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这一篇文教你理解Bauhaus

2017/3/1 17:00:12 来源:宝藏网 作者:金晓昕

 

“包豪斯不是一个机构,而是一个观念”。这是包豪斯艺术学院最后一位院长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r Rohe]于1953年回顾包豪斯历史时所概括的一句话。

在创造性产业中,观念的威力大于机构。虽然包豪斯作为一所艺术学校已然解体,但是它的影响力遍及全球,成为了一种国际风格。事实上,我们今天的设计观念以及所用的一切产品,大到建筑,小到餐饮器具,都具有包豪斯观念的色彩。

徳绍包豪斯的校舍(1926) ,格罗皮乌斯的代表作,现代建筑史上的里程碑,以流动、活泼、非对称的艺术处理,摒弃了古典主义惯用的刻板、静止、对称的构图

从西北面眺望包豪斯校舍,全部是玻璃幕墙的车间楼,非常漂亮。中间的过梁部分,上层为建筑系,下层是管理部门的房间

伟大的观念通过艺术和设计改变着我们的世界和我们的生存品质。正如电脑的观念创造了信息时代,苹果手机改变了我们的日常生活。所以,当代广告大师乔治·路易斯[George Lois]说:没有伟大的观念,世界上的一切工具都毫无意义。在任何创造性领域,我们永远要追求的是伟大的观念。这种观念正是包豪斯一切产品中的创造性构思。它作为一个机构,在历史的地平线上虽然已经消失80多年,但它思想的威力依然如初。

近年,在杭州政府的支持下,中国美术学院以五亿多元人民币购得了包豪斯的设计产品,并且以此为基础为它建立了博物馆和研究所,以研究包豪斯的教育与历史。这在全国乃至世界引起了高度的羡慕,这种羡慕证实了Rohe的预言。他的预言可以给我们的设计、教育理念带来深刻启示。

设 计 理 念

包豪斯[Bauhaus]这个词本身意味着建构之屋,一般会被误解成建筑学院,而这一词与其说是实指,不如说是一个隐喻。包豪斯建立之初是两所学校的合并,一所是大公艺术与工艺学院,另一所是魏玛美术学院,伟大的建筑师瓦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为第一任院长。在学校初建时期,并没有设置建筑系,这说明它具有更宽阔的目标——既不是建筑学院、设计学院、手工艺学院也不是美术学院。格罗皮乌斯想要重新建构一种organic art(有机的艺术),即将绘画、雕刻、建筑、手工艺和所有其他的工艺重新整合,形成一种total work of art(整体艺术)。

瓦尔特·格罗皮乌斯 1883-1969

从这个意义上看,这的确是一种建筑,而实际的建筑确实必须综合艺术工艺技术的所有要素。建筑不是土木工程,建筑是综合艺术,所以格罗皮乌斯说"建筑始于工程结束之处",没有艺术就没有建筑可言。由此他的建筑含义,既是实指的也是寓意的。从此出发,我们才能正确地读解格罗皮乌斯在包豪斯创建之初所发表的宣言:包豪斯意图把一切创造的努力融为一个整体,把所有的实践艺术学科——雕刻、绘画、手工艺和工艺重新整合为一种新建筑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包豪斯的最终目标,虽然遥远,是要实现unified art(整合的艺术作品)——伟大的结构——在这种整合的艺术中没有崇高的艺术和装饰艺术的区别。因此,创造一个具有艺术价值的建筑那样的整体艺术就是包豪斯追求的最高的创造性目标。

莱奥纳多·达芬奇的手稿  将流动的水与人类的循环系统比较

把艺术和手工艺重新融合起来,在历史上并不是全新的。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秉持的就是“通才”的观念。他们通常是画家、雕刻家、建筑师和手工艺匠兼于一身。米开朗基罗、贝里尼等都是穿越这些领域的大师,更不用提被大家奉为“来自未来的人”的莱奥纳多·达芬奇了,他在我们可以想像到的各个领域,如绘画、雕刻、建筑工程、航天水利、生命科学等方面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格罗皮乌斯所想追回的就是这样一个传统。人类历史上一直有这样一个偏见,将身体与心灵、理念与现实区分开来,视理念和心灵为理智或天才灵感的产物,而身体与现实则被视为低级的机械的产物。因此,据历史学家所说,直到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一直被视为低级的机械劳动形式,所以当时的艺术家就为了挣脱这种工匠地位而奋斗。

