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西泠拍卖 | 2017西泠秋拍钜献吴大羽50年代油画作品《瓶花》

2017/12/8 来源:宝藏网

——中国抽象艺术之原点

积极与消极

天才和怪蛋之间

需要时间来定判

创造者未必身与其荣,事也寻常。

——吴大羽写给吴冠中、朱德群、赵无极等学生的信函,被看作是一份艺术启示录

如同许多艺术大师的际遇,他的艺术和思想在生前不能被世人所理解,在他死后才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尊重:他是一颗被遗忘、被发现的星(吴冠中语)。吴冠中还曾这样书写自己的恩师:“吴大羽是杭州艺专的旗帜,杭州艺专则是介绍西方现代艺术的旗帜,在现代中国美术史上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功绩。” 如此看来,吴大羽是一面旗帜。

“大师的大师”——吴大羽  杭州国立艺专教师证

由大未来艺术有限公司1996年出版的《吴大羽》画册中有题为《把他摆回他应得的地位——赵无极访谈记录》的文章,从中我们不难看出,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位艺术家是被贬低被忽视被遗忘的……

如果说在学校任教期间,吴大羽的创作完全是入世的“为人生而艺术”。他精湛的技艺、富有人文精神关怀的巨幅历史和现实题材的油画创作,享誉当时的画坛。如《船工》《井》《岳飞班师》等,可惜原作已毁,“连照片都没有留下”。那么,自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的后期创作则是出世的“为艺术而艺术”。

2017西泠秋拍

吴大羽 瓶花

布面油画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作

说明:此画作为市场已知艺术家仅存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力作,可视为中国抽象艺术之原点。

出版:1.《吴大羽1903-1988》 P28,大未来画廊艺术有限公司,1996年;

2. 《吴大羽师生展》 P6,大未来艺术有限公司,1996年;

3.《中国油画开拓大师——吴大羽画展》 P83,国立历史博物馆,2001年;

4.《吴大羽》 P49,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年;

5.《吴大羽》 P33,大未来画廊艺术有限公司,2006年;

6.《海派百年代表画家系列作品集——吴大羽》 P26,上海书画出版社,2013年;

7.《吴大羽作品集》 P133,人民美术出版社,2015年。

刊载:《联合报》,载《赵无极感念恩师,欣赏吴大羽画作》,附赵无极观看本拍品参加展览时的现场照片,1996年。

展览:1.“吴大羽师生展”,大未来画廊,台北,1996年1月-2月;

2.“吴大羽画展”,国立历史博物馆,台北,2001年3月-4月。

60x50cm


《联合报》上有关赵无极在展览上观看本拍品的报道

中国抽象艺术之原点
五四以来美学精神转型之奠基
具有启示性的先锋创作
市场已知艺术家仅存一九五〇年代力作

吴大羽《瓶花》

2017西泠秋拍祈望之作

此次西泠拍卖所呈献的吴大羽油画作品《瓶花》正是其创作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左右的作品, “画是心灵感应的自然流露,感受的瞬间迸发,自由自在,任何人也无法再现,连自己也不行,我是画了就算,从不计其命运。”吴大羽曾如是说道。是时难以被理解被认同的抽象艺术之路荆棘满满、前路未知,但作为中国抽象艺术的开拓者——一个文人,一个艺术家在那样的时局中仍然有着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胸怀与气势。画中的瓶花在抽象中虽有具象的影子,却是吴大羽抽象艺术创作伊始阶段的作品,是其抽象艺术发展进程中的关键节点,是中国早期抽象艺术的萌芽,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

色彩

块状的用色,用比较硬而宽的笔,可以掩盖暖色的出现,造就了一种表现主义。

“我们画画人都知道,蒲蓝很容易脏,它的感染力、发酵力很厉害,你用一点点,它就铺展开来,很多颜色抢不过它。而且这个蓝属于冷色调里的极致,你加一点点紫它往暖里跑,你加一点点白它往冷里跑,颜色非常敏感,用这个颜色的时候一般都会很小心,一管蒲蓝很长时间都用不掉的,但是我看吴先生用大量的蒲蓝,用这个颜色用得非常棒。”

——周长江

整个画面,色彩丰富却不杂乱,艳丽新鲜却不失优雅,每一笔都像是带着秩序感,营造了一种让人为之心生欢喜的欣欣向荣。

笔触

画面不在局限在颜料的平涂,艺术家开始用“心”去配色,去创作,颜料的“此起彼伏”仿佛彰显了画笔主人内心难以掩饰的兴奋。

他的笔触安排得跟画面的主要线条一致,加强了画面的自然的和谐感,无须借助于勾画轮廓线就能改变笔触的方向。

如他所喜爱的塞尚作品一般,《瓶花》显现出一种思考过后的秩序感和恬静感,而不是有些印象主义作品往往看起来纯属机智的即兴之作。(结合时代背景,我们也可想而知吴大羽当时创作时的谨慎和深思。)

 

