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这三天,国美八号楼干货满满,海内外专家共探影像艺术未来

2017/7/2 21:12:18 来源:宝藏微信

 

 

从洞穴壁画到摄影,到电影,再到今天上万亿的网络图片,影像在今天不只是我们凝视的东西,而是始终伴随在我们生命的东西,始终包围我们的东西,甚至是进入到我们内部的东西,也是我们视而不见的东西……所有影像都是我们通往这个世界上最大秘密的一把把钥匙。—— 高士明(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

今天影像世界其实是一个叙事群的处境,因为所有人都是自媒体,所有人都在创造叙事……我们是在各种叙事的战斗里面决定自己的位置和自己的行动。—— 黄建宏(高雄师范大学跨领域艺术研究所所长)

今天,影像艺术面临着源自技术、观念、市场、环境的多重挑战(一方面,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发展至今,媒介技术如DV、VR、AR等、文化市场、影视工业体系对影像艺术创作的影响日渐深刻另一方面,创作的模式化、套路化、职业化以及整个展演系统及其评价、流通方式的行业化,给影像艺术自身的独立性、思想性、创造性带来深重危机影像艺术原有的内驱力和时代有效性似乎已无法适应这种挑战。

其原因何在?该如何破局?

在媒体环境和文化情境迅速更迭的当下,该如何重新激活影像艺术的内在驱动力,如何真正深刻地链接时代和生活?

在当代和未来十年,我们应如何行动,主动地调适或重新定义“ 影像艺术”?

与会嘉宾合影

由此,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学院发起的影像艺术向何处去?——回望与前瞻”研讨会应时而起。7月1日,来自海内外的近三十位影像艺术家、教育家和学者们相聚杭州中国美术学院,与会众一起展开为期整三天的分享与讨论。力求重新梳理、解读发生于艺术圈而非电影圈的影像艺术渊流,回应当代影像艺术创作及教育所面临的危机与挑战;并从教学与创作的第一现场出发,以历史脉络、社会环境、学院教育、知识创造、创作实践等多个角度探讨影像艺术的当代境遇及其未来十年的发展前景。

研讨会首日现场

本次研讨会由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全国艺术专业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影视分委会主办,博地控股集团协办,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学院空间影像研究所、杭州岸墨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承办。

开幕式由中国美院跨媒体艺术学院院长管怀宾主持

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高士明致辞

中国艺术教育研究中心主任、教育部高校戏剧与影视学类专业指导委员会主任周星致辞

博地控股集团副总裁何迎春致辞

参与此次研讨会的嘉宾有: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讲师、戏剧导演马玥,中央美院实验艺术学院祁震,影像艺术家卢意,纽约大学电影专业博士生江萌,四川美院新媒体系主任李川,四川美院艺术摄影工作室主任刘阳,纽约大学艺术学院电影学系副教授张真,天津美院实验影像系主任张锰,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教授张献民,华东师范大学设计学院邱黯雄,影像制作人、学者余天琦,中国美术学院媒体城市研发中心策展部主任宋振熙,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助理郑闻,全国艺术专业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影视分委会周星, 蜂巢艺术中心总监夏季风,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高士明,高雄师范大学跨领域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长黄建宏,媒体艺术与电影研究者、实践者曹恺,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黄小鹏,湖北美术学院动画学院实验影像工作室主任梅健,著名电影学者理论家董冰峰,西安美术学院影视动画系摄影教研室主任董钧,上海视觉艺术学院新媒体学院摄影系教师缪晓辉,影像导演、中国美术学院外聘教师颜俊杰,浙江工商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教授王音洁,中国美院跨媒体艺术学院院长管怀宾,博地控股集团副总裁何迎春,中国美院跨媒体艺术学院高士强、范厉等。

 

第一场  特邀报告和嘉宾对谈  10:30—11:30

《身外之物或影像——人》(后改为《从影像机器到赛博影像与影像人》

发言人:黄建宏(高雄师范大学跨领域艺术研究所所长)

自由评议:全体与会嘉宾

 

黄建宏

黑色是非常重要的颜色,现在有太多的科幻片

今天的影像世界是面对着什么问题?所有东西都被AI(人工智能)所取代,作为创作的人的还可以干什么。面对这样的影像状态,回望这一个世纪的对于影像的思考,来重新思考人跟影像的关系。如何思考人和影像的关系在过往是如何发生的……

影像机器的意思是,在这个阶段里面我们非常依赖人类对于制作影像的机器的发明,影像是人的某种延伸,机器也就变成了人的某种延伸……1920年代—1930年代还是非常诗性地在想象电影作为一种新的机器的思考,到1940年代—1950年代其实是哲学的阶段,认为在这个机器里面蕴含着某一种我们还不了解的事情……到70年代—90年代,我们大大拓展了对于影像的论述……

