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40位本土陶艺家300余款壶7月1日“茶叙”南宋序集

2017/6/29 15:57:04 来源:宝藏网

器物,有生命,有性格,有情感。         

策展人孙丽娟认为,艺术家将文人趣味带到了制壶里,就和民间纯粹制壶有了质的区别。这也是紫砂壶器高价的原因。

“‘百壶展’”以‘壶’为名,将各种造型、材质与风格的‘器物’聚在一起,也是文人气最大化地聚拢。展览试图打开壶、艺术家与茶人的内在关系,而他们却有着相似的品行、心性与修养。”策展人如此诠释展览。

“壶田日月——都市陶舍百壶展”——40位本土陶艺家携300余款壶,将于7月1日开展。

拒绝冰冷的工业流水线生产,手工原创是千杯百壶独有的精神符号。

在南宋序集,以壶器雅叙。

器说,赏茶,听水

首届百壶展打开“壶的世界”

壶,在“壶田日月”展里被赋予了艺术文人气息,喝茶,亦是日常生活中的艺术,是生活起居的礼节,也是社交的规范。

《阳羡茗壶系》有记,壶就茶具来说,用处是专一的,而上好的茶叶加上有名的泉水,它们能否充分展现其性情却与之息息相关,茶壶能使饮茶达到极高的境地。

 壶、茶与水是关联的。继千杯展后,“壶田日月——都市陶舍百壶展”作为一场酝酿已久的美的器物展,汇集了当下40位本土陶艺家代表性的茶壶作品300余件,或瓷或陶,或捏塑或拉坯,或彩绘或刻画,或柴烧或瓦斯烧,品貌丰富。

“壶说”、“赏茶”、“听水”——基于实用,展览更多地关注艺术家本人对茶、水、器关系的探索。

一把纯粹的瓷壶釉上彩

《西江月》词,“返照壶天日月,休言尘世风波”,意为道家的逍遥生活。“田”意为广褒大(土)地,音同“天”——“容器”之壶也应能装下大(土)地。

壶,是容器,也是一种胸怀。名家制壶,有技术,亦有气度。

釉上彩材料语言和黄宾虹的积墨、潘天寿的写意具有共性。它隐藏的釉性,需要通过艺术家自成一派的经验,和丰富多样的制作方法提炼。

策展人孙丽娟专门为展览定制了质地上乘的汝瓷,其釉色温雅含蓄,艺术家则十分青睐于对这种瓷器形式表现的驾驭。“釉上彩对于我来说是最具表现空间的一种材料。”汝瓷釉上作品《柴》的作者、中国美院教授刘正说。

烧成更是釉上彩作品的另一层奥秘。窑变的效果,从质感到颜色,变化无穷,而通过用笔、厚薄的控制,便能呈现出不同的颜色感觉。

多款喜闻乐见的紫砂器

紫砂壶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如果有人说:“紫砂适于做茶壶”,说明他颇有眼光。

国大师、非遗传承人吕尧臣钻研紫砂壶艺五十年,博采众长,形成了具有鲜明特色的“吕式壶艺”,“绞泥”技法改变了紫砂陶泥原有的形式。

艺术家吴光荣“摔壶”系列独具特色。他竟然将一把刚做好的紫砂壶重重地摔在地上——湿泥未干,由外部的震击使器物部分变了形。

此种类型的壶,身筒多半是按照传统的壶形去做,或方或圆。待壶身筒加工好后,壶嘴、把、盖钮的造型,要极具有想象力,以及对使用功能的考虑。

青年艺术家吴芝娟专习紫砂。本次所展紫砂器由其把关,矮石瓢、高瓜棱、秦权壶、花货……选料,造型,泥片,拍打,每一步,都为了造出她心中“更懂茶的壶”。

不同款型、价位,喜欢紫砂的朋友在“百壶展”上有的挑了。

陶与瓷的生活趣味

明代许次纾《茶疏》一书中有“论客”的记载,讲求素心同调,彼此畅适。

茶事中,人与人的情感会融化在茶壶里。而壶器中的陶与瓷给了茶事美的意境,也给单调机械的生活带来无穷趣味。

青瓷是其一。龙泉青釉本色自然,和龙泉青山一样神秘。在坯体的制作过程中留下或虚或实的线条,使青釉或凝聚或流淌。

艺术家竺娜亚是龙泉人,她的创作主题便来源于青山。多年来,她在继承传统器皿造型的基础上,充分把握泥土的可塑性,利用小空间的光影变幻使作品在不失根基的态度下具有新意。看到参展作品《柿子壶》,你也可能会忍俊不禁吧。

上海乐天陶舍的总监高艺峰也来参展了,2008年以来,他辗转大陆、港台、韩国、美国,先后参展 。圈内都说,他的陶艺作品是“玩”出来的,高艺峰制陶器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反传统的趣味 ——《拧巴之工系列》就是他对泥 巴 的 拧 巴 之 作 。 

青年艺术家 李芸的《野生系列》,灵感源于对泥土和自然的热爱,用料保留了制作中的肌理,置于席间,朴素安静,却有一种野生的张力。

吕尧臣  龙鳞壶

吕尧臣  稀世珍宝壶

丁敏  蜂巢温酒器

高艺峰  拧巴之工系列之一 

高艺峰  拧巴之工系列之五

李芸  野生系列

刘正 探梅

刘正  

孙丽娟 汝瓷 釉上彩 童子煮茶图

软提梁包壶

摔方壶

吴芝娟 《矮石瓢》小红泥

竺那亚 柿子壶

 

壶田日月——都市陶舍百壶展

2017年7月1日-7月10日

南宋序集负一层(中山中路59-69号)

策展人:孙丽娟

主办:浙江都市艺术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都市陶舍

承办:南宋序集

支持:芝窑文化创意工作室  菡轩织绣工作室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