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追寻设计的本质,从舍弃开始?

2017/5/16 15:56:17 来源:张莹Ellie

1

“设计、创新与未来之路——物的舍之美”演讲现场

“我们为何而设计?为了一个美丽的外表?激发欲望,追逐商业价值?为了体现权利和意志?为了传播一种文化?还是为了一种更为合理的生存方式?为了创造完美的用户体验?还是为了满足设计师的自我意淫?”这一连串的发问,每一句都直抵设计的本质。

2017年5月13日下午,在苏州诚品书店的设计大讲堂上,工业设计师、国内首座私人博物馆创始人杨明洁以一场名为“设计、创新与未来之路——物的舍之美”的演讲,从诚品展演厅在展的新作说起,细数日本、德国、北欧等不同地区极简主义与国家性之间的关系,并回顾了中国所缺失的工业革命历程,以此将对设计的理解在宏观的社会层面进行探讨。

物的舍之美

“物的舍之美,指的是在设计当中,舍弃内心过度的欲望,舍弃外在空洞、喧嚣、符号化的表面形式,解构表象背后器物诞生的逻辑,进而建立更为高级的美学价值。”——杨明洁

2

3

4

“物的舍之美”苏州诚品书店展览现场

此次杨明洁团队在诚品设计节期间开展的论坛和展览都围绕同一个主题——“物的舍之美”。展览部分展出的是近几年来,“羊舍造物”完成的一系列作品。几年间,团队分别在苏州、南京、云南腾冲、台北、瑞典、日本高岗、泰国曼谷等地去采集当地的手工造物,然后在不断试错中,尝试解构传统,建构当下,寻找创新的可能性。

“作品既是我们思考的过程,也是生活美学的载体。在经历了设计断代之后的中国,对当代生活美学的追求,是全球华人寻找身份认同在设计上的体现。”杨明洁在介绍展出作品时谈到。

“传统器物当中有非常丰富的材料和工艺的处理方法,呈现出独特的人文美学价值。我希望能通过设计的方式,把其中最有价值的部分,再次诠释。”

5

6

作品“扶手椅-榫卯的重构” 

在杨明洁看来,代表中国最高审美的明式家具,它的榫卯工艺是最为精髓的部分。展览中,作品“扶手椅-榫卯的重构”的细部结构就运用了被称为万榫之母的燕尾榫,他说,“我们并不想重复传统,所以设计外观时,将造型简化为折纸的形状。期间进行了一系列调试,靠背形成一种微妙的三维起伏曲线,既符合人在就坐时的体感,也可以覆盖毛毡皮革等软垫,实现不同的软硬度。从传统工艺出发,最后得出一个颠覆传统的结果,它诞生之初就获得了美国IDEA设计奖。”

7

8

作品“竹之光”,这套灯的设计灵感来自云南腾冲的纸伞制造工艺 

回忆去云南腾冲考察手工造纸和纸伞的制造工艺时,杨明洁曾经有考虑把当地的纸伞改造成更符合当代生活的样式。结果种种尝试后发现并不可行,因为无论怎么改进都无法做到比现在所用的伞更好。正如他所讲到的“不断试错”,偶然发现伞面在灯光下掩映着伞骨的缠线,在光线下显得非常温软,于是纸伞成为了“竹之光”的关键构件。

9

10

“和纸的印迹”收纳系列

11

作品采用劈丝刺绣工艺将一张国画分别绣在三面屏风上,在它们之间,人移动或者经过,都能感受到船在行经时的风景。 

另外,碗沿高处方便人拿握,低处限定米饭容量的“八分饱”碗;与日本金属工艺品牌NAGAE合作的“和纸的印迹”收纳系列;采用了劈丝刺绣工艺的苏绣屏风等作品,杨明洁在设计过程中不仅对中国传统美学中的极简风格进行了反思,同时也对国外的极简主义风格做了分析。他认为,同样是极简,在日本、德国等地产生的根源是不一样的,重要的是找到表象之下,器物诞生的逻辑关系。 

