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宝藏现场 | 当《变形金刚5》遇见中国水墨,连变形金刚导演也忍不住发出赞叹......

2017/6/24 来源:宝藏网 作者:柯兰兰

变形金刚对生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人们来说,一定是童年里最闪亮的记忆。1984年,动画片《变形金刚》在美国上映;1986年,《变形金刚》来到了中国,尽管每周只播出一集,但它颠覆了传统的思维,让那个时代成长起来的儿童有了全新的梦想寄托。

那时的变形金刚模型按现在的话来讲就是“玩具中的爱马仕”,有多少孩子趴在玩具柜台前目不转睛盯着擎天柱流口水;还有一些孩子和父母达成“购买协议”后卯足了劲学习,为了得到变形金刚玩具也是拼了命。它见证了一代人的成长,有网友如此说道:“即使是一百年以后,我老到没牙,和棉被一样被孩子们卷到阳台去翻晒。但是,当红色牛卡冲进我家菜地,我还是一定会翻身而起,拿起我的木头手枪,目光炯炯而坚定的问道:‘大哥!今天去哪里拯救地球!’”

《筑梦——王赓水墨艺术展》开幕式现场

2017年6月23日,这天对变形金刚粉丝们来说就像一个节日,因为电影《变形金刚5:最后的骑士》在全国上映了。同天晚上,《筑梦——王赓水墨艺术展》也在位于运河之畔的西湖文化广场C馆开幕,这是王赓继2014年《变之我形——王赓彩墨画展》之后,又一次致敬都市情怀的诚意之作。

王赓带着变形金刚头盔致辞

观众们一直在喊:“小伙子你长什么样啊给我们看看。”王赓腼腆的摘下面具。

又有一个“头盔哥”上台致辞

原来他是雪佛兰浙沪区市场推广经理余波

王赓向雪佛兰公司捐赠作品

此次展览的水墨作品,都是王赓从“自我”出发,以“微观叙事”的模式,在画面以及现实之间的微妙转换。可以说,王赓作品的可贵之处正在于,他觉悟到了“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问题,他反复在当下语境与传统技艺中自由穿越,这样的经验,使得他真正的“个体心性”获得了生长与表达。所以,王赓的艺术创作具有了一种社会学意义上的图像功能,又或者说,他的这种叙事方式恰好成为了社会变迁中80后文化处境的“心性”显现。

我画的是80后的回忆

王赓与他的变形金刚收藏品(图片来自浙江在线)

订了一年才到手的擎天柱 (图片来自浙江在线)

1984年出生的王赓,他的童年正好遇见了变形金刚。

小时候,他也曾赖在解百商店楼上的变形金刚玩具柜台前不肯离去。长大后,他不仅成了一名职业画家,还是圈内小有名气的骨灰级变形金刚收藏家。他在家里专门腾出一间房间来摆放他收藏的各类变形金刚,数量已达到2000多个,且还在继续增加!“它们都是我的宝贝”。王赓说。

在展览现场,有三幅带着淡淡粉色的作品十分醒目,吸引许多观众驻足观看。“我没有把画面处理得特别工整,因为我要把那种笨笨的感觉画出来。”王赓在接受宝藏记者采访时表示,1984年的变形金刚动画片就如画中的风格,那时的机器人造型复古,打斗过程中还带有残影,“嗖嗖嗖”的,画面中常有气流划过。

致敬1984系列

王赓说:“小时候如果看过变形金刚动画片,或者买过变形金刚玩具的人,就一定会对这三张作品产生特别的感觉,因为我们从小就是看着这些长大的。有些东西被太阳晒过后就会褪色,时间也是一样,我特意把画面处理成褪色的效果,其实也是对过去的一种怀念。我画的是80后的回忆,所以这个系列的名字就叫‘致敬1984。’”

与迈克尔·贝相遇,就像一个梦

“2015年三月,当我得知《变形金刚5》电影开拍时,我就开始为此次展览做准备。当创作到一半时,其实我萌生过退意,觉得可能办个展览也就那么回事,直到我被派拉蒙公司召唤到美国去,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做成这件事。”王赓对宝藏记者说。

受派拉蒙邀请的全球20位变形金刚粉丝与迈克尔·贝合影

今年三月初,王赓在微博上接到一条私信,一位自称是美国派拉蒙公司的工作人员邀请他去美国参加《变形金刚5》的活动。“开始我还以为是诈骗,当派拉蒙公司正式把邀请函发给我时我当场就傻了,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短短的三天,签证机票神奇般的全部搞定,费用由派拉蒙公司全权负责。从杭州出发到洛杉矶用了12个小时,休息了一晚上后,王赓就见到了迈克尔·贝(变形金刚导演)。

这次《变形金刚》的制作方派拉蒙电影公司特意邀请全球20位变形金刚迷到洛杉矶参观片场和迈克尔·贝工作室。这20人中有两位来自中国,王赓便是其中之一。

派拉蒙发给王赓的通行证

王赓向宝藏记者聊起当时的心情用得最多的字就是“懵”。“这件事就和做梦一样,那瞬间我懵掉了,这次展览名字取名为‘筑梦’也有这层意思。去美国前,我赶制了一份礼物送给迈克尔·贝,当那张5米长的册页被拉开时,他被吓到了,他说他从不知道原来用中国传统水墨技法也可以表现出另一种风格的变形金刚。但最令他欣喜的还是我把这10年来在电影中出现过的所有变形金刚都画下来了。我说我懂你的作品,你导演的每一本电影我都看过。其实并不是我送迈克尔·贝的礼物有多珍贵,而是因为我懂他,他很感动。”

王赓将自己画的5米长册页送给迈克尔·贝

56个不同造型的机械生命体

此次展览正是《变形金刚》系列电影10周年的日子,王赓也将10年的情怀用传统的水墨手法表达出来。走进展厅,第一眼就可看到由56个不同造型的机械生命体所组成的矩阵,这是王赓用来致敬迈克尔·贝的。“10年里电影中所有的变形金刚全在这里了,迈克尔·贝10年来设计出这么多的机器人造型,实属不易。其实创作这套作品过程非常艰难,汽车人由于是正面角色,都有脸部特写,所以这不难画,但霸天虎几乎没有脸部特写,有很多次我都是拿蓝光DVD一帧一帧把电影画面切出来仔细观察后再高清复原的。”

“画变形金刚已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在这个展览上探讨笔墨技法是没有必要的,如果我要炫技我会用其它方式。谁说水墨只能画梅兰竹菊,这种观念该打破了。变形金刚要讲情怀的人才能看懂,我可以把每张画背后的故事讲给他们听,这才是我办展的最大意义。”王赓表示。

现场展出的还有王赓近日为上映电影所创作的巨幅水墨组图,不仅如此,他还画出了一套只有手掌大的水墨金刚系列,也是第一次在公众场合展出。此次展览不仅是一场艺术的盛宴,也是一场电影、汽车融合的跨界展示,《变形金刚5》的大黄蜂的原型车也在现场与观众见面。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6月27日。

王赓作品欣赏

(横着看图爽一把)

文字/摄影:柯兰兰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