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十八岁,献给岁月的序曲 | 吴晓力的18岁:少年情怀,初心不改

2018/2/22 来源:宝藏微信

 

 

 

 

吴晓力,中国茶叶博物馆党委书记、馆长,文博研究员,兼任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中国博物馆协会理事,中国古陶瓷学会理事,浙江省茶叶学会副理事长,浙江省博物馆学会副会长,吴觉农茶学思想研究会副理事长,浙江大学文博系兼职教授,复旦大学硕士生专业导师。1985年毕业于浙江大学,1989年至1991年,任中国茶叶博物馆、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两馆筹建处副主任,1991年至2005年,任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副馆长,2005年至2015年,任杭州博物馆(杭州历史博物馆、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馆长,2015年7月调至中国茶叶博物馆。

 

 

吴晓力长期从事历史文化研究及博物馆与文化项目策划、运营,致力于中国茶文化的保护、传承、弘扬与国际交流。主编历史文化领域专著十余部,策划的博物馆基本陈列先后两次荣获全国博物馆陈列展览优秀奖。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18岁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总有朋友说我现在的思维相对还是比较活跃,我想这大概跟我一直以来都能保持对事业的热情和对生活的热爱有很大关系。”这是中国茶叶博物馆馆长吴晓力在采访中说到的。这位优秀的文博专家,从求学到工作,始终对事业保持热情,对生活充满热爱,少年情怀,初心不改,这就是他的真实写照。

 

 

 

宝藏对话吴晓力

 

 

 

宝藏:18岁的时候您在哪里,在做什么?

 

吴晓力:18岁的时候我正在当时的杭州大学(后与浙江大学合并)历史系文物博物馆学专业求学。

 

1982年 18岁 在杭州大学门口留影

 

宝藏:为何会选择这个专业?

 

吴晓力:当年杭州大学博物馆学专业是全国综合性大学中第二个获教育部审批举办的此类专业,是由著名的毛昭晰教授倡导筹办的,为浙江文博事业发展奠定了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两大基础。我刚好是这个专业第一届入校的学生,我想这是一种巧合,更是一种机缘。我从小就喜欢读书,尤其喜欢历史、文化类的。我有一位喜欢研读文物考古的亲戚,在他家我看到过很多相关的杂志书刊,当时就很感兴趣。

 

历史系团队获杭州大学百科知识竞赛冠军 81级选手捧杯合影(后排左二吴晓力)

 

宝藏:回忆18岁,当时自己求学时处于怎样的状态?

 

吴晓力:在我18岁那个阶段,同学们普遍有一种情怀,就是要将自己的青春跟社会事业的需求结合起来。那个时候想要考上大学还是有难度的,上大学也是很荣耀的一件事。当时的自己时常也会沉浸在某种天之骄子的兴奋中,对未来的人生充满了向往,觉得将来的自己就是要做与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相关的工作,有一种使命感,这种使命感也在不断敦促我在学业上精进。

 

寝室里与同学潘林荣(右,现湖州市政协常委、市博物馆馆长)

 

文博专业有很多方向,在求学那段时间我比较喜欢研究古代陶瓷,希望今后自己能做这方面的工作。工作后我参与了南宋官窑遗址的发掘,参与中国茶叶博物馆、南宋官窑博物馆两馆筹建,研究浙江青瓷等等,当初的愿望也在工作中得以实现。所以我觉得人在18岁的时候还是真真切切要有一些理想,同时有一种踏踏实实学习和做事的态度。

 

1983年 与同学王智勇(右,现湖州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同游苏州拙政园

 

宝藏:您在18岁的时候有什么理想?

 

吴晓力:我是杭州人,在这个城市成长,受这个城市的滋养。在没有进入大学之前,我还只是这个城市的体验者,进入大学后,我认识到我所学习的专业以及将来要从事的工作,是要为这座城市的历史文化遗产研究保护做一些事情。想到这一点,我也就有了自己的理想,感受到了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在哪里。人的一生若能参与一些很有社会价值的工作,即便不会产生直接的经济效益,但能够保护我们的历史文化遗产,将相关的知识、信息传播给更多的人,这也是一种理想主义的成功。

 

宝藏:18岁那个阶段有没有什么人或发生什么事对您有很大帮助?

 

吴晓力:我刚刚毕业的时候被安排去做考古工作,其实我的专业与考古还是有区别的,在求学时并没有接触过田野考古的实际操作。那时候时常在野外工作,非常辛苦,也很难会有休息天。其实回头想想,这项工作是对我的一种锻炼,让我学到了很多,受益匪浅。

 

1982年 与中学同学聚会

 

宝藏:有没有什么事情是您18岁那个阶段想做,但到现在还没有做的?

 

吴晓力:其实我们那代人年轻时的想法都还比较简单,而且那时候读大学基本上是公费的,所以大家都怀抱一种毕业后回报社会、奉献自我的情怀。我那时候想做一个专业对口的工作,能在自己专业领域做出一些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现在来看我应该是超额完成了那时候的愿景,在多年工作的历练中,不仅参与了具体的工作,也主持策划了一些事情,带领着一个团队守护和传播我们的文化,这些就已经远远超过了我18岁时的想象和能力,这种价值感使我觉得并没有什么遗憾。

 

1986年春 出差承德外八庙 第一次领略北方古建筑的风采

 

我现在看到我的孩子,也时常会希望她以后能够在自己感兴趣的事业中展现出自己的能力和价值。其实不同时代人的想法和观念也是不同的,现代人的思考当中有了更多的个性,更多的时代感。希望我接下来可以做到更多更好。

 

宝藏:假如能回到18岁,您想和当时的自己说些什么?

 

吴晓力:假如我能回到18岁,我会告诉自己应该以更开阔的视野去看待世界和未来。应该吸收更多的信息来了解更加宽广的世界。此外,回想自己在18岁这个阶段,应该说还不够吃苦,也缺少一些长远的规划。如果当时自己能够更加努力,对自己有所规划,现在也许能在自己从事的领域取得更多的成绩,这是我想对过去的自己说的。

 

吴晓力接受宝藏记者采访

 

 

 

 

编辑:马静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