12

杨明洁为法国轩尼诗设计的中式餐具

不同国家的极简逻辑 以日本、德国和美国为例,杨明洁在演讲中介绍道,“从四百年前千利休的茶道开始,深泽直人的八分目、村田智明的火柴灯、安藤忠雄的清水混凝土、枯山水,甚至是现在流行的nando...都深受中国禅宗的影响,坚持一种未完成的、静寂的美学。相信造物的完成是在使用者的手中实现,物品本身不可过于完满和喧嚣,要为使用留出20%的空间。” 

13

“发端于德国的包豪斯,奠定了当代设计极简主义美学风格的基础。与手工制造不同,工业化大生产时的产品是机器开模,非常直线化、造型简洁。工艺技术的限制导致了美学标准变化。现代主义、极简主义或者包豪斯主义,它最初并不是一种形式。”

14

“日本的极简和德国的极简来自两种不同的设计体系,而有一个美国人,他同时受到了日本禅宗式的极简美学,以及德国博朗式极简主义的影响,创造了‘苹果’。‘苹果’之所以诞生在美国,与美国发达的互联网基础也是分不开的。” 

缺失的工业革命

有人会问,为什么当代中国没有出现具有代表性的极简主义风格?杨明洁跟随自己收藏的喜好,在其中梳理出了一条存在断层的历史线,或许能帮助大家找到答案。

15

16

17

18

19

20

杨明洁工业博物馆 

2013年时,杨明洁成立了同名私人博物馆,为在留学德国时就开始收的老设计产品找到了家。当东西逐渐多起来的时候,他开始对它们进行研究整理,发现1860年时,中国正值洋务运动,而1861年,英国的新手工艺运动兴起,直到包豪斯的建立,这中间整个西方在循序渐进中稳步发展,中国却一直在政治问题上反复。

“近现代的技术和工艺大多都诞生在西方,中国几乎没有。没有经历过这个阶段,没有发生过工业革命。整个中国的工业基础都相当薄弱,工业设计也相当薄弱。”他说。

21

因为缺失工业革命这一技术自然发展的过程,所有经典的现代设计,在国人看来都是轻而易举可以复制的结果。忽略掉看不见的发展历史和设计附加值,大多人已经习惯了用看得见的材料来对产品估价。

“就像潘通椅,现在人们看到它,觉得不过就是一张塑料椅,但为什么到今天它还被奉为经典呢?因为在所有家具都是木制生产的年代,能够在工艺上实现一次性注塑这么大体量的塑料,是像看到外星人一样不可思议的。但我们看不到这样的过程、这样的历史,我们看到的,只是几百块钱的塑料。”杨明洁举例说到。

“没有完整经历过工业革命的另一个后果就是山寨。这种现象一直都没有人制止,这其实是一个国家的损失,它伤害的是本土品牌和本土的原创设计师,产品只要一踏出国门就会被耻笑。”

社会层面的设计

讲到这里,在杨明洁看来,设计的意义已经不仅仅只停留在对消费者需求的满足上。他把为壹基金设计的救援帐篷和波音飞机部件设计作为案例,谈到了设计在社会层面所发挥的作用。

22

杨明洁团队设计的壹基金救灾帐篷

“为波音飞机做内舱设计的案例里,飞机会不断更新机型,但不是每一个零部件的生命周期都是一样的。在设计中,考虑模块化、标准化就非常重要。使用周期长的部件应该被替换到下一代的使用中。当一架飞机报废时,它所有的部件也都一起报废,其实非常浪费。

另外在消费者不能零售购买的消费领域,比如公共产品、城市设施、公益产品,因为没有市场机制,得靠政府通过公益部门去推动,这部分的设计在今天非常落后。我们和壹基金的合作,在雅安地震时设计了一款救灾帐篷,为此做了深入的研究和考察,虽然是临时的救灾帐篷,但它也应该像家一样。”

他总结道,“一个是可持续发展,一件优良的产品对环境和社会应该是友善的、环保的;另一个是具备正面的社会启迪意义,传播创新而有意义的生活理念和方式。”

杨明洁一直记得在德国留学时,导师曾经对他说的一段话,“简单是一种精神,它并不容易实现。我们必须让我们的头脑变的简单,看清楚眼前什么是毫无意义的诱惑,必须放弃,从而让有限的时间和生命专注于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并将其做到极致。”

回到“究竟什么是设计?”这个问题,他或许已经用作品做出了回答。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