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朱元璋与宫廷画家们的恩怨情仇录

2017/3/1 0 来源:宝藏微信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宝藏”

宝藏,一个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文化艺术门户网站

  安徽民歌有一曲《凤阳花鼓》,

歌唱曰:

说凤阳,道凤阳,

凤阳是个好地方,

自从出了朱皇帝,

十年倒有九年荒……

明太祖朱元璋画像(老年英俊版)

  朱元璋,出生草莽,当过和尚,参加过土匪军,最后却逆袭为一统天下的九五之尊,且不说他杀伐血腥的“洪武四大案”,“使民战栗”的特务机构设置,单以其成长经历就足以窥见他杀伐狠厉的枭雄本质。

明太祖朱元璋坐画像(中年英俊版,带美图秀秀功能)

  在古代,绘画除了审美与娱乐,另一功能为“助人伦”、“成教化”,“穷神变”、“测幽微”(张彦远《历代名画记》。风流才子曹植就曾言,“观画者,见三皇五帝,莫不仰戴……是知存乎鉴戒者图画也。” 

南薰殿版本(丑搓鞋拔子版)

 

南薰殿版本 (丑搓鞋拔子版2)

  所谓帝后像,又称为御容图,是宫廷画院中重点描绘的题材。据档案记载,清廷专用于存放帝后像的南薰殿,一共收藏中国历朝帝后像75幅,其中皇帝画像63幅。大多数皇帝为一人一幅画像,唐太宗有3幅,宋太祖有4幅,最多的竟是明太祖朱元璋,他一人就有13幅画像(丑人,多作怪?)。

民间版本

  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朱元璋称帝后,召丹青高手给自己画像。第一个进宫的画师,把像画得维妙维肖,与真人一般。朱元璋璋看到画中的自已面容丑陋,顿时大怒,把画师推出去斩了。第二个画师吸取教训,把朱元璋画得一表人材,相貌堂堂。朱元璋一看,觉得自己被忽悠,一怒,又把画师给斩了。第三个画师再三揣摩朱元璋的心思,追求‘神似’,并画出其帝王之相。朱元璋看后,龙颜大悦。

  其实,明代宫廷画家擅长人物写真的并不少,而赵原就是其中一位因画不称旨被朱元璋给诛杀的画师。

因画不称旨被诛杀的赵原

  赵原,活跃1370—1385年间,他本名元,后因避朱元璋讳而改作原,字善长,号丹林,莒城人,长期寓居于苏州。他擅山水,师法董源、王蒙,作品多作浅绛山水,笔墨圆劲秀逸。亦长于画竹,画法多变,有龙角、凤尾、金错刀之称。同时,赵原又兼擅人物。有《合溪草堂图》、《晴川送客图》、《溪亭送客图》、《陆羽烹茶图》等传世。

《晴川送客图轴》画面长95.3厘米,宽35.2厘米,画轴长196.2厘米,宽52.1厘米。

  因善诗文书画,赵原于明洪武初奉诏入宫。朱重八觉得他画的古代英烈像缺乏令人肃然起敬的神采,故以所画不称旨,赵原被诛杀。(好悲剧!)

因诽谤而死的周位

  周位,字玄素,江苏太仓人,其人博学多材艺,尤工绘事。他亦在洪武初徵入画院,凡宫掖山水画壁多出其手。

周位《渊明逸致图》,纸本水墨,25.4×24.9公分,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渊明逸致图》为周位存世孤本,曾为明代画家沈周旧藏。画中的陶渊明醉态醺醺,袒腹露胸,人事不省,仆人扶归。该作上承元代画风,文人气息浓郁,墨笔白描,神情澹逸,与源于宋代画院之明代宫廷画的主流作风,大异其趣。

 

  周位出入宫闱,唯一存世作品却是隐逸之作,或可见他居朝廷而战战兢兢之态。周位其人机敏,可惜终逃不过朱元璋这双翻云覆雨手。据《明画录、画史会要、太仓州志、金台记闻》载,“一日被命画‘天下江山图’於殿。位请上规模大势,方敢润色。太祖援毫挥洒,粗具大势。位顿首曰:‘陛下江山已定,臣无所措手矣。’上善其言辽止,后因同业相忌以谗死。”

 翻成白话文为:一天,周位正在皇宫墙壁上作画,朱元璋恰巧经过,嘴皮子一碰便说,“你把天下的山水都画上去吧。”天下山水……周大人灵机一动,请皇帝陛下大致描述一下他的想法。没想到,没上过几年学的朱重八竟抓起画笔当场画下了一幅草图。周位狗腿地说,“陛下已定江山,小的没有什么可补充的?”对答很机智,脑袋还在头上……但没多久,周位还是因遭人诽谤而被处死。

 

因围观画而被主人牵连致死的王蒙

  元灭明兴,汉人知识分子终于有了自己精神层面的家国,入仕本朝成为可能,而曾隐居20多年的王蒙亦在此列。

  王蒙,与黄公望、倪瓒、吴镇并称“元四家”,为名家赵孟頫之外甥。洪武年间,60多岁的王蒙出任山东泰安知府。顾瑛在他的《草堂雅集》(卷十二)中记载:“(王蒙)曾游寓京师,馆阁诸公咸与友善,故名重侪辈。”文人好雅集交际,这位名气与才气并称的吴兴才子王蒙,他得到一帮子翰林院的文人大官们的欢迎,也实属正常。但正因为他与朝中公卿交往密切,为将来新一轮的政治清洗中埋下了祸根。

王蒙   秋山草堂  台北故宫博物院  

葛稚川移居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

  洪武十三年(1380年),朝廷以丞相胡惟庸企图谋反为由,大规模搜寻胡惟庸的党羽,受到胡案株连的人达到数万。因曾与郭传、僧人知聪共同在丞相胡惟庸府中观画,王蒙受到株连而被捕入狱,洪武十八年(1385)九月初十死于狱中。虽非因画作而得罪于君王,说到底,王蒙也只是政治清洗中的无辜牺牲品罢了。

  正所谓“伴君如伴虎”,稍有不慎,便以命相抵。宫廷画家以画入仕,可青云直上,如元朝的赵孟頫,亦可能小命不保,如周位、赵原之流。何况,这些画家们遇到的是朱元璋这种不好糊弄的主儿啊!

· 免责声明 ·


 

文/ 制作  马静

图片皆来自于网络

 

 

编辑:马静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