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你不知道的艺考1977 | 张远帆:将艺术的温度刻入悠长岁月

2018/3/2 0 来源:宝藏微信

 

 

 

张远帆,中国美术学院教授(曾任版画系主任)、中国国家画院版画院研究员、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特聘教授、日本版画协会海外名誉会员。1977年考入浙江美术学院版画系,1985年毕业于日本东京艺术大学版画研究室,获硕士学位。

记者与张远帆老师见面是在杭州转塘的“都市版画公社”。见到张远帆老师的时候,他正在处理一块木板,准备制作新的版画作品,他告诉记者:“我已经从中国美院退休,现在是被聘到这个机构,一方面继续做自己的作品,另一方面推广普及版画艺术。节假日也会开展面向社会的各类版画培训课程。”版画工作室不同于其他画种的工作室,有各种各样的刻刀工具,板材和机械。张老师介绍说:“因为版画的制作会牵涉到一些专门的材料,所以普通人自学还是稍微有点困难。”

 

 

版画工作室

 

张远帆在工作室工作

 

与张远帆老师的对话温暖亲切,一如他的形象。他深情回忆了自己的求学岁月,讲述了那些伴随着艺术温度的故事。他总谦虚地说自己的求学之路很幸运,张远帆老师究竟是在怎样的境况中披荆斩棘,在万里挑一的高考中脱颖而出的呢?

 

宝藏对话张远帆

 

 
 
 

 

 

宝藏:艺考前夕你在哪里?当年是如何备考的?

 

张远帆:1977年的我25岁,已经在社会上工作了9年。当时正在杭州一家机械厂里工作,干了6年,带过两个徒弟。而在进工厂之前,还在萧山农村当过3年的知青。

 

1975冬 张远帆(左)与二弟及画友合影于柳浪闻莺

 

在当年的报考规定中25岁是一道坎,考生年龄过了25岁后,对考生的专业能力就会有更多的限定要求。所以于我而言,这几乎就是仅有的一次机会。我希望抓住它,于是在考前努力地做了准备,几乎天天画素描或速写。

 

宝藏:考取浙江美术学院是当时的理想吗?为什么会选择浙江美术学院?

 

张远帆:报考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以下简称浙美)在我看来是一个必然的选择,因为我属于浙美的子弟,我父亲就是浙美的老师。可以说我从小就在浙美的校园中长大,熟悉这里的环境,了解它的历史,也清楚地知道浙美每个专业有哪些师长,对这座学校是充满了特殊感情的。

 

考入浙美前我在工厂里工作,那时候常搞宣传活动,要出板报这样的宣传品,需要写稿、画插图、版式设计。当时我跟厂里的几位同事,就是所谓的文艺青年吧,会画两笔,也多少会写一点东西,所以经常参加厂里的板报内容制作和设计。这些工作对我来说很有趣,还能时常想到一些新的设计图样,我也乐在其中。

 

1978年 张远帆于杭州孤山后山

 

工作期间我生过一场病,在家养病休假了一大段时间。当时的一位邻居叫李承德,在建筑设计院上班,他的工作与画画有关,每天上班前,都要去西湖边画写生。看我休假无事,他便邀我陪他一起去。反正有闲,便去了。他画画,我就去散步,走一会儿又回来看他画一会儿。一来二去,我被他的画画过程吸引了:从一张白纸,一步一步有了轮廓又有了颜色。渐渐地,眼前的风景就生动地重现出来,却似乎又与实景有所不同……他看我有兴趣,就叫我也来画。就这样抱着一种无目的的兴趣,我开始和他一起在湖边树下坐着涂涂画画。这个起步是纯粹娱乐性的,因此,想画什么、或者怎样画,都很自由。比如,画着一棵树,我发现树叶随风微微摆动,如有细语声,便想能否把这个感觉画出来。而一旦感到有所捕获,心中便有欣喜,这是无可替代的一种愉悦,这种快乐使我欲罢不能。渐渐地,我又认识了本地一些学画的朋友,每逢休假日就成群结队一起去写生或交流,享受绘画带来的快乐,日子过得不富足,却又很满足。

 

1982初春 张远帆(左)与邻居丁环、李承德(右,即每天去画写生的那位邻居)在北京合影

 

对画画着迷之后,就觉得如果这一辈子能一直与绘画打交道,会是很幸福的。所以当得知高考恢复后,我就对考上大学、继续深入学习美术充满了向往,既兴奋、又紧张。

 

宝藏:还记得当年考试的题目是什么吗?

 

张远帆:我报考的是浙美的版画专业,考试的专业科目是素描、速写和创作,文化课要考文学和政治。具体的题目我已经记不太清了,在创作科目时画的内容是一位农民和一位知青并肩坐在田埂上,四只脚泡在水稻田中的场景;素描的模特是一位中老年男子;速写科目则分静态和动态,我记得动态部分的考题是大家都围在篮球场边上,画下场上球员们打球时的各种动态。

 

张远帆大学期间的版画作品《水乡一景》1979

 

张远帆大学期间的版画作品《巷尾》1981

 

那时的考试是分为几个选考步骤的。考生首先要交报考作品,就是平时画的画,需要考生直接把作品寄到浙美,通过对作品的筛选,才会得到准考资格。所以就造成了当年很壮观的场面——每天都有大量的报考作品从全国各地汇集到杭州的邮局,学校则每天派卡车去拉回来。因为过去十年没有正常招生,考试甫一恢复,积压了10年的美术青年便纷纷摩拳擦掌,报考的人数之多,可想而知。

