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弗利尔丨他少年因穷辍学,后用银行利息买中国文物,藏品富可敌国,还建成世界一流美术馆!

2017/2/27 来源:宝藏微信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宝藏”

宝藏,一个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文化艺术门户网站

查理斯·朗·弗利尔(Charles Lang Freer,1854-1919),

出身于纽约的一个贫困家庭,

他在六个娃中排行老三,

爹体弱又多病,

娘去世也早,

可怜的娃儿十多岁就辍了学,

他先是在水泥厂打工,

后来又去杂货店当了职员,

经常累成狗。

惠斯勒的《孔雀厅》满足了弗利尔搭建一个东西共鸣世界的审美理念

数年后,好运终于撞上了这枚勤劳认真的小伙砸。

他被上楼的邻居、铁路部门主管弗兰克·黑格尔招致麾下,

做了一枚记账的。

大他十岁的上校又带他飞(删)创业,

两人在底特律合开了一个“半导车厢公司”,

他们成功利用1893年大萧条的机会,

一口气吞并13家公司,

一举成为美国火车车厢制造业的托拉斯。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

这位名利双收的钻石王老五竟选择了在45岁时急流勇退,

因为他遭遇了中年危机

——由于长期在商场拼杀,加上他贪恋风月患上梅毒,身体早已被掏空。

医生对这位神经严重衰弱的病号说,

你有病,但我没药治,

你还是多陶冶性情,减减压吧!

弗利尔谨遵医嘱,从此登上艺术圣殿,

长成美国系统收藏亚洲古代艺术品的NO·1(第一人),

有声名赫赫的美国弗利尔美术馆为证!

弗利尔没读过多少书,但审美不赖。

公司创立后,

他上升为中产阶级,

渐渐开始收藏欧洲当代木刻版画以及铜版画,

这些起步的收藏品,可以称得上物美价廉!

在这个过程中,他喜欢上了惠斯勒……的作品,

从惠斯勒那里,他买了他人生第一幅油画藏品,

并发宏愿说,要把惠斯勒的精品尽数收入囊中。

加拿大学者侯德生说,

“他把钱存在银行,

用利息来买字画和其他文物,

并供给研究经费。”

《丹顶鹤 》扇面 江户时代

尾形光琳 (1658-1716)

A branch of flowering hibiscus

Kano Tan'yu (1602-1674)

Tea-ceremony water jar with design of plum branches, Karatsu ware

Edo period, 1750-1850

Korakuen ware tea bowl

Yasuke Kyuraku II

Edo period, circa 1830-40

1876年,费城举办了声势浩大的世界博览会,

弗利尔早已对富人们追捧的色彩浓艳,装饰繁缛之美学腻烦,

他一眼相中了清新疏淡的日本艺术

此后,他经常光顾曼哈顿第五大道的东方古玩店,

江户时代的萨摩窑青花山水六棱瓷瓶,

明代佚名绘制的《白鹭图》轴,

至今还保存在弗利尔美术馆。

佚名 明《白鹭图》

1894年与1907年,弗利尔两次抵达日本搜藏品。

日本藏家们纷纷向这位有钱的“美国佬”敞开大门,

大收藏家孝田益热情接待了他,

原富太郎家的收藏库房由他自由出入。

原富太郎

有意思的是,

弗利尔两次访日都途经香港与上海,

但这厮固执地认为,日本是东亚艺术中心,

中国艺术,在他眼里多少有点鸡肋的意味。

但他越是深入了解日本文化,

就越无法规避中国艺术

谁让小日本曾漂洋过海也要来学中国文化哎!

