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绝美的色彩 出自这些重口味的天价颜料

2018/1/30 16:45:56 来源:象外

为什么你身边画画的人都多愁善感?为何每天画画会让你四肢无力?今天就让我们看看这些奇葩颜料。

首先让我们来了解下冷门的坦培拉技法,与其他画种最大的区别是,坦培拉相对于油画、丙烯这些画种,性质并不优秀,怕水、饱和度低、技法繁琐等等让坦培拉至今依然是冷门。

这种情况带来的后果是,生产成品坦培拉颜料的厂家少之又少……因此大多数坦培拉画家的颜料都是自制的……其原料就是上面这种色粉。也因此老胡知道深土黄略带咸味,而钴蓝有一点孜然味……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不想说。

那么这些色彩斑斓的颜料又是怎么做出来的呢?

胭脂红

虽然有胭脂二字,但是跟中国的胭脂并不是一个东西,中国的胭脂是用红蓝花碾碎提纯得来的。

胭脂红早期是靠进口的,所以到中国后被命名为洋红,最早产于美洲仙人掌上面的胭脂虫,没错,是虫子,也就是这货:

胭脂虫会寄生在仙人掌上,把成年胭脂虫碾碎晒干,就会提炼出胭脂红。

由于是从美洲运来的,并且产量很低,胭脂红在早期是非常贵重的,欧洲大陆天主教主教的袍子就是用胭脂红染色的,可见其贵重。

到了现代,虫子做的胭脂红也作为一种食品色素被使用,比如我们常喝的星巴克,之前就在草莓星冰乐里添加了胭脂红(现在貌似换材料了)。

群青

最早又叫圣母色,因文艺复兴时期前后的大多圣母所穿的长袍都是群青色。

之所以用群青绘制圣母像,可能是由于群青是当时最为昂贵的颜料了,其价格是同重量黄金的五倍。

群青的原料是中亚地区(阿富汗)出产的青金石。青金石经过研磨、提纯等复杂工艺后,才会得到高纯度、高饱和度的群青。

在当时,使用群青绘制的作品基本上都是由教会出资的,因为民间根本用不起这种颜料。画家使用群青作画时,都会有教会派专人陪同,理由是怕画家偷颜料……连米开朗基罗都不例外.

骨螺紫

骨螺紫又叫皇家紫,贝紫,最早产于埃及,是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七世最爱的颜色。

公元前48年左右,凯撒大帝初到埃及时,也爱上了这种颜色,并带回罗马,钦定为罗马皇室的专属颜色,因此紫色成了高贵的象征,英语中“born in purple”就被用来形容出身名门。

然而这种颜料的生产过程却很奇葩。其过程是将腐烂的骨螺跟草木灰和尿液一起浸泡……

经过一段时间,骨螺的鳃下腺分泌物会产生一种蓝紫色的物质,也就是贝紫了。其生产过程恶臭无比,即使是染色完毕的布料,也会常年散发出独特的气味。想象一下,一群罗马大汉身着紫色长袍挤在屋子里,四周弥漫着异样的气味……

印度黄

一种来自印度的神秘颜料,保持了印度自古以来的奇葩气息。

印度黄的来源是母牛的尿液。这些母牛只能吃芒果树的叶子,长期下来,营养失调,尿出来的尿就会变成橙黄色。

没错,跟你上火时候尿出来的颜色差不多——然后将尿液收集蒸发之后,就变成了印度黄。

透纳和维米尔都是经常使用这种颜料的画家。

对维米尔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看电影《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与维米尔的代表作同样的名字,讲的当然也是维米尔的故事。片子是寡姐主演,还是值得一看的。

木乃伊棕

顾名思义,木乃伊棕的原料是木乃伊……

最初人们将木乃伊分割成小块进口到欧洲,然后研磨成粉,然后在药店出售……没错,药店,当时人们认为木乃伊粉可以治疗关节炎等病症。

之后,被画家们发现可以当颜料而且还挺好用,于是就被大量购买。

装在瓶子里的木乃伊粉

米歇尔·马丁·德罗林《厨房内部》

这种颜料现在已经绝种了,现代版的“木乃伊棕”已经没有木乃伊成分,因为世界上已经没有多余的木乃伊可以拿去磨粉了……

接下来我们来说一些比较危险的颜料。

铬黄

原料是一种铅的化合物-铬酸铅,大量使用会导致铅中毒。

铬黄是大家熟知的梵高特别喜欢的颜色。

但是这种明亮鲜艳的颜色的原料是一种铅的化合物——铬酸铅,铅很容易进入人体,并伪装成钙质被人体吸收,导致神经系统紊乱,肝脏损害等症状。

大量使用铬黄的梵高之所以被精神疾病所困扰,很可能是因为铅中毒。

铅白

也就是碱式碳酸铅,最早被广泛应用于化妆品中。

另一种铅的化合物是铅白,也就是碱式碳酸铅。铅白通常是将铅条跟动物粪便一起堆放密封数月生成。

铅白最早被广泛用于化妆品内,作用类似于今天的粉底BB霜。罗马、日本、中国等很多以白为美的地区女性都会使用铅白作为化妆品。

然而铅进入皮肤之后会导致皮肤发黑,在使用一段时间铅白后,皮肤就会黯淡无光,于是就需要加大铅白的使用量,然后皮肤就会更加黯淡,然后再加大使用量,由此进入恶性循环。

那么画家们在给女性画像的时候,面对用铅白化妆的女性,想要再现她们的肤色,也就只能使用铅白作为颜料,于是铅中毒也就成了画家的职业病。

所以当你看到你身边画画的朋友多愁善感、弱不禁风的时候,请理解他们,因为他们很可能是颜料中毒了。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