无论这是否符合历史事实,这种将艺术排除在知性形式之外的偏见依然存在于今天。艺术自身试图摆脱这种偏见的过程中,也产生了某种区分:美的艺术与工匠艺术的区分。把机械的性质归于了后者,而前者依靠的是艺术的灵感与高雅的趣味。这种趣味也界定了社会的差异。19世纪工业革命兴起时,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等人试图消除艺术与工匠之间的区分,重新恢复手工艺的艺术地位。包豪斯的理论与实践兴起了历史上第三次重新融合艺术与工艺的运动。然而,其理论与实践与前两次相比,有相同之处,但具有更显著的革命性。

威廉·莫里斯,水果图案设计,1862

格罗皮乌斯和莫里斯一样,认为艺术应该满足社会的需求,形式就是功能,能够满足社会需求就是形式与功能的完美结合。(这里,格罗皮乌斯当然也受到当初出现于威玛的艺术实践激进主义的影响。这种激进主义是从前王朝爆发出来的新鲜力量。格罗皮乌斯本人和他的学院并不赞同这种激进主义的政治倾向,但他那艺术当满足社会需求的观念无形中还是受到了这种运动的刺激。)它的独创性并不在于艺术和工艺的各个学科,而在于要把艺术与现代的资源充分结合起来。

威廉·华根菲尔德[Wilhelm Wagenfeld],咖啡与茶组合,1924-1925

威廉·华根菲尔德与卡尔·雅各布·尤柯尔[Carl Jacob Jucker],桌灯,1924

马歇尔·拉尤斯·布劳耶[Marcel Lajos Breuer],世界上第一把钢管皮革椅,1925

19世纪英国的手工艺运动是要拯救正在消亡或已经消亡的手工艺传统,只在保存传统的方式,抵制工业革命的机械化生产。而包豪斯则完全不同,它只在建立一种新的将一切艺术手段与形式与现代的mass production(批量生产)结合起来,创造能够服务于社会的全新的艺术。格罗皮乌斯并不拒绝没有个性化的批量生产的现代标准化新材料(如钢筋、水泥、砖头等),而是加以充分的利用,他说:我们要的是能够顺应我们的机械、无线电广播和快速汽车的世界的。包豪斯的建筑与消费物品的世界风格,没有多余的装饰、低价、与批量产品保持一致,也就是说设计与功能达到和谐一致。他是在这样的一个现实环境中力图融合艺术与工艺,只在设计出高功能产品的同时不损失艺术的美学价值。通过精心设计的工业化产品,把美和品质传播到每一个家庭,种植在生活的方方面面。

包豪斯设计了各种桌椅,广为大众所接受,现代复制品

教 育 理 念

这种有机融合也体现在理论思考和教学上。在理论上,包豪斯重新思考了手工艺与批量产品与美以及形式美的实用目的,也思考了单个的形式是否能够具有独立的审美存在价值。这些问题也是当时19世纪后期德语国家普遍在思考的问题,包豪斯把这些重要的问题纳入了它们自身的理论研究与教学当中。这些都体现在格罗皮乌斯陈述的教学目的之中:"包豪斯只在依据其能力教育各种水准上的建筑师画家与雕刻家使他们成为有能力的工匠或者独立的创造性艺术家,形成一个未来艺术家—工匠的领航团体。这些人具有共同的精神,知道如何设计结构、完工、装饰、家具所有的一切都达到和谐的建筑。"

聚集在包豪斯新建画室楼顶上的老师们,从左至右:阿尔贝斯、舍佩尔、穆赫、莫霍利·纳吉、拜尔、施密特、格罗皮乌斯、布洛伊尔、康定斯基、克利、法宁格、岗特·斯特尔策尔、施勒默尔

