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情人节 | “我爱你”的别样说法,看这些动人的情书

2018/2/14 来源:宝藏微信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宝藏”

宝藏,一个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文化艺术门户网站

 

 

一年一度西方最浪漫的节日——情人节又悄然而至,值此时刻,想必大家已经开始享受新年的假期,身边是否有暖心之人相伴呢?

 

 

在深刻的爱情面前,话语有时会显得苍白和单薄,而文字也许更能自由地表达内心,在以下这些名人的情书里,他们不直言“我爱你”,字里行间却饱含了对所爱之人的款款深情。

 

 
 

 

 

约翰尼·卡什(Johnny Cash)为美国传奇乡村歌手,他是影响美国近代乡村、流行、摇滚与民谣界最重要的创作歌手之一。1994年,约翰尼·卡什在妻子琼·卡特(June Carter)65岁的生日时写下一封祝福信:

'We get old and get used to each other. We think alike. We read each others minds. We know what the other wants without asking. Sometimes we irritate each other little bit. Maybe sometimes take each other for granted. But once in awhile, like today, meditate on it and realise how lucky am to share my life with the greatest woman ever met.'

 

 

译文:“我们渐渐变老,也早已习惯了彼此。我们想法一致、灵魂互通。无需询问我们便知道对方想要什么。偶尔我们也会惹对方不高兴,但那或许是因为我们真正把对方视作了理所当然的伴侣。有时候比如今天,我沉思之后意识到,能够与你这样一个我所见过的最伟大的女人共度余生,我是多么的幸运。”

 

 

约翰尼曾言自己的一切成就都要归功于妻子琼·卡特,他在60年代曾是瘾君子,琼·卡特于1968年和约翰尼结婚后一直帮他戒毒,令他得已重新振作。两人恩爱到老,一前一后上天堂相隔不到四个月。

 

 

 
 

 

著名作家、历史文物研究者沈从文在青年时代因写过一些新潮的白话小说而在文坛崭露头角,由徐志摩介绍,他被中国公学校长胡适聘为教师。1930年7月沈从文与张兆和在胡适的办公室第一次见面,胡校长称赞沈从文是文学天才,是中国小说家中最有希望的,张兆和却不以为然。

 

 

而后沈从文用一封接一封的情书,延绵不绝地表达自己对张兆和的倾慕之情,最终打动了张兆和,两人于1933年9月9日在北京中央公园成婚。

 

 

沈从文在给张兆和的其中一封书信上如此写道:

 

“一个白日带走了一点青春,日子虽不能毁坏我印象里你所给我的光明,却慢慢的使我不同了。一个女子在诗人的诗中,永远不会老去,但诗人他自己却老去了。我想到这些,我十分犹豫了。生命是太脆薄的一种东西,并不比一株花更经得住年月风雨,用对自然倾心的眼,反观人生。使我不能不觉得热情的可珍,而看重人与人凑巧的藤葛。在同一人事上,第二次的凑巧是不会有的。”

 

 

“我生平只看过一回满月。我也安慰自己过,我说: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沈从文遇见张兆和时,她还只有十八岁。据他们的儿子沈龙朱后来回忆:一次沈从文看见张兆和在操场上边走边吹口琴,走到操场尽头,张兆和潇洒地将头发一甩,转身又回走,仍是边走边吹着口琴,动作利索,神采飞扬,让人心动。

 

 
 

 

著名翻译家朱生豪原名朱文森,又名文生,他是中国翻译莎士比亚作品较早和最多的一人,译文质量与风格卓具特色,为国内外莎士比亚研究者所公认。1929年,朱生豪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至杭州之江大学学习,在大学期间他参加了“ 之江诗社 ”,在一次诗社活动中,朱生豪第一次见到了同为学生的宋清如,两人开始书信往来。

 

 

朱生豪与宋清如写了整整九年的信件,两人历经纷飞的战火,终结为夫妻,婚后两年朱生豪却不幸因肺痨去世。

 

《朱生豪情书集》中收录了他生前写给宋清如的情信,深情流淌在拙稚、俏皮和热烈的字句里:

 

 

 

 

我不是诗人,否则一定要做一些可爱的梦,为着你的缘故,我多么愿意自己是个诗人,只是为了你的缘故。

 

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一定很可爱。而且,假如你老了十岁,我当然也同样老了十岁,世界也老了十岁,上帝也老了十岁,一切都是一样。

 

我是,我是宋清如至上主义者。

 

我想要在茅亭里看雨、假山边看蚂蚁,看蝴蝶恋爱,看蜘蛛结网,看水,看船,看云,看瀑布,看宋清如甜甜地睡觉。

 

昨夜一夜我都在听着雨声中度过,要是我们两人一同在雨夜里做梦,那境界是如何不同,或者一同在雨夜里失眠,那也是何等的有味。可是这雨好像永远下不住似的,夜好像永远也过不完似的,一滴一滴掉在我的灵魂上……

 

 

 

 

 

宋清如晚年潜心于朱生豪遗留下的手稿,完成他生前未尽的翻译事业。

 

 

1948年,宋清如独自完成朱生豪遗稿的180万字全部整理校勘工作,写下译者介绍,交由世界书局出版。1955年至1958年,她在朱生豪弟弟的协助下,完成了朱生豪生前未翻译完的五部半莎剧。

 

 

 

 

时光纵然已逝,爱情却在这些字句中成为了永恒。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部分图文资料来源于网络

 

 


 

编辑 / 制作:阿汣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