在日本,吴道子、李公麟、米芾、夏圭这些大师们

同样被书画家们奉上神坛。

元 吴镇 山水图卷(局部))

美国弗利尔馆藏  

 

1909年春,他从纽约跑风雨兼程地跑到伦敦,

主要是向大英博物馆研究中国和日本绘画的权威宾雍

了解敦煌的斯坦因取经,

观赏了不少唐代的经卷与文书。

此外他还跑到了柏林,

参观了德国探险队在新疆盗劫的珍贵佛教文物。

不久,他果真兴冲冲地跑到中国——收文物。

他首先在香港的古董店放肆Shopping了一番,

后又在帝都租了个四合院,

专门接待古董商人,

放肆收罗唐宋元三代画作,

哪知其中的坑太深,

收到的六十多幅画作基本都是明代的赝品。

弗利尔回国将这些明代画作处理后,

放话说“元代以后的画不要拿给我看!”

唐 周昉 内人双陆图 

卷 绢本 纵30.7×64.4厘米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宋 米芾 云起楼图(画芯)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元 赵孟頫 二羊图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南宋 赵孟坚 水仙 

水墨纸本 34.0×341.8厘米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1910年,弗利尔再次来到中国。

这次运气不坏,

他从沪上最大的藏家庞元济那里收了一批古画,

里头不乏精品。

东晋 顾恺《洛神赋图.局部》南宋临本

唯一存世的白描本 且首尾最完整。

美国弗利尔馆藏  

随着清廷式微,大量艺术精品流落民间,

这无疑给弗利尔的收藏大开方便之门。

1914年,福开森告知弗利尔,

金石大家端方急售《洛神图》

曾在端方家展玩过此画的弗利尔,

立马直汇了十万美元的画款。

这件在中国艺术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画作,

成为弗利尔美术馆的镇馆之宝

1910年,河南龙门浅溪寺前正待出发的弗利尔一行

起先,弗利尔对中国佛道造像并不怎么感兴趣。

后来在古董商松木文恭的死磨硬泡求收购下,

他终于心动了。

这批1909年收进的造像,

一尊出自西安宝庆寺的十一面观音菩萨立像尤为精美,

这尊造像森森打动了他。

1910年,弗利尔还专门跑了一趟河南,

考察北魏后期开凿的巩县石窟寺,

此后,他又屁颠颠跑到土匪肆虐的洛阳城郊,

他不仅请专业摄影师拍龙门石窟,

还写下了60余页的调查记录。

本来,他还想跑云冈石窟,

可惜身体被掏空,熬不住旅途之苦。

1913年,他从卢芹斋手里买回六件大型石刻,

这些石刻堪称北朝晚期中国佛教雕刻中的绝妙精品。

1917年11月,弗利尔在底特律艺术中心举办了一场中国古代画展

开展的四个多小时内,

来了不到20位观众,

面对好友的愤愤不平,

弗利尔淡定地表示,

总有观众会在中国绘画中得到启发的嘛!

弗利尔没等自己去世,

就心急地启动了美术馆馆的设计与建设。

他当时坚信,自己收藏的艺术品已经完美到不能再行增添,

故弗利尔美术馆建立之初,完全体现了他个人的审美趣味。

不过,他后来又改变了遗嘱,

允许博物馆继续收藏和现有藏品相关联的、具有重要美术价值的藏品

(美国绘画部分不在此列)。

1923年,弗利尔美术馆终于对外开放,

2万余件藏品,

使华盛顿成为美国收藏亚洲艺术品的重镇之一。

其中,中国绘画藏品有1200余件,数量是美国之最。

青铜器收藏,占全美的1/5,

其质量与数量,堪与国博、上博比肩。

如今,这座意大利文艺复兴式的建筑,

接待着世界八方游客。

弗利尔美术馆的藏品,

特别是中国艺术精品,

向众人诉说着,

弗利尔对艺术的那份挚爱之心。· 免责声明 ·


 

 

文/ 制作 马静

注:文字参考

侯德生(加拿大)《弗利尔美术馆》

朱瞿 俊炼 《弗利尔和他的美术馆》

图片部分来自于美国弗利尔美术馆官方网站

 

 

 

 

 

 

编辑:马静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