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台北牧师33岁端起相机,不美颜不PS,荣获中国最火的人文摄影奖!

2017/6/19 10:17:57 来源:艺非凡、芭莎艺术

 

人生来如风雨,

去如微尘。

但生命,

却有无数可能。

 

牧师摄影家 

 

台北基督教礼贤会有福堂,

长发牧师冯君蓝,

正在拍摄教友。

 

 

在平凡人的双眸中,

捕捉神之仁慈;

把信仰的神圣,

倾进人之肤容。

圣经故事再表达。

 

 

这是他拍摄这组,

内含100多张图片的,

《微尘圣像》的全部意义。

 

 

上月底,

《微尘圣像》,

荣获中国最火的人文摄影奖

——第一届阮义忠摄影人文奖。

冯君蓝获得10万元奖金。

 

 

陈丹青评论,

他以神的名义看人,

由人而望见神,

允为神奇。

 


  

这是一个还在进行中的计划,

如果主允许,

冯君蓝要拍300张。

 

 

而他一直以来使用的设备,

只是一台,

用了20年的尼康FM2、

一个标准镜头、

一块反光板、

一条遮光的黑布、

一扇允许光进入的大窗。

 


 

 他仅受过的两次摄影教育,

一次来自20年前,

一个面向公众开的12节,

“当代摄影大师与黑白暗房技巧班”;

另一次是去西藏自助游,

朋友慷慨提供的“摄影教育”。 

 

 

他拍摄的所有模特,

全都是相识相知的教友;

拍摄地,

都在他的“有福堂”。

 


 

拍陌生人,

冯君蓝放不开。

拍教友,

他能很快开“天眼”。

 

 

有红尘中眼,

被“微尘中的圣像”,

触动得泪流满面,

一塌糊涂。

 

 

过世者生前的老式旧衣裳,

牧师和儿子、助手亲手做的道具,

羽毛、树叶、枯枝等,

在他的镜头下,

都金光闪闪,意义非凡。

 

 

冯君蓝却说:

我只是个业余摄影师,

只是借美术与摄影,

表达信仰观照,

承载贪恋痴迷。

 

  

 55年前,

冯君蓝生于香港。

3岁时,

随宣教士父亲落脚台湾。

 

 

他小时候患有支气管炎,

而高雄的家附近,

就是一个硫酸亚工厂。

每天下午排废气,

所有人家窗户都紧闭起来。

 

 

但并没有用。

到了晚上,

他就会喘。

一喘就发烧,

一烧就二十多天。

 

 

没有气喘药,

只好对着一盆热水,

呼吸热空气;

或用盐水漱口。

 


 

到了冬天,

一病就是一两个月,

学都没法上。

 

 

妈妈不敢睡觉,

成夜成夜地抱着他祷告:

“主啊,

如果你要收走我的孩子,

就收走我吧,

我愿意用我的命换我的孩子。”

 

 

在他喘得面露险色时,

妈妈一边祷告一边哭。

 

 

在他看来,

是母爱,

也是神的爱。

滋养了自己幼小的心灵。

 

 

他自幼喜欢美术,

18岁走进美工类职校,

毕业后一直从事美术设计。

 


 

父亲特别严肃,

关心别人远甚于自己,

父子关系一度僵掉。

 

 

他做毕业展,

需要5000台币,

购买材料费。

被父亲拒绝:

“只有五百,要就拿去。”

 


 

冯君蓝一气之下,

转身就走。

靠帮同学制作毕业作品,

换取材料费,

才艰难毕业。

 

 

后来有同龄人朋友跑来说,

得到过令尊帮助。

相当于父亲把省下的材料费,

资助了他人。

他才理解了父亲。

 

 

父亲生命的最后两个月,

他携妻带子,

去加拿大探望。

 


 

 做了一辈子牧师的父亲,

临终前,

仍孜孜向儿子布道。

 


 

“我记得初中时你立誓成为传道人,

现在呢?”

