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揭开画作背后的世纪秘密

2017/11/10 16:44:54 来源:澎湃新闻

人们总是认为,一个大部分由大师名作组成的收藏,并且在一家博物馆的墙壁上悬挂超过一个世纪之久,那么所有有待研究的问题应该都已经清晰可鉴了。但是11月3日在美国费城艺术博物馆开幕的《Old Masters Now: Celebrating the Johnson Collection》展览改变了人们的这一想法。在展出的百件作品中,有8件作品通过新技术和艺术史的重新研究表明,仍有诸多秘密有待研究和揭示。

捐赠了1500多件艺术品的约翰·格雷弗·约翰逊(John Graver Johnson)肖像(图片版权归费城艺术博物馆,下同)

1917年,费城的律师和收藏家约翰·格雷弗·约翰逊(John Graver Johnson)将其收藏的1,279幅油画,51件雕塑和100件物品遗赠给费城艺术博物馆,此次展览的展品便选自其中。 “这是美国最大和最重要的欧洲绘画收藏品之一,”博物馆的欧洲绘画联席策展人克里斯托弗·阿特金斯(Christopher Atkins)说。展览的两年筹备期让策展人和保管者有机会研究约翰逊收藏的作品,并向公众展示“这不是一个静态的收藏,它是动态的,存在许多新的发现的潜能”,博物馆保护部总监Mark Tucker说。

朱迪思·莱斯特 (Judith Leyster),最后一滴( The Last Drop)(约1639年)处理前(左)和处理后

柜子上的骨架

尽管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博物馆研究者就知道由荷兰艺术家朱迪思·莱斯特(Judith Leyster)创作的作品《The Last Drop 》(The Gay Cavalier) 并不像其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但是直到最近保护人员才得以移除画幅表面的覆盖,露出了饮酒者旁边站着的那副骨架,莱斯特的画作中隐含了一个道德化的故事。博物馆保护总监Mark Tucker说:“我们对这幅画的条件了解有限,之前一直不能确定是否可以对画作不造成任何损害而去除覆盖物。他推测为了使这幅作品更加畅销,在约翰逊于1908年买下它之前,画作中的骨架可能已经被覆盖。

处理前的提香(Titian )的菲利波·阿辛托(Filippo Archinto)(1558)

你看到的红衣主教实则是大主教

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研究了提香创作于1558年的菲利波·阿辛托(Filippo Archinto)的肖像,这是一幅在50年内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的作品。文保专家们的目标是改善画作的外观,以便使观者可以更好的理解画作内涵,好解答观众对此幅画作最为常见的疑惑——“它发生了什么?”。多年以来,学者们认为,这幅画创作于当阿辛托是红衣主教的时候,因为他的长袍被涂上了红色的颜色。 但是经过重新研究之后,博物馆的专家们认定,提香是在1556年阿辛托(Archinto)成为大主教后绘制的此幅肖像,他的斗篷或肩衣最初是紫色的。为了绘制肩衣,提香混合了红色有机着色剂和深蓝色粉末颜料,这种深蓝色颜料盛行于当时的威尼斯,但性质十分不稳定,会随时间流逝而失去蓝色的色素。 “斗篷的左侧已经退化成棕红色,而右侧保持着紫色的色调,这表明用于画白色面纱的铅白色颜料可能为蓝色粉末颜料提供了一个保护环境。”文物科技保护专家说 。

罗吉尔·凡·德尔·维登(Rogier van der Weyden)圣母和圣徒约翰哀悼基督(The Crucifixion, with the Virgin and Saint John the Evangelist Mourning)(大约1460年)

更大的画幅

博物馆方现在相信,罗吉尔·凡·德尔·维登(Rogier van der Weyden)这件被分割成两块面板的作品是这位荷兰大师遗失的大型祭坛画上的构成部分。这个面板多年来一直令文保专家 Mark Tucker感到好奇和困扰,因为学者们不能就它们到底是什么达成一致意见。之后他重新审视了技术报告,并对“最初认为微不足道的奇怪的木工细节”进行琢磨,确定其中一件木制品可以通过定位孔固定到组合作品的另一侧,并且与荷兰雕刻祭坛画保持一致的建造结构。“我们现在知道这个完成于画家工作室的作品是直接为祭坛雕塑项目而创作的,”他说, “我们的研究表明,它来自于祭坛画遗失的一部分,其高超而娴熟的技艺水平表明这是15世纪北欧艺术的杰作之一。”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