约的普利策喷泉中。

 

在艾未未最近10年里举办的一百多场个展中,大部分都在国外。而这次在维也纳的个展,他少有地现身于开幕式上。他说,展馆21er Haus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建筑,“比我还要年轻一岁,而(我们重组的)晚明祠堂具有几百年间历史,跨度如此大的新旧建筑同时出现在一个平台上,原本难以想像,但艺术做到了。对于我,这是个奇迹。”艾未未表示能够出席自己的个展开幕很难,“有什么需要修的,都能在开幕前及时做修改。”

艾未未自2008年开始,因艺术创作中鲜明的政治宣言开始得到世界各国的关注,尤其是看重艺术作品之政治社会意义的德奥,经常有主流媒体将艾未未放上头版。与此同时,不少中国艺术家同行却批评他利用自己的“异见者”身份沽名钓誉。不过,眼前这幢“汪家祠”在去年北京展出时,却有美国大报撰文批评其“缺乏政治性”。

这幢重组的“汪家祠”中堂,原建筑建于明朝时代的江西婺源。祠堂是古代中国历来用做祭祖、家族商讨内外大事、展示家族权势的地方。祠堂于文革期间遭受重创,最终被转手到了做古建买卖的浙江商人手中。2013年,艾未未以百万高价回收了古祠堂废墟,请来多位木工匠人,用了1300多根大小不一的木头建材、原始雕刻和彩绘替代品,依照中国千年前已采用的榫头卯眼房屋建造方式,在维也纳呈现了该祠堂的中堂。但一片木头的深色中,凸显出两枚刷上粉红、翠绿色的雀替,色彩的处理能看出当代美学思维的运用。

艾未未提到,自己从2005年开始使用社交媒体,当他意识到网络是最民主的平台时,尽管难免各界各种批评和批判,他也乐意面对挑战。他说自己还不能肯定地说,喜欢当艺术家。半开玩笑地说自己“不真诚”:“很多来看展的人,上前跟我打招呼,我都不认得人家。”又打比方说,在记者会这样的场合也只能说英语,无法展现母语中文的语言魅力,不然说起话来会更自如。

策展人Alfred Weidinger在解释展览“转型易位”这个主题时说,每一次转换位置都需要一个重新适应的过程,同时进行的还有内心的变化和身份的转移。Alfred认为,在艾未未游牧式的生存经验中,他是一位“不能与其本土化环境、传统和文化割裂的社会性和政治性的存在。”

标签:维也纳个展专访艾未未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