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李燕翔:画画和照片

2018/1/5 9:18:34 来源:雅昌艺术网

摄影的出现给追求“真实”的西方绘画同时带来极大的便利和极大的威胁。19世纪末有些画家一边在弄创作时使用照片,一边刻意隐瞒这个事实,好像这么做并不光彩。如今对着照片画画根本不必再遮掩,照片早成了画画几乎必不可少的帮手,以致渐渐把“写生”挤掉了。比如有一次在人像写生课上,见一个学生一开始就在大幅画面上从局部细细地画,立刻阻止他说这画法不妥,先不说方法好不好,光说这课时只有16节,下了课模特就走了,不像静物,课外时间还呆在那里让你画,所以这么画完不成的。我意思是想让他学着概括、从整体出发,当然还带有对这绣花似的手法趣味的不以为然。满以为时间有限的理由挺充分,不料第二天再到课室就傻了眼,不得不对他说“你赢了”——他已经把头天拍的照片打印成一幅大图钉在画板上,也不用看模特,想画多久就多久,要多细就多细。类似的例子也常出现在风景写生课里,有的人拍了照片然后呆在室内对着手机或ipad屏幕“写生”。就“写生”课的本意当然可以禁止这样做,但这丝毫无阻于大多数人宁愿使用照片画写实画的现实,这个毕竟太方便。事实上现下许多冠以“写生”之名的作品其实是照片的临摹。想想康斯太勃当时用速写记录那些云彩是为了收集创作的素材,他要是有像机,未必还依赖写生。人总是有一得必有一失。照片给绘画提供详尽的细节也给绘画拓宽了题材,有的画没有照片怕还真的画不出来,同时它也容易让人的写生能力退化。那种在具体时间空间条件下力图把视觉感受转化为画面形象时的眼心手传递,那种在有限时间里概括提炼、以少见多甚至舍形取神的“速写”功夫,因为有了照片的依赖而乏于锻炼;以及接着下来可能还使构图形式处理的某种想象力和主动性退化,因为创作构思过程可能更多地是跟电脑手段而不是手头画笔的探索掌控联系起来,画笔只是去临摹电脑能做到的成像效果而已,使创作的“画味”少了,“制作味”“照片”味多了。绘画从“跟现实竞争”变成“跟照片和电脑竞争”,以致有些画虽然可以乱真到令人惊叹,但也不禁让人觉得既有了照片,干吗还要用画把它再复制一次呢?

有一位老前辈讲到绘画练功的意义时把它类比武功,说武功深厚的人脚跟扎实,可以让人近身不得。当然反对的人或许可以争辩说在有枪和子弹的时代这功夫不要也行,事实上多数人总是图方便而不是“功夫”,但是就像要保持身体的壮健就要坚持走路跑步而拒绝过多地享受轿车提供的方便,只有“辛苦”而不是“方便舒适”有利于锻炼体质。如果要具备较全面和坚强的造型能力不能不拒绝方便而去练苦功,包括写生、忆写和想象的默写,可能还包括某种程度上“改造”照片的功夫。今天拒绝使用照片的人也还有,尽管可能不多。据我所知列宾美院绘画系的训练从来禁止使用照片,不用说写生课,包括构图创作课也如此。这样“辛苦”的训练方式不知算不算“笨”和“迂腐”,但自然是有它的道理的。所谓写实能力不应只是能画出逼真的图像,应该还具备插图画家那种凭想象勾画设计写实造型构图的能力。至少,倾向于培养写实能力的第一工作室不能只培养能惟妙惟肖摹写照片的“静物”画家。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