“我已经33岁了,

何况有老婆孩子要养……”

“阿蓝,兑现你对上帝的承诺,

永远不嫌迟。”

 


 

苦苦挣扎,

两年后,

冯君蓝进入神学院,

成为服事上帝的仆人。

 

 

世俗的累,

教会的忙,

他一度放弃绘画和旅行。

 


 

方便快捷的相机,

成了他转换心情的快门。

 

 

 在神学院7年间,

他被派到各地实习。

他蓄长发,

在原住民教会区,

如鱼得水,

大量创作。

 


 

6年前,

一个教会姐妹的画廊出了意外:

一位艺术家临时开了“天窗”,

为了应急,

他把自己的人像摄影,

拿来补上。

 


 

没想到收到了一些反响,

就连续做了第二、第三次……

 


 

他意识到,

也许应该更严肃看待摄影。

 


 

他开始以深爱的教友为模特,

拍摄每天讲述、

每天思考的圣经人物。

亚当、夏娃,

以利亚、阿摩斯,

该隐、以实玛利……

 


 

没有难解的符号,

没有曲意难解的笑脸,

只有一双双凝视远方的眼睛,

或询问,或等待。

 

 

普通的市井面孔,

永恒地凝视,

揭示着:

人这种有限的存在,

只是一颗被光照亮的微尘。

 

有人请教他,

那些创作,

基于《圣经》本身,

还是从人脸出发、

最终抵达文本?

 

 

冯君蓝回答:

上帝与我们同在。

 


 

在常人眼里,

这种信仰的语言,

看不见、摸不着,

但对他来说,

却具体真切。

 

 

曾经有段时间,

他每天两点前睡,五点醒来。

但却起不了床,

一直拖到八点半。

这种状况,

差不多持续了一年时间。

 


 

那时,他被派去牧会。

每次都偷偷摸摸上楼,

不希望孩子们看到自己,

因为没有力量,

生命像一摊烂泥。

但孩子们却总能看到他,

跑来敲他的门。

 

 

他讲故事,

抱他们,

给他们弄东西吃,

做活动。

但人一走,

他就哭了。

 


 

同处于低谷期的特蕾莎修女,

祷告词帮助了冯君蓝:

主,

这感觉,

如果是你要让我经历的,

那就按你的意思吧。

 

 

他和妻子,

也在婚姻中,

双双脱胎换骨。

 


 

妻子在产子后,

深陷抑郁,

长达十年。

 

 

她不能工作,

不会烧饭;

他既要工作,

还要烧饭。

 

 

他回家,

孩子饿得哭,

妻子傻在那儿,

饭也根本没动。

说什么,

她都不理睬。

 

 

她还会对做客的他的朋友,

下逐客令。

婚后第七年,

妻子闯了一些无法言明的祸。

忍无可忍,

他提出分手。

 


 

真正谈离婚时,

她害怕了,

求他不要离。

 


 

受父亲去世影响顿悟,

他也意识到,

他们都是有罪的,

应在上帝面前认罪。

 


他跟她说:你不求我,我也办不到,我没有办法跟你离婚……

 

若干年过去,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已经21岁。妻子健康,甜如初恋。

 

 

回忆往事,

他说他有百分之百的理由离婚。

但即使再来一次,

那样的难堪和受侮辱,

他还是会原谅她。

 

 

因为他坚信,

你持守信仰,

看什么,

都能读见神性。


 

生命里,

那些软弱的经历,

让一个人负伤而行。

 

 

作为牧师,

他愿意敞开软弱,

不是高高在上,

远远疏离。

他更愿意感同身受,

去扶持受创伤被伤害的人。

 

 

观照一个人的容颜,

洞察生命的难处。

如此,

成就了《微尘圣像》。

 


 

一次次,

取景、摁下、定格,

他都能感受到,

来自上帝的莫大安慰。

 


 

 过程随兴。

灵感到了,

他就与拍摄对象约定时间。

但由于工作繁杂,

当模特依约而来时,

他常常想不起。

 


 

从半个钟头,

到几个钟头,

磨掉一个胶卷、两个胶卷,

模特们就会慢慢进入状态。

摄影,

是牧师与上帝的另一个约定。

 

 

忠实地映射圣经、信仰,

隐藏个体,

融入永恒。

 

 

对他来说,

信仰并不抽象,

它对人类的爱,

是从对一个人的爱,

开始的。

 

图片源自微尘圣像和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