赛博影像和影像人,对我来说其实都是机器人。我和机器之间的关系已经非常混杂。赛博影像指的是就是人对影像的控制,使得人在最后成就自己的方式是“非人”的状态…根据我对台湾现象的观察所做的一些思考,比如说网络的发展,刚开始我们在使用网络的时候把网络作为信息流通的部分,然后再把网络变成建构自身主体性的地方,之后发展成为即时通讯、脸书、推特……今天影像世界其实是一个叙事群的处境,因为所有人都是自媒体,所有人都在创造叙事,你也同时在看很多人的叙事,所以其实我们今天所处的根本不是大叙事、小叙事的时代,我们是在各种叙事的战斗里面决定自己的位置和自己的行动。

我进行了有点黑暗的表达,可是对我来讲这并不是一种悲观或者一种黑暗,其实我们是要面对一种全新的状态。

 

 

嘉宾与会众就黄建宏发言 四问四答“黑暗”问题

 

 

 

第二场  主题报告及专项讨论  14:00—18:30  

主持:高世强(跨媒体艺术学院实验艺术系主任)

1 曹恺(媒体艺术与电影的研究者和实践者)

  《全媒体状况下古典录像艺术的异化和转型》  

2 张真(纽约大学艺术学院电影学系副教授(兼职历史系)、亚洲影媒教研计划创始人)

  《DV制造中国:独立电影之后的数码影像和社会变革》  

自由讨论:全体与会嘉宾

 

曹恺

网络直播可以看成是游击录像的某种转型

题目是在全媒体的语境下来讨论古典录像艺术。如何把录像艺术用一个古典来进行划分?(发言过程中穿插为会众放映了几段视频,有21年前中国第一次录像艺术展在中国美术学院举办的三段新闻报道,重返1996年的现场,还有一些艺术家的创作。我们在全媒体状况下,在数字技术条件下,录像艺术所面临的异化和转型的一些方向。(谈到那颖禹、丛峰、雷磊、蒋志、裴丽、刘畅、黄伟凯、王我、李巨川等艺术家的创作)

录像艺术产生于1960年电子媒体兴起的时代,电子媒体在当时属于高科技,到了2010年,很多人改用新媒体艺术,进入了全媒体时代。“全媒体”这个概念其实并没有被传播学界所广泛认同,它更多地是在应用层面被大家来提及。它的覆盖面、技术手段、媒介载体、受众传播都是最最全面的,我们就在这样的情境下来看待录像艺术,我们才发现它的古典性的存在……

录像艺术发生的原动力之一就是反媒体……我在做游击录像在中国的考古,看看能否找到游击录像在中国的艺术史映射。(谈到一系列艺术家的创作张培力、朱加、李永斌、温普林、张元、段锦川、雎安奇等

录像艺术六种古典样态,有一些国外录像艺术经典著作里面是分成四种,我分得更加细了一点:单频道录像艺术……身体录像……是游击录像……“录像装置”……录像场域……高新科技录像……

现在大家在网络上看到了大量街拍、网络直播,如果我们在某种意义上都可以把它看成是游击录像的某种转型……

 

 

 

 

张真

纽约学派的脉络

分享两年前出版的论文集主要构架和状况。曹恺是老朋友,他前面的演讲做了很多的铺垫,在某种意义上我们的研究和兴趣有一些交叉,在一些领域当中也有实际的合作……

我对行动主义影像录像持续有关注和兴趣,在文章里回望了十多年跟新记录运动并行的另外一条溪流,但是也是很强劲的溪流,像胡杰这个艺术家的纪录片作品,《我虽死去》。还有晓明,她不会参加很多影展或者特别范围内的独立电影圈子,她在一个更特别的场域里从事她的游击创作阶段。某种意义上是对于过于迷恋于独立电影美学形式的本体突破,很有意思。

一些议题:数码媒介的使用怎样改变了中国的电影制作的观感和实践?DV作品从制作、发行、观众接受的角度,在哪些意义上与传统形式和格式的电影有所不同?在使用便捷的DV摄影机之后,电影创作者与其被拍摄者的关系有怎样的改变?有哪些新的题材或者新的拍摄对象进入了电影人的取景器或者液晶显示器?DV文化应该怎样定位自己与传统媒体以及独立电影和当代艺术的关系?在何种意义上,在爬梳这个飞速发展的社会道德纤维的同时,DV已经变成了一种怎样可行的社会和政治倡导模式?

 

 

首日嘉宾讨论现场

 

 

 

 

更多嘉宾讨论详情请点击原文链接阅读,定时更新。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