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博物馆里的蛙仔

2018/1/29 16:45:15 来源:文博圈

最近票圈被雪刷屏,真可谓瑞雪兆丰年,许多雕塑大师纷纷操刀搞起了创作,除了唐妮雪俑之外,印象最深刻的当属它。

为了这只蛙崽真是操碎了心,早上起来不见踪影,中午也不回家吃饭,专门采购的美食也都快过期了,这蛙崽到底去哪儿了?他们都去博物馆了~

成都博物院

这只表情任性又傲娇的青蛙,出自四川成都六一一所东汉墓,是一件器物的陶底座,青蛙的塑造注重传神,怀抱宝瓶,推测是装原始道教“仙丹”用的。

这只蛙崽有不少朋友陪伴,你看一只大辟邪、一只小辟邪,陪它走天涯。

河北博物院

这是河北定州北庄子出土的商代晚期,蛙纹提梁铜卣,提梁两端各装饰一只非常写实的青蛙,此种造型的提梁卣较为少见,在妇好墓曾发现一只,只是没有设置提梁,而上海博物馆藏一器,与此如出一辙。

而在冀院,蛙崽也不孤单,还有战国中山国王墓发现的一群玉蛙崽,看来蛙崽们喜欢结伴出游,从几千年前一跃到今天。

上海博物馆

在上海博物馆青铜器馆陈列一件青铜器,春秋早期 子仲姜盘,是典型的山西侯马晋系铜器,盘内有可以原地旋转的圆雕青蛙。

也有浮雕的青蛙,除了青蛙之外,尚有鱼、鳖、水鸟等禽类,青铜盘本是用来承接废水的水器,可见青蛙也多见于承装液体的器物之上。

青铜器馆的最后还陈列几只巨型铜鼓,上面就装饰许多立体的青蛙,这些青蛙除了具有提拎的实际用途之外,还有许多其他延伸的意向。

洛阳博物馆

1987年,在河南偃师二里头宫殿遗址,发现了这样一只萌物,屈肢匍匐,双目圆睁,凝视前方,仿佛要伺机捕食猎物,形象逼真。

湖北省博物馆

湖北省博物馆聚集了九连墩楚墓的宝藏,难掩楚国艺术的光华,在彩绘凤鸟纹木雕漆座屏上,拼接了55只雕刻的小动物,陪着蛙崽玩的有蜥蜴、蛇、凤鸟等。

这种多种动物互相撕咬在一起的形象,也正是战国时期胶着局势的物化,安阳动物园。安阳作为商王朝后期的都城,有许多动物形象通过骨雕、铜器、玉器,被表现出来。

妇好墓发现的玉蛙,以“双阴挤阳线”的手法,刻画了蛙崽的身体特征,你可以在国家博物馆玉器厅捉到它。

这是骨雕上面镶嵌绿松石的小件,下刀较为粗犷,有稚拙之气,你可以在安阳殷墟博物苑看到它。

早期的殷墟发掘所得之物中,有一件巨型的动物形白石雕刻物,上面有诸多动物杂糅在一起的形象,整体像一只青蛙匍匐的样子,你可以在台北中研院陈列馆看到它。

湖南省博物馆

马王堆辛追夫人墓的T型帛画,月宫里自然少不了玉兔和蛙崽,这是汉代生死大梦的外化,这件帛画技法水平很高,不是一般“纸扎店”可比的,马王堆出土了一件装了不少帛书的漆盒子,里面竟然有一只蛙崽标本。

干瘪的蛙崽压在帛书之下,不知原因为何,齐白石的蛙崽。齐白石是画虾兵蟹将的高手,以他笔墨为本的水墨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养活了几代人贫瘠的童年。中国美术馆藏有一件齐白石写的“命题作文”,老舍先生写信求齐白石,依清代诗人查慎行“蛙声十里出山泉”句,创作一幅“诗意画”,可里面一只蛙崽也没有啊。

有的,只是几只小蝌蚪,让人仿佛听到了清脆的蛙声似的,蛙崽没回来,却带回来了小蝌蚪~蛙崽没回来,是不是忘带护身符,给绊住了?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