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节日 | 二月里来,好浪漫

2017/2/14 15:00:00 来源:宝藏网

艺术是人类永恒的精神家园,因为艺术的本质蕴含了浓浓的爱意,爱情则给了艺术家永远的灵感与激情,在世界美术史中大放异彩。在今天这个浪漫的日子里,不如一起来酝酿一场含情脉脉的对白,它虽无声却涌动不息,在你侬我侬的画映里。

《画家的蜜月》 1864年 洛德·莱顿 英国 83.8cm×77.5cm  布面油画  波士顿美术馆藏

画中的一对佳偶女貌男才,颜值超高,把蜜月两个字展现的淋漓尽致。这件作品被画家描绘得十分完美,构思新颖,用色讲究,注重黑白关系的对比。画中画家与新婚妻子相互依偎,年轻的妻子在看画家作画,感情甚笃。在画面处理上,莱顿颇具匠心,精心处理了光影关系,以严谨的造型结构描绘处于侧光中的人物,使画面色彩充满贵族气息。并且由于循着古典绘画法则,对比色的运用显示一种华美感,成为莱顿绘画特有的手段。

《吻》 1907-1908年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 奥地利  180 × 180 cm  布面油画  奥地利维也纳国家美术画廊藏

这幅以金色为主调的装饰壁画,是画家克林姆特的代表作,表现了人类永恒的爱情主题,描绘了一对热烈拥抱亲吻的恋人。在一片细碎的花丛上跪着一位被男子拥在怀里的姑娘,她身着象征女性的圆形图案长裙,皮肤白皙,姿态柔媚,陶醉在恋人的热吻中。男子双脚埋在花丛里,象征男性的方块图案斗篷从他肩上直垂到花丛,他正俯身急切地亲吻着姑娘的脸颊,那深褐的肤色和粗壮的脖颈增添了男子的力度和刚毅,整幅画除面部和四肢外,几乎所有的地方都采用了金色作底,显得辉煌灿烂。

《暴风雨》 1880年 皮耶·奥古斯特·考特  法国  234.3×156.8cm   布面油画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画面故事是出自一位希腊文学家隆歌斯,描述着达菲尼斯与柯萝叶这对情侣,在经历了许多的冒险之后,又再度结合,共同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在这个故事中,达菲尼斯与柯萝叶展开了一段牧歌式的美丽恋情,过程相当浪漫有趣。

《拉斐尔和弗娜芮纳》  1814年 安格尔  法国  布面油画

安格尔崇拜希腊罗马艺术和拉斐尔,但又对中世纪和东方异国情调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因而被一些艺术史家戏剧性地划入浪漫主义画派。

拉斐尔终身未娶,但他心中却有着一位无与伦比的女神,那就是他的情人弗娜芮纳。弗娜芮纳在拉斐尔的生活中一直很神秘,她崇拜他,关心他,爱护他,她常常远远地站在作画的拉斐尔的背后,默默地看他作画。她是拉斐尔艺术创作的灵感和源泉。关于弗娜芮纳是拉斐尔情人的传闻,大概在文艺复兴时期就已经开始,到了19世纪愈发盛行起来,成为公众的热门话题。作品中一名黑眼镜的女子坐在拉斐尔的腿上,俨然将拉斐尔的绘画演变成了一个通俗的流行图像。

《春天的誓言》 阿尔玛-达德玛  英国   38× 22.5cm  布面油画 

阿尔玛-达德玛是英国皇家学院派画家中的世俗装饰大师,他把拉斐尔前派掀起的古典主义风潮推向前进,首先以饱含情韵的笔触描绘着梦幻般的古典世俗题材,并使得这种题材创作发展成为维多利亚时代艺术的中心。阿尔玛晚年愈加返朴归真,将其艺术中的古代民俗规范到以两性关系为主的基本框架内,以揭示人类原始情感的细腻和微妙的变化。

《散步》  1917年   马克·夏卡尔   俄罗斯  布面油画 

马克·夏加尔是现代绘画史上伟人,游离于印象派、立体派、抽象表现主义等一切流派的牧歌作者。他的画中呈现出梦幻、象征性的手法与色彩,“超现实派”一词就是为了形容他的作品而创造出来的。《散步》是夏加尔结婚三年后画的。此时的夏加尔沉浸在无比的幸福之中,他高高扬起手臂,拉着飘在空中的爱妻贝拉,在平原上愉快地散着步。因此画中色彩明亮,特别是那左下角红色的花布,充分体现了喜庆的情绪。

《阿诺菲尼夫妇》  1434年  扬·范·艾克  荷兰  81.8 x 59.7cm  布面油画  英国伦敦国家画廊藏

这幅肖像画,是扬·范·艾克在颠峰时期的作品之一。从画面上我们可以看到,人物的脚旁有一只长毛狗,正用可爱的表情瞪着我们,这只狗是忠贞的象征;丈夫的木屐和妻子的土耳其平底鞋,强调出画面的亲切之情;床边的木雕代表婚姻的象征;窗台上,放着一只苹果,窗下靠背长椅上放着三只苹果,这是多子多孙多福气的象征。阿诺菲尼夫妇俩人一块儿站在卧室中央,含情脉脉地执手相依偎,似乎是一种终生相托的情感流露,也是忠贞不渝和患难与共的象征。

《与伊莎贝拉·布兰特的自画像》  1610年  彼得·保罗·鲁本斯  比利时  132x174cm  布面油画 

这幅双人肖像是鲁本斯一生无数杰作中不可多得的珍品,这里有画家对自己本人的难得的描绘也有对自己美满婚姻的记录。

“爱情”到底是什么?不论是“一生一代一双人”,还是只为“曾经拥有”,都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标签:经典油画里的爱情故事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