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人物 | 叶灵凤:与鲁迅互怼的作家 中国藏书票始祖

2017/8/25 13:35:53 来源:宝藏微信

叶灵凤(1905~1975)

和鲁迅互怼过的文人很多,叶灵凤是其中之一。叶灵凤毕业于上海美专,以文学成名,搜书藏书,学养杂而多姿,是二三十年代上海滩著名的书痴一枚,我国20世纪极具个性的海派作家,书画家和藏书家。他还有另一个更著名的身份是中国藏书票的始祖。

叶灵凤1933年亲手绘稿刻印的“凤凰藏书票”

2008年3月23日,中国嘉德拍卖公司首次举办了“藏书票艺术作品专场”拍卖会,参拍的29位艺术家的藏书票作品全部高价成交,其中一张估价为4500元的叶灵凤的早期藏书票拍出了2.24万元的高价。

叶灵凤文学作品《书鱼闲话》

早年和鲁迅的恩怨

叶灵凤一生主要生活在两个洋场,解放前的上海和三十年代后的香港。1925年他加入创造社(“五四”新文学运动中的新文学团体)。创作的小说重性心理分析,和穆时英等的新感觉派小说可划为一类。二十年代末,叶灵凤和鲁迅结上了梁子,在自著小说《穷愁的自传》中主人公有这么一段:“照着老例,起身后我便将十二枚铜元从旧货摊上买来的一册《呐喊》撕下三面到露台上去大便”。

如此刻薄,难免让人愤怒,更何况对象是怼人不倦的鲁迅。鲁迅在好几篇杂文中对他痛下辣手,甚至对叶灵凤模仿奥博利·比亚兹莱(1872-1898,十九世纪末最伟大英国插画艺术家之一)风格的装饰画和插画也斥之为生吞活剥,并封了个“新的流氓画家”尊号给他。解放后出版的《鲁迅全集》早期注释里,把叶灵凤说成是“汉奸文人”,这让叶灵凤一直耿耿于怀。

藏书票的艺术价值

藏书票是贴在书的首页或扉页上带有藏书者姓名的小版画,起源于15世纪下半叶的欧洲。藏书票是供藏书用的,其最初的功能和藏书印章一样,属于个人收藏的一种标记。通常藏书票在票面上印有拉丁文Ex-Libris,意为“我的藏书”。最早的一张藏书票是1470年由德国人Johannes Knabensberg制作的,署名勒戈尔(Lgler),由一款画有刺猬衔着野花脚踩落叶的木刻画构成。

藏书票具有很高的艺术欣赏的价值。欣赏一枚枚小小的藏书票,就像在微型艺术王国里畅游。小小票面不仅可以传递某种思想,还适应各种画种和制作方法,变化无穷,趣味无限。由爱书而藏书,由藏书而有藏书票,由藏书票而衍生出一个专门的艺术门类。

《万象》杂志创刊号

《万象》杂志创刊号发表的《现代日本藏书票》,左上角为斋藤昌三“禁书专用之藏书票”。

在亚洲,最早制作藏书票的国家是日本,明治维新后出现的藏书票与传统的浮世绘结合,形成独特的风格。中国的藏书票是20世纪30年代从日本传入的。

中国藏书票始祖

叶灵凤是我国第一位藏书票收藏家与研究家,1933年12月,在施蛰存主编的《现代》4卷2期12月号上,叶灵凤发表了《现代藏书票之种种》一文。在这篇长近五千字的文章中,他介绍了藏书票的历史,藏书票在德、美、英、法等欧美主要国家的现状,藏书票的制作,藏书票的收集等各种知识。还附录了自己的藏书票一枚,其他各国的藏书票十六枚,其中既有十五世纪至十八世纪的早期藏书票,也有当代各国的作品;既有图书馆的专用藏书票,也有作家文人的私人藏书票,洋洋大观,十分引人瞩目。 

 

《现代》杂志四卷二期十二月号

《现代》杂志四卷二期十二月号发表的《现代藏书票之种种》

 叶灵凤在文末还真切地表示:“读者中假如也有人见猎心喜的,我当然也不拒绝一点帮助。”《现代藏书票之种种》是我国系统介绍藏书票的第一篇文章,当年有不少人正是读了它才真正了解什么是藏书票,并走上喜爱、制作、宣传藏书票的道路的。

这以后, 叶灵凤一发不可收,先后写了《现代日本藏书票》、《藏书票与藏书印》、《完璧的藏书票》等文章,从各个角度介绍宣传藏书票。这些文章大都通俗易懂,可读性强,并配有大量彩色或黑白的照片,十分赏心悦目,对藏书票的传入中国影响是很大的。 

消息传到日本,斋藤昌三(日本藏书票鼻祖)十分欣喜,特地在自己主编的刊物《书物展望》上发表文章,予以鼓励:“中华民国上海的叶灵凤氏,正在藏书票热中。”由于斋藤昌三的介绍,叶灵凤还加入了日本藏书票协会,结识了该会主持人小傢省治,并开始与日本的爱书者和藏书票收藏家交换藏品。

抗战八年中叶灵凤辗转奔波,执行着特殊的抗战使命。他的藏书大都在炮火中毁去,而他的藏书票,却奇迹般地保存了下来。原来,当时他在香港居住,日本兵攻占香港时,洗劫过他的书屋,而叶灵凤的藏书票大都是日本的,大概是“他乡遇故知”,触动了乡情的缘由,这些大兵们竟然手下留情,放过了这批藏书票,以致最终“完璧归叶”。

抗战胜利后,善良的斋藤昌三先生又恢复了和叶灵凤联系,并继续对他收集研究藏书票予以支持。叶灵凤曾在一篇文章中留下了这样感激的话语:“书物展望社主人斋藤昌三先生,居然至今还不曾忘记十多年前曾经‘热中’收集日本藏书票的这个中国友人,特地将他许多年以来新制的藏书票惠赠了一份给我。”

叶灵凤逝世后,他屡经坎坷收藏的藏书票曾在改革开放后的北京公开展出,这是对一生爱书的叶灵凤最好的纪念。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