第三任校长密斯·凡·德·罗(右二)与建筑研究班的学生在包豪斯

包豪斯的教学课程表

要培养这样有用的创造性人才,包豪斯严格要求每一位学生掌握艺术与设计原理、色彩理论,鼓励他们实验各种材料,体验运用不同材料的创作过程。他们希望掌握这种原理的学生可以设计从日常餐具到服装到建筑的所有东西,这种试验过程也充分挖掘现代材料的潜力,概而言之,能跟更广泛的世界进行合作的有用人才。“包豪斯将成为远离那些古怪之人的避风港,那些人与外面世界的工作与工作方式失去了联系。包豪斯的责任在于教育人们认知他们生活世界的基本属性,结合他们的学识与想象力,能够创造出象征世界的典型形式。同样重要的是把个人的创造性活动与世界广泛的实践工作结合起来。”

莫霍利·纳吉[Laszlo Moholy Nagy]设计的光与空间调节器,1922-1930

包豪斯也有大量字体设计版式设计

以往艺术院校的艺术作品都凌驾于现实之上,为收藏家、富人、博物馆所收藏。虽然他们具有很高的美学价值,但似乎与实际的世界,特别是普通人的世界有隔膜。包豪斯是要培养一批接地气并与现实世界发生密切关系的艺术家-艺匠,它的诞生本身就是这两者完美结合的产物。在包豪斯创办之前,格罗皮乌斯曾经协助彼得·贝伦斯[Peter Behrens]为德国电力公司做设计,这种设计今天称为工业设计。这标志了德国的艺术从表现主义转向了注重实际的新客观主义,从激进的实验转向了理性功能性甚至标准化的功能设计。

莱昂内尔·法宁格[Lyonel Feininger] ,木版画,1919年4月,格罗皮乌斯宣言小册的封面,画中是三颗灿烂的星星在哥特式教堂上空闪耀

显而易见,艺术中的现代主义对塑造包豪斯起了关键作用。包豪斯所提倡的简练的形式、理性化、功能化以及个体艺术与批量产品之间的协调等都显示出了现代主义艺术的特征。今天人们有一种误解,认为 “设计”是有别于美术的另一个学科,如果坚持这样的区分,那就误解了从莫利斯到格罗皮乌斯的设计思想。"Design"(设计)原本就是美术中的核心观念,一方面它指的是形而上的理念,另一方面指的是通过视觉图像实现这种理念的创意设计。这个观念首先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受到阐释,因此欧洲最早的艺术学院是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由当时著名画家、建筑师、艺术史家瓦萨里所创立,他的西文校名就是Florence Academy of Design,这说明设计就是美术的最高也是最基本的观念与手段。这个思想也贯穿在包豪斯的教学与师资聘用中,受聘于包豪斯的都是创造了20世纪艺术史辉煌篇章的艺术家,如抽象派创始人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超现实主义艺术家保罗•克利[Paul Klee]、建筑师马歇·布劳耶[Marcel Lajos Breuer]、平面设计大师赫伯特·拜耶[Herbert Bayer]……当在强调设计的实用性的时候,不能让设计脱离美术,只有通过高度的美术修养与机能,才可能产生与现实世界密切相关的优秀设计。这一点强烈的体现在格罗皮乌斯的训练中,他在号召大家综合所有的艺术回到工艺的同时,特别明确指出要培养一个新的手工艺人行会,这个手工艺行会中的人才是艺术家,这种艺术家是“被提升了的工匠”[a heightened manifestation of the craftsman]的显现。依照这样的精神,今天的设计应该回归艺术,这就是包豪斯思想中永久的活力。任何学科建制会随着时代而变化,而思想的智慧永远会调整这种变化,使之适应新的历史发展。真正的审美价值永远是最高品质的功能性的保障。就如包豪斯的实体可以不存在,但他的思想依然影响着整个世界的设计。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