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你不知道的艺考1977 | 焦小健:若想在艺术上有所造诣,需要人生阅历和体验

2018/2/28 来源:宝藏微信

 

 
 
 

与那些花费万般努力,终被学校录取的故事不同,艺术家焦小健置身于他的油画工作室内,笑容明朗。回忆起1977年的那场考试,他说:“我不知为何挺幸运的,都没复习,就这样很自然地考上了浙江美术学院。”记者与其聊完一席话后才发现,他只是把自己付出过的努力都隐藏在云淡风轻的话语里了。提起如今想对学生们说的话,焦小健则反复强调:“艺术需要人生阅历。”

 
 
 

 

焦小健简历

 

 

焦小健,1956年生于安徽芜湖;1977-1981年就读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本科,获学士学位;1985-1989年就读浙江美术学院研究生,获硕士学位,现任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三工作室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学院中国思想史与书画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委会委员;中国油画学会理事。

宝藏对话焦小健

 

宝藏:当年艺考前夕您在哪里?当年是如何备考的?

 

焦小健:1977年我参加艺考之前,在安徽省一个幻灯制片厂工作。当时的工作算在当地的一种文化系统里,我主要负责制作电影放映前会播放的幻灯片,画些插画,像彩色连环图那样的,那个年代放电影之前都放这些。我由此在有限的范围里接触并熟悉了中国当时的绘画体系。

 

焦小健考中专前写生 1972年

 

因为我当时的工作是与美术相关,加上本身就喜欢画画,读过中专,基础还好,所以一边画着插图,一边会随着工作安排到煤矿、厂矿做采访的时候写生。我们那个年代采访的时候去写生好像是种常态,绘画能力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也是因为当时的工作需要。

 

焦小健与父母的合影 1972年左右

 

1977年恢复高考那一年,我忽然发现,我们可以上大学了。我一看自己年龄符合条件,别的也达标,于是我就参加了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以下简称“浙美”)到安徽的招生考试。遥想当初,一晃很多年过去了。由于我本身的工作跟油画专业息息相关,所以没有像别人那样提前复习、预习,或是上加强班学画,考浙美也并没有觉得特别吃力。

 

焦小健考中专前水粉临摹作品 1972年

 

宝藏:考取美院是当时的理想吗?

 

焦小健:当年,浙美在华东六省里共录取了9人,后来扩大招生变成13人。我作为安徽省油画专业唯一一人考入,事后觉得很幸运,但当时的我并没有很自豪的感觉。考试的时候没有太大压力,所以考上了也没有很兴奋。只是大学期间放假回家,听大家说浙美77届的考试还是很难的。

 

焦小健中专时期风景写生作品 1973年

 

宝藏:当年为什么会选择报考浙江美术学院?除了浙美之外还有参加其它学校的考试么? 

 

焦小健:除了浙美77年底招生,央美没招生,所以我报了浙美没有报考其它学校。我那时在安徽合肥,如果从学院的角度来讲,我当时对北京央美画路熟悉。但上海是挺活跃的,有像陈逸飞、陈丹青这样的艺术家,在当年艺术圈的活跃程度很高,对年轻人影响颇大,所以我受上海艺术氛围的感染才想到考浙江美术学院。

 

焦小建中专时期水粉写生作品 1973年

 

那是改革开放的年代,全民族都向外寻求一种现代化的发展,人人都渴望学习,产生了很多知识方面的碰撞,我就身处在那样一个年代。

 

焦小健中专时期石膏写生 1974年

 

入学前,我其实对浙江美术学院没有太多概念。考入浙美以后,才觉得:哇,浙江美术学院的历史很悠久,画派很多,三十年代就和国外现代艺术靠近,我进的学校是所很了不得的学校,有许多名画家。

 

焦小健中专毕业与同学一起创作的作品《炼油厂的早晨》1975年

 

宝藏:谈谈您考美院时的记忆,印象非常深刻的人或事?

 

焦小健:当年我是在浙美所设的安徽考点报考的不像今天要跑到杭州来考。考取浙美前我曾就读于安徽艺术学校,学校有舞台美术和群众美术的专业舞台美术就是画剧场里的布景,群众美术就是一般美术教育,以后做宣传这类的工作。我在安徽艺术学校的求学经历,为我往后的艺术道路增添了许多帮助。

 

焦小健高考前素描写生作品 1976年

 

我的舅舅是著名油画家鲍加先生,他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舅舅不但教我画画,他家中有很多画册和书,因我舅舅和舅妈都爱好文学和绘画,我在读中专的三年间,在他们家不仅学习了绘画,还自我补充了许多文化知识。

 

印象最深的是,我在安徽艺术学校上文艺理论课时,碰到一位老师对我发出了警告。他没有直接告诉我,而是跟我的舅舅和舅妈说:“你家的外甥文化课成绩很差,要他努力学习,不然文化水平太够呛了。”我一辈子都会感谢这位老师的提醒,我是一个在小学四年级中断读书的人,除了自学没人能拯救我。

 

焦小健大学一年级课外写生 1978年

 

还有就是我父亲对我的帮助,他过去是上海的一名银行职员,以前也挺喜欢艺术。我中专期间和父亲的书信中,他知道了艺术学校老师对我文化课的点评,就开始一步步地纠正我信件中的每个错别字。

 

焦小健大学二年级去内蒙古的写生创作作品 1979年

 

很多年后我才发现,由于那个年代我补习文化课养成了习惯,竟在以后慢慢地变成了爱读书的人,这个习惯一直保留至今。不然我艺考要怎么去面对那些文化课考试题目?