构图

吴大羽在美术教学上有几个特点:首要一点便是强调画面的整体原则。告诉大家“注意掌握大体,工作先要注意捉住大体”,并具体指导说:“不必纠缠细节,暂时忘掉细节,工作的胆子会大起来。”

如果你第一次见面,便执着于《瓶花》的局部和细节,那你肯定会有“不识庐山真面目,只因身在此山中”的迷失感。

画面前半部分左右两边半只的花瓶,以及远处近似白色的“背景”,都是为了突出画面正中的“瓶花”。巧妙的构图如同一出舞台剧,把“主角”簇拥在正中间但却不失追光灯。

抽象艺术之原点

他力求获得深度感但并没有牺牲色彩的鲜艳性,力求获得有秩序的布局但不牺牲深度感。

放下教鞭,他长耘于空漠

“吴大羽:我崇尚毕加索、马蒂斯,他们不断地创造,他们也绝不喜欢停留在他们的水平上,他们是后来者前进的踏脚板。我崇敬他们的创作力。”

——《陶咏白采访录》,载中国油画学会秘书处编《油画家》,1996年第4期

1937年日本侵略军逼近,杭州国立艺专被迫向西南方搬迁,由于多种原因吴大羽被迫离校,直至1947年复任国立艺专西画教授。1950年又因“新派画”风波遭受批判,再度解聘回到上海开始了长达十年的隐居生活。外界的枷锁并不能禁锢自由的灵魂,面对第二次的解聘与世人的曲解,主动或被动,吴大羽选择沉默。十年沉寂,大隐于市,尽管在当时的画坛寂寂无闻,吴大羽的艺术道路也并未中断。

这一时期的吴大羽和其他老画家一样,在改造思想的氛围下也有一些创作,更为具象一些风格的如现藏于中国美术馆油画作品《红花》,是当时在明面上的创作。然而能够代表吴大羽这一时期真正创作面貌的并不是这些示之以人的具象作品,而是那些不为外人所知的、挂在客厅里的一些半具象半抽象的作品。

吴大羽 红花 布面油彩 61x81cm 1959年 现藏中国美术馆

闵希文曾撰文回忆:“我和凃克这一时期去他家时,他也会偶然让我们进他的客厅,当我抬头看到羽师的这些画时,我是十分惊讶的,先后大约有20幅……这些非具象的作品在当时不仅不被艺术界赏认,还要受到严厉的批评。这羽师不会不了解,他又是一向谨小慎微,敢冒这么大的风险,是证明他对艺术的热爱到了不顾自身安危的程度。”从吴大羽留下的文稿中,我们也可一窥他在这一时期的内心定力:“我自己尊重我自己认为的真理,比暗中自己的生命更重要。对于生死,我看的很清楚,我要对工作负责任,对死有交代。” 而这一批画作正是他非常小心的缘故——不写年代、不签名、不留日期、没有题目——得以幸存。

势象之美,他画出抽象原点

“造型艺术的出现,可以在形象规格之内,也可以在形象规格之外,可以自造一种新典模,夺破陈旧樊笼的,书法或书道就是其另例……或许抽象绘画正是解放眼目创造的小卒,以后的画家将因它一提,提醒了顽疾。”

——吴大羽

吴大羽留法的时候,也正是巴黎画坛受塞尚影响最多的时候,另外野兽派、立体派、抽象派等现代绘画也层出不穷。他崇尚抽象艺术,因为它有着更为自由的表达,更加唯美的形态。早在杭州国立艺专任教时,吴大羽在同仁中便有“小塞尚”的称誉。

示露到人眼目的,只能限于隐晦的势象,这势象之美,冰清玉洁,含着不具形制的重感,比诸建筑的体势而抽象之,又像乐曲传影到眼前,荡漾着无音响的韵致,类乎舞蹈美的留其姿动于静止,似佳句而不予其文字,他具有各种艺术门面的仿佛,独不具备绘画艺术基雏的……

——节选自吴大羽致吴冠中、朱德群信

吴大羽的创作,着力于形与色,着意于构思。乍看他的画似乎是现代西方的表现手法,然细品后方能感受其间东方韵致。观其发展,是一种印象,是感受的捕获,是西方的抽象,是中国的意象。

观吴大羽的书信和文摘,早在四十年代初期其便提出“势象”(Dynamic Expressionism)理论。此理论源始于吴大羽二十年代旅法期间之见闻,其在法国学成回国以后结合中国哲学、诗学、书法与绘画观念,形成体大思精的理论系统,若放诸国际,其与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罗斯科(Mark Rothko)、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哈同(Hans Hartung)等同龄人进入抽象表现主义的时间大致相同,足见他在艺术史上的划时代意义。

从吴大羽抗战时期致国立艺专学生之书信中可以看到四十年代吴大羽对抽象艺术的探索在思想、理论上已登堂入室。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等国际大师对于抽象艺术的接触和理解,最早也将提前至出国以前——来自吴大羽的言传身教,这彻底改写了过去对于中国抽象油画发展之认知,由“势象”理论起动的中国抽象油画体系,在时代性与影响力上,亦是足以和美国抽象表现主义及法国抒情抽象主义分庭抗礼的。

