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十幅西洋画里的“鸡”形象

2017/2/6 11:18:39 来源:非池中艺术网

生活中,大部分人离不开鸡肉料理,许多食物需用鸡蛋才能制作,不知不觉中,鸡已经在人类历史中占下一席之地,许多题材的画作都少不了鸡的身影,他们都有怎样的形象呢?中国新(鸡)年伊始,看看十张西洋画里的鸡。

▲《彼得三次否认主》(Peter‘s Denial),公元6世纪。

圣经中,西门彼得是耶稣的忠实门徒,但耶稣曾预言,当天亮鸡叫以前,彼得将会三次否认与耶稣的关系。后来耶稣被犹大出卖、遭逮捕,彼得面对他人的询问,果然三次否认自己是耶稣的门徒,接着鸡就啼叫了。公鸡也成为圣经图像里的角色。这幅位于意大利圣阿波里奈尔教堂(Basilica of Sant‘Apollinare Nuovo)的镶嵌画,是耶稣预测彼得(白发男子)将不认自己的场景。

▲丢勒《有鸡与狮子图腾的头盔》(Coat of Arms with Lion and Rooster),1503

这幅版画出自丢勒(Albrecht Dürer)之手,一只气势宽宏的公鸡站在头盔上,下方还有一件狮子图腾的头盔。丢勒是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在油画和版画方面拥有杰出的成就,在他的绘画概念中,要挑出自然最好的部分呈现,并将之理想化;也能细腻呈现动物的型态和毛发。

  ▲卡普里《迪奥根尼与母鸡》(Diogenes, seated before his barrel, readingfrom a book, a plucked hen standing behind him at right),1520-30

这名男子是希腊犬儒学派哲学家迪奥根尼(Diogenes),生活极度简朴,他所有的财产是一个木桶、一件斗篷、一根棍子和面包袋而已,平时就住在随身的木桶里,过着行乞般的生活。他曾无礼对待亚历山大大帝,也嘲讽名哲学家柏拉图(Plato)的学说。画面右方的鸡隐喻他对柏拉图学说的反应:柏拉图将人类比喻为‘赤裸的两足动物’,迪奥根尼曾将一只鸡的毛拔光,当场宣布:‘这就是柏拉图所谓的人类!’

乌得勒支《静物画》(Still Life with Game, Vegetables, Fruit and a Cockatoo),1650

尼德兰画家乌得勒支(Adriaen van Utrecht)擅长描绘静物画,将厨房与餐桌上的动物描绘的栩栩如生。桌上摆放玲琅满目的水果与蔬菜,以及死去的鸟禽,找找看,鸡被放在哪个位置呢?

▲库普《公鸡与母鸡》(Hens and Rooster),1651

荷兰画家库普(Aelbert Cuyp)描绘许多田园景致,他会出外观察动物,笔下的牛只与羊群在柔和的阳光下显得十分悠闲。这幅画里的鸡群成为主角,有的在休息、有的在觅食,不再是餐桌上的食物了!

▲克林姆特《花园小径与鸡》(Garden Path with Chickens),1916

百花齐放、漫步的鸡被一片绿意包围,这是克林姆特(Gustav Klimt)在奥地利城镇魏森巴赫(Weissenbach)体验到的夏日美景。这幅画被卖给收藏家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迁往一处城堡。不幸的是,城堡在1945年被纳粹武装亲卫队烧毁,画作也从此亡佚。

毕加索 《公鸡

▲夏加尔《解放的公鸡》(The Cock of Liberation),1944

毕加索曾使用简化的方式,描绘昂首鸣叫的公鸡,将挥动的翅膀被简化成线条,尾羽则用圆弧形呈现。

夏加尔的这张《解放的公鸡》(The Cock of Liberation),色彩明亮、缤纷,也许表达了法国重获自由的喜悦。在古罗马帝国时代,法国曾被称为‘高卢’(Gallia),在拉丁语是雄鸡的意思,雄鸡也成为法国的标志之一。

▲马格利特《悲伤的变异》(Variation of Sorrow),1957

这幅画看似描绘一只悲伤的母鸡,正思考蛋为什么会被拿来使用,而不是被孵化。

▲达利《鸡与基督》(Chicken and Christ),1973

达利(Salvador Dali)在1973年出版《卡拉的盛宴》(Les D?ners de Gala),刊载一百多道充满想象力的料理,是他为妻子撰写的神奇食谱。这道‘鸡与基督’结合烤鸡和印有耶稣面容的‘维若妮卡圣帕’(Veil of Veronica,构图还取自17世纪荷兰艺术家Francisco de Zurbarán的绘画),不禁令人好奇,有圣物衬托的烤鸡是什么滋味?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