 

浙江美术学院77届油画系师生合影 1980年(中间排右二为焦小健)

 

上了大学二年级我才开始学英语,大学毕业考试是《新概念英语》二册第四课,但是几年后我照样自学英文考上了研究生。那时候,我们班的同学其实是很努力的,大家渴望知识,很多人都爱看书,爱学英语。

 

焦小健本科毕业创作前体验生活 1981年

 

今天的考生与我们当时有一个很大的不同:我们当年不像如今的孩子们有应对艺考的学前班、强化班来教你怎么做,那个年代,我们全靠自己摸索。

 

焦小健本科毕业创作《海图上的管道》 布面丙烯130x150cm 1981年

 

宝藏:还记得当年考试的题目是什么吗?

 

焦小健:专业考试的内容大致是画一个写生头像,好像也有考速写,有些记不清了。因为我平常也画写生,所以对我而言感觉没什么难度;只是文化课考试的时候有古文相关的考题,略有困难,因为我是什么都没复习的情况下去考试的,幸运地是我都过了。

 

焦小健《中河路旧城改造之二》51x104cm纸本 墨汁 钢笔 1996年

 

我当初交的报考作品是半身素描(带手部)和油画,附之六张创作(记得是六张水粉画创作),创作就是我上班工作画的图。我考前天天在做相关的工作,慢慢累积了创作能力,若将过去的我们与今天的学生相比,插图、连环画的能力肯定是我们强,当然他们如今的素描或石膏像画得比我们过去的要好。

 

焦小健《石榴花开》153x109cm 纸本木炭 色粉 2000年

 

宝藏:每年都有新的学生入学,随着时代的变化,年轻人的特点是否也在发生改变?

 

焦小健:今天的孩子学画是家长为了要让他们有作为,熏陶、培养他们的艺术修养和远大的理想等等而回首我们那个年代,大家从事绘画的目的性都非常简单。

 

焦小健《城隍山楼房》153x112cm 纸本 瑟芬木炭 2002年

 

比如我当初进中专学习美术,我在家练习画画,跟今天艺考的学生一样,那时的我才知道在艺术的学习中还需画素描,那我就努力多画多练一些。我为何这么现实地强调这些呢?因为当我们要开阔视野,需做些什么的时候,就应该现实一些,秉持着简单的目标,努力去把该做的事情做到。

 

焦小健《太庙广场》布面油画 135×180cm 2003年

 

我现在教很多学生,大学毕业后他们去考研究生或者再去读博士生,但我觉得能够养活自己是第一位的,这方面我们有差别。比如说,油画系招研究生,一个工作室一届只招3个学生的话,我发现本科班中有12个学生,基本上有10个学生都会去考,更不要说以往历届留下的那些学生也会去考。他们考的难度是很大,许多人是进不来的。他们在做这些选择的时候跟我们当年很不一样。我会把自己的能力与要达到的目标进行评估,如果可以的话我就去做,如果不行的话我就选择不做。而现在的学生不管能不能进得去,他们都会去考。

 

焦小健《戴帽的女子》布面油画100×80cm 2010年

 

我少年时代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叫靳斌,之后跟我同届考入了浙江美术学院。我俩考浙美的时候,他本来跟我一样考油画专业,结果一看到我考油画系,他当场决定自己不考油画而选择考设计。不是因为我画得好,而是他觉得二人考油画一定有一人进不了,他干脆先做选择。

 

焦小健《奔驰》布面油画 145×336cm  2015年

 

靳斌是个非常聪明且很有能力的人。他明明爱好油画,但后来不考油画而选择了设计,果然他设计就考进了。一大堆跟我们一起考的人当年都没能考进。靳斌后来跟我讲过一个体会,当年他和我一起考中专,他落榜了而我考上了,他说等他再遇到类似情况的时候,他要好好判断。果不其然,大学毕业,我回安徽,靳斌却留在了学校。靳斌就是这样以无比智慧的选择来安排自己的人生。

 

焦小健《力之中心》布面油画150×150cm 2017年

 

宝藏:有什么可以和刚参加美院考试的学子们分享的故事或寄语?

 

焦小健:在我的绘画之中,艺术跟人生的阅历、体验相关,它并不单纯是对美术知识的掌握。回顾那些年,我觉得自己跟今天学生的一个差别就是——他们早早知道了太多的东西,拥有无数的选择。这固然有好处,但坏处也在于选择太多,他们不知道如何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而我们那个年代没得选,目的性很强。事实上,人成长过程中许多事但凡和自己相关的也是没有选择的。

 

焦小健《游人》纸本 墨汁 木炭110x79cm 2015年

 

我到了今天年纪渐长才发现,艺术不仅是从书本中学习绘画能力,并非你掌握得多了就能如何,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绘画从古至今,所有能在中西方美术史上留名的画家和他们的作品,若没有相应的人生阅历和体验,不会有那样的高度。

 

焦小健《梦幻大厅》150x150cm 布面油画 2017年

 

比如中国画家徐渭,若没有经历过人生的苦难体验,怎么可能产生那样有冲击力的绘画?我们谈到梵高,他也是一样。他们其实就是在用绘画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无论苦难还是喜悦,而我们今天把这些人生体验作为一门知识课程跟学生讲述时,他们不可能有太大感触,因为这是他人的经历。

 

焦小健《有一种危险在靠近》纸本墨汁、色粉  100×198cm 2017年

 

学生们翻开那些名家作品范本,无数的图录在他们眼前呈现,却没有太多能打动他们心灵的东西,他们只了解了作品的外在形式,很多时候仅作为基础知识在吸收。

 

艺术家焦小健接受宝藏记者采访中

 

 

采访时摄于焦小健工作室

 

所以,若想在艺术上有所造诣,体会到个中妙趣的话,恰恰需要人生体验,而不是一味知识性地学画画。

 

 

 

编辑:马静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