吴大羽创作思维手稿

炉火纯青,他非凡于色彩

“真可以称为中国色彩派之代表者,当首推吴大羽氏无疑。我相信凡是看过吴先生的作品的鉴赏家,都要受其色调之强烈的吸引而为之倾倒;就是和他对垒的画家虽不免隐含妒忌,亦不禁私下钦佩不已。颜色一摊到他的画板上就好像音乐家的乐谱变化无穷!西方艺人所谓‘使色彩吟哦’,吴先生已臻此妙境。”

——国立艺专的教务长、评论家林文铮《色彩派吴大羽氏》

吴大羽的绘画依据,是势象、光色、韵调三方面的结合,光色作为色彩来理解,作为形和声的连结是关系时空的连结。他的绘画是重于以色彩为其感情的表者,以艳丽丰富之感为其独到之点;从技法的运用方面着眼,他有时用点,有时用长笔,有时用近乎大斧劈的笔法,一随他当时的感触而变化,一经变化,则又与全幅的情调完全调和。

正如吴冠中所说:“吴大羽威望的建立基于两方面,一是他作品中强烈的个性及色彩之绚丽;二是他讲课的魅力”。2017西泠秋拍的这件作品的色彩,可以说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他的色彩不止是抒情述志的表现,更是撞击人们心扉的音锤。所以,林风眠先生就曾赞誉吴大羽是“非凡的色彩画家,宏伟的创造力”。大羽先生的一生,正应验了有人说的:“没有创造过的人会感到空虚,而创造的人们将感到孤独。”吴大羽先生富于创造精神的艺术生命,正是一个灵魂孤独者的独白。

重新审视,把他摆回他应得的地位

“吴大羽从技术到艺术,再到做人,从东方到西方再到东方,从有法至无法的艺术发展道路,在中国美术史上是一个极为突出的十分丰富的现象。”

——吴冠中

当学者们追本溯源,寻找中国现代艺术发展的源头,吴大羽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开创性的地位便会清楚显现。他对色彩美学、美与抽象等的探索走在时代前列,极具现代性和美学意义,也和现代西方野兽派、抽象表现主义等浪潮遥相契合,带领了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赵春翔等一批书写中国现代美术史的艺术家,为中国艺术奠定了一个发展方向。

吴大羽(右)与赵无极

吴大羽逝于1988年。如今,他留存于世的作品数量甚少,而且难得展现,皆因早年创作的许多巨幅油画以及大量中小作品,都毁于战争或“文革”期间。今天所幸保存的,只有晚年所作的油画、部分草图、速写、素描及艺术心得、随笔、诗稿等。所以,这件2017西泠秋拍·从国立艺专到中国美院——“国”“美”九十年纪念专场隆重呈献的吴大羽绘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油画作品,色彩明丽具有感染力,实属中国抽象艺术之原点,对于吴大羽个人艺术和中国油画抽象艺术的研究都具有补充和再发现的重要意义。

西泠印社二〇一七年秋季拍卖会

预展:12月20日至12月22日

拍卖:12月23日至12月25日

展拍地点:杭州·浙江世界贸易中心展览厅(杭州市曙光路122号)

场次安排

12月23日

A厅

09:30  中国书画近现代名家作品(同一上款)专场(一)

11:00  中国书画扇画作品专场

13:00  中国书画海上画派作品专场

14:30  中国书画近现代名家作品专场(二)

16:00  现代中国绘画的诞生——中国画稿专场

19:30  中国历代青铜器专场

20:00  西泠印社部分社员作品专场 暨刘质平藏弘一法师墨迹专题

20:50  从国立艺专到中国美院——“国”“美”九十年纪念专场

21:50  现当代油画作品专场

B厅

09:30  中国历代庭园艺术·石雕专场

10:00  华藏宝相·历代造像艺术专场

13:00  中国历代瓷器专场

15:30  中国历代紫砂器物暨茶文化专场

19:00  中国名家漫画·插图连环画专场

20:30  中国当代玉雕大师作品专场

12月24日

A厅

09:30  中外名人手迹专场 暨长言联书法专题

14:00  中国书画古代作品专场

19:30  东方瑞丽·珠宝与翡翠专场

20:30  西方古物专场

B厅

09:30  文房清玩·古玩杂件专场

13:00  萃古熙今·文房古玩专场

14:00  道入匠心·文房古玩专场

15:00  居敬堂·文房古玩专场

19:00  郭若愚藏印暨名家闲章集粹专场

20:00  文房清玩·田黄暨名家钮工专场

20:40  文房清玩·近现代名家篆刻专场

12月25日

A厅

09:30  吉金嘉会·金石碑帖专场

10:00  古籍善本专场

13:00  文房清玩·历代名砚暨古墨专场

14:00  中国园艺盆景专场

B厅

09:30  西泠印社滋补养生专场

10:30  中国陈年名酒专场

13:00  中国历代钱币专场暨郭若愚先生旧藏钱币专题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