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展览│时间的种子:西尔维·莫里斯的艺术工作

2017/3/21 11:01:14 来源:中国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

 

学术主持:蔡枫  于洪  赵辉

策展人:付河江  赵尔卓

开幕时间:2017年3月16日下午12点30

地点:中国美术学院校史馆 1C-102

主办单位:中国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版画系

 

承办单位: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  

 

前言

 

 

时间的种子:从西尔维的艺术工作谈起

 

                                     一一蔡枫

 

 

       西尔维的作品有一种省略号的功能:即避开那些不安定的、模糊的形象,去除世俗诱惑的干扰,同时唤醒视觉去感受来自自身的力量。

 

       西尔维的种子系列很容易使人想起几何学,确切地讲是古希腊的几何学,那种美学的数学:和谐、明确、简单以及有秩序的东西 ; 其时间观更接近康德所描述的时间概念:把时间概念揭示为三个方面的内涵:接受性时间,对象性时间和由各种统一性方式所构造出的各种时间样态。据康德,空间和时间是直观的。外部世界只造成感觉的材料,但我们自己的精神装置把这种素材整列在空间和时间中,并且供给我们借以理解经验的种种概念。物自体为我们的感觉的原因,是不可以认识的。物自体不在空间或时间中,它不是实的。空间和时间是主观的,是我们知觉器官的一部分。正因为如此,我们将我们所经验的东西都表现几何学与时间性的那些特性。因此,按几何学必定适用于经验到的一切东西这个意义上来讲,几何学是先验的。空间的先验论点是从几何学来的。欧几里得几何虽然是综合的,也就是说仅由逻辑推演不出来,却是先天认识到的。几何学上的证明依赖图形,我们的直观能够预见在对象中会发现什么的唯一方法,就是预见在我们的主观中一切现实印象之前,对该对象是否只含有我们的感性的形式。感觉的对象必须服从几何学,因为几何学讲的是我们感知的方式,所以我们用其它方法不能感知的。几何学虽然是综合的,却是先天的。通过时间建立起来的事物的秩序的艺术实践,正是西尔维的时间的种子探寻所在。

 

       时间的种子,这种形式的约定显现与精确计算的迹象,既是几何的空间,又是感受性的空间。通过触觉的视觉或视觉的触视,借助身体运动的熟练动作而创造的空间。西尔维通过对几何容积概念的利用,以一种抽象而又统一,与身体之源相关的空间构筑了蚕茧似的空虚种子先验的手势所界定空间,重要的是身体成为空间的依据。在西尔维那里,那种通过身体感知或触觉把握的空间:铜版画上的蚀痕和点点油墨,雕塑上的层层叠叠的金属质料和铁锈一一都不是物自体,而是包含着某种欧几里得几何探索或拓扑学的分支。西尔维的几何学以一种圆满的表述,如果每一颗种子的引力中心与外延的张力交织在一起,那么最后就会获得一种称为空灵的东西。

 

       在西尔维的工作中,从版画到雕塑,从平面到体积,从表面来看是材料和艺术形态的变化,但更是探索自然形式观念的形态发生变化。从纸之留白到雕塑之空虚,这种转变也是时间性的,从原材质到材料形态的变化生成预示了: 三分自然 ,三分人工 ,三分创造的时间性命题。

 

       重要的是西尔维的时空间观更接近希腊的自然的费西斯概念,即涌现,绽放,生成。而不是对象化了的自然观。在这一点上颇为接近中国传统的自然观,即造化。我们可以在她的作品感觉到空灵的感觉。 她的大体量尺寸的作品乃然是轻盈的,富有一种东方式艺术的审美意蕴。

 

       文化本身是一个各种差异间的渗透和生成的过程。真正的文化交流并不是拿来主义或直接表达所要求一下子掌握的东西,而是渐进地渗透进去,与之发生联系,把事实与变化联系起来,深入到事实的内部和深含的意义之中,并由此进入扩展包容的境域 。从东方到西方再从西方到东方,这是双重迂回。迂回深入到完全不同的叧一种文化之中,然后又返回并且反思自身文化的过程。

 

       1986年王公懿老师到法国作文化交流,在西尔维所在的工作室学习和交流艺术,从西尔维那儿学习版画技艺和方法,而西尔维从王公懿那儿学冥想潜能,这是身体力行东西方文化的互相交流。王公懿那个时间的作品透露了一种西方的简约和东方的禅意。严善存又从王公懿那里学到这种铜版画技法,将硫磺掺和橄榄油的技法转化为精美绝伦的水墨铜版画。这些先行实践正是我们现在所倡导的哲匠精神。

 

       在这里,我要再次感谢西尔维的工作坊,感谢参加这个工作坊的教师和同学们,她/他们是也是时间的种子

 

 

 

 

前言

 

 

 

                                              ——西尔维·莫里斯

 

       我足足等待了30年之久才终于来到了中国。

       事实上,早在1986年就我在法国里昂的阿尔玛工作室认识了王公懿。我教她铜版画,而她教会了我冥想和中国的哲思。此后,她只要有机会到访我家,我们便相谈甚欢。

       我终于在2017年应中国美术学院的邀请,来到了他们位于杭州的版画工作室教授版画工作坊。在此,我向王公懿女士表示诚挚的谢意,是她使我能够安心地在这个巨大的工作室工作。这期版画工作坊也是迄今为止我见过的工作服中最富活力的。

       在这次展览中,我将向大家展示我的版画创作是如何将我的注意力引向自然界的形态起源的。实际上,我版画创作中精细的图案、其缓慢的制作过程,以及印制完成的作品无一不是在追索、推进那种我在雕塑作品中精心设计而成的空白。

       仙人掌、松果、贝壳、浮游生物......这些我在路边所见的寻常之物都使我们在其中遇见了万物的起源与命运。

       再次向那些为这个展览的实现付出辛劳的各位致以诚挚的谢意。

 

 

 

 

 

 

西尔维· 莫里斯

 

——雕塑家、版画家、装置艺术家、造型艺术家,现居法国尼斯。毕业于法国里昂高等美术学院,获得法国重点大学国家高等造型表现硕士文凭。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