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MoMA抗议特朗普:取下毕加索马蒂斯 换上伊朗艺术

2017/2/6 15:58:00 来源:澎湃新闻

1月27日,刚刚上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行政令,禁止对七个伊斯兰国家的普通公民入境美国,对叙利亚公民无限期停发签证和停止难民庇护申请处理。尽管根据新华网华盛顿2月4日消息的最新消息,美国国土安全部2月4日发布声明,全面暂停实施总统特朗普颁布的入境限制令,但禁令一经发出就遭到了美国许多行业的反对,作为保管、展示和研究人类文明的博物馆机构也加入了抗议和声讨的队伍。

其中,国际博物馆协会美国委员会发出了官方声明,称总统的行政令“违背”了博物馆的目标。

在不少知名博物馆馆长和工作人员发出声讨的言论之时,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则用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博物馆将五楼专用于陈列现代主义名家的展厅重新布置,挂上了被禁入境国家艺术家的作品,并表明“对自由的推崇是博物馆的最高旨意,美国也应如此。” 

▲扎哈·哈迪德《香港山顶俱乐部》,1991

新上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1月27日签署了行政令,禁止对七个伊斯兰国家的普通公民入境美国,对叙利亚公民无限期停发签证和停止难民庇护申请处理。这一行政令在纽约不乏反对者:在肯尼迪机场,罢工的出租车司机加入了成千上万的抗议者队伍;联合国新任秘书长(原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安东尼奥·古特雷斯称,这一行政令“违背了我们的基本原则”。

而现在,在过去的几十年来都尽力保持着同政治疏离态度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也终于忍不住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重新布置了五楼的常设展厅,将原本展示西方现代主义的的艺术品(从塞尚到二战时期)换成了来自伊朗、伊拉克和苏丹的当代艺术家的作品。

毕加索被取下了。

马蒂斯被取下了。

恩索被取下了。

翁贝托·薄邱尼、弗朗西斯·毕卡比亚、阿尔贝托·布里都让位于那些身处在国外、尚在人世却无法在这座博物馆最尊贵的大厅中见到自己作品的艺术家们。(有一件叙利亚艺术家的作品被添加到了影像项目中,其他相关的国家还有索马里、也门和利比亚。)

这些画作、摄影以及雕塑作品将会展出数月,作品旁边会放上一段文字解释它们“突然出现”的原因:这件作品来自一位艺术家,根据2017年1月27日的一份总统行政令,他所在国度的公民被拒绝进入美国。您所看到的仅仅是博物馆馆藏中的部分,这座博物馆将对自由的推崇视为最高旨意,而美国也应如此。

《纽约时报》的记者在周四探访了博物馆,正巧遇到版画部主任Christophe Cherix、资深策展人 Jodi Hauptman以及油画和雕塑部的助理策展人Paulina Pobocha正在忙活,他们在商量着将推车上的哪些作品放上架,同样地,把墙上的哪些作品拿下,两个任务都非易事。

▲《清真寺》Ibrahim El-Salahi,1964

在刚刚重新布置过的毕加索展厅,画家于1913-1914年创作的一幅《玩纸牌的人》被拿下,取而代之的是苏丹艺术家 Ibrahim El-Salahi在1964年创作的小型油画《清真寺》。在这幅作品中,Salahi将现代主义的抽象形式、阿拉伯的书法以及建筑特色自由地交织在一起。

▲《爸爸和我》Charles Hossein Zenderoudi,1962

马蒂斯展厅中原本展示有《舞蹈》和《钢琴课》两幅名作,现在它们被重新调整了位置。和这两幅画一起展出的是一位伊朗艺术家Charles Hossein Zenderoudi的大幅纸本绘画《爸爸和我》。在这幅创作于1962年的作品中,金色手脚规则排列,还有密布的方形图案和同心圆。这两个人物是在叩首吗?想来太过抽象而很难给出准确的答案。和马蒂斯一样,Zenderoudi将肢体化为纯粹的形。

▲《预言家》Parviz Tanavoli,1964

伊朗画家Marcos Grigorian的一幅无题帆布画现在正挂在阿尔贝托·布里和安东尼·塔皮埃斯的作品中间。这个用来展示未来主义作品的房间中间有一尊小小的青铜雕像《预言家》,作者是伊朗最知名的雕塑家Parviz Tanavoli。在亨利·卢梭的《睡着的吉普赛人》旁边挂着扎哈·哈迪德的一幅作品,她是伊拉克出生的英国建筑师,去年离世。

在达达主义所在的展厅,占据主要位置的是一幅巨大的摄影作品,画面中是三个撞球,摄影师Shirana Shahbazi是一位有伊朗血统的德国公民。她的摄影作品就挂在马塞尔·杜尚的《To Be Looked At》旁边。而在展出表现主义的一条廊道上,位于德国画家基希纳的作品旁边,伊朗艺术家Tala Madani作于2007年的影像作品《谈天说地》正在循环播放。

▲《谈天说地》Tala Madani,2007

策展人们决定将这些作品陈列在现代主义艺术最丰富的第五层,这些来自伊朗、伊拉克和苏丹的艺术品不仅打乱了原本艺术史的时间线,也打破了博物馆自身的机构身份。它表明:即便是挂着毕加索《阿维尼翁的少女》的展厅也不是不可替换的,而由个人所讲述的独特故事,必须在某个时间发声。

美国主要的博物馆在过去的一周里都表达了他们对于特朗普这一行政令的反对。洛杉矶盖蒂艺术中心的负责人 James Cuno称其为“欠考虑的、不必要的也是毁灭性的”。大都会博物馆的馆长托马斯·坎贝尔指出,如果在特朗普先生的执政下,那么“从亚述到伊比利亚”辉煌都将不会发生。艺术家纷纷加入到抗议队伍,特别是在洛杉矶。这一行政令还将对艺术新闻业带来负面影响,《世界报》的艺术评论员Roxana Azimi将不再有机会进入美国,因为她出生于伊朗。

▲国际博协在官网作出回应

另外,作为国际上规模最大的非政府性博物馆专业组织,国际博物馆协会也在其官网发表了美国委员会针对特朗普总统在1月27日颁布的行政令的回应。声明如下:

国际博物馆协会美国委员会的职责就是界定其成员的兴趣和关注点,并为之行动,使他们在各自的职业生涯、所属机构以及行业内部做出改变。要实现这一目标,其中一点就是要支持美国的博物馆社群在国际舞台上发出自己的声音,并以全球化的视角关注人类。国际博物馆协会美国委员会将会一直欢迎博物馆社群中的所有工作人员参与到我们的项目与合作中来,不论你的国籍和宗教如何。

帮助并加强美国博物馆专业人员在国际文化群体中的参与度,同时代表美国博物馆的全球化视野和见解是我们的使命。因此,国际博物馆协会美国委员会将会继续同我们全球的同事一起合作进行文化交流,并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的社区。我们认为,特朗普总统在1月27日签发了行政令是违背我们的目标的。

作为文化传播和展示的机构,美国的博物馆界此次及时地做出了回应,特别是MoMA的直接行动,令人印象深刻。《纽约时报》的评论员认为,不论是先锋还是经典的博物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顺从或是反抗,沉默还是回应,都必须做出选择。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