 

1978 ,浙美校门口。左起:方云华、丁德武、陈研、曹意强、刘德润、林志、潘长臻先生、杨思陶、张远帆、辜居一。

 

宝藏:谈谈您考取浙美前后,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人或事。

 

张远帆:其实回忆整个艺考我是有点懵懵懂懂的状态。虽然我父亲也是画画的,但是在学画这件事上他并不过多干涉我,因为经历了那个特殊的年代,我父亲并不希望我学习美术,他更希望我能从事一些普通的工作,只把绘画作为一个业余的爱好就可以。所以虽然身为浙美子弟,也非常喜欢绘画,但是在上大学之前我并没有进行过正规、系统的美术训练。

 

当机会真的来临,我下定决心要报考浙美的时候,就发现竞争者中的很多人水平是很高的。而能成功考入浙美,我感觉是自己运气不错,在考场上发挥得还行,另一方面是我的成绩比较均衡。跟现在一样,那时候浙美招生录取时,不仅要考察专业课,在文化课上也有要求,择优录取,不能有不合格的科目。我记得,我的文学科目考得好像还不错。因为受家庭环境的影响,我喜欢读书,在文学方面还是有一些积累的,这也许在我的考试过程中,给了我一定的帮助。

 

1978,浙美版画系77届郊游。左起:徐方、潘长臻先生、包剑斐、陈研、曹意强、黄裳先生、潘长臻先生公子、杨思陶、林志、丁德武、刘德润、张远帆、方云华、辜居一、严善錞。

 

1977年那年的高考时间点也很特殊,考试是在冬天,完成录取和入学却是1978年开春。此后78届的考试又恢复到春季,在1978年秋季就入学了。所以我们77届和78届的同学是同年入学,学习、画画、生活、娱乐什么的都在一起。第一年恢复高考,面对的是积压了10年的考生,所以来到同一个班上的同学年龄跨度也比较大。就像我们班,入学时最大的有27岁,最小的可能还不满18岁。

 

年龄的跨度也意味着大家的经历各不相同,对于年轻些的同学来说,他们基本上是从一个校门进入了另一个校门,没有经历过蹉跎和磨难,他们的青春才刚刚开始,意气风发;而类似于我们这样年龄偏大的同学,连“青春的尾巴”也已经谈不上了,经历过更多的磨难,所以整个人的状态就会比较沉稳,精神负担也更大。反差很大的精神状态和性格在一起交流碰撞,非常有意思,也恐怕是空前绝后的了。

 

1979 浙美学生会成员合影(右1为张远帆)

 

那时候,所有的专业课教室晚上灯都是亮着的,同学们在结束一天的课程之后,晚上基本都在教室自修,画画、读书、交流,大家在一起讲过去自己的经历,讲对于未来的憧憬,充满希望和活力,气氛很好。

 

1982 夏季 大连外语学院出国人员培训班宿舍(左2为张远帆)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比较幸运的人。从浙美毕业后能去日本留学,也是一次幸运的机会。入读浙美后第二年,全国大学就要开始恢复学位制度,对学生有外语成绩上的要求,相应的课程也开始设立起来,内容是英语和日语,版画系的同学可以在英语和日语中间任选。我们的中小学时代没有英语课,最多简单地学习过一点点俄语。当时日本的现代版画开始介绍到国内,图书馆里日文的画册也很多,令我很感兴趣,所以我选择了日语。在我面临毕业之际,国家教育部门计划与日本互相选派留学生,150个名额当中竟有一个木版画专业的名额,而我恰好又相对认真地学习了日语,仗着语言考试的成绩优势,居然就顺利通过了选拔考试,所以感觉很幸运。

 

1983 张远帆在东京艺大版画研究室制作版画

 

到日本东京艺术大学美术学部版画研究室后,与导师野田哲也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令我至今难忘。我问导师如何安排我的学习计划,导师面带讶异地对我说:“是你自己选择到日本、到东京艺大、到木版画研究室来学习的,你应该知道自己要学什么。所以学习计划要你自己安排,而不是我来决定。”这件事给我的触动是巨大的。因为我们一直习惯于被别人安排,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都需要指导,突然间却被放到了这么一个完全自由的空间里,我发现自己有失重的感觉,完全找不到方位。接下来的近两年时间里,我不断地问自己是谁、个体有没有价值、敢不敢无视别人的视线等等问题,才慢慢适应了自主的学习模式,找到了一些适合自己的方法。这段经历让我在思想和观念上有了一些巨大的改变,也长久影响了我后来的学习和研究。

 

1984 参观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

 

宝藏:每年都有新的学生入学,随着时代的变化,年轻人的特点是否也在发生改变?

 

张远帆:当年的我们,视野非常有限。哪怕像我这样在美院环境里长大的人,虽能够接受到一些专业的讯息和资料,但内容依然非常狭窄单一。另外从思想观念这个角度来讲,社会各个方面对于我们的束缚也是比较大的,同学们普遍都比较“老实”。而现在随着时代的发展和文化艺术形态的多元化,学习艺术的同学们的信息渠道之开阔,已经不是我们那个时代能与之相比的了。内外交流频繁,各种观念和思想纷至沓来,信息流通也空前快速,在纽约或东京开的画展,即时就能在朋友圈里看到。所以,现在年轻学生们,在获取信息方面是有着先天优势的。

 

张远帆 1983《老街-1》木版

 

宝藏:有什么想和刚参加美院考试的学子们分享的话?

 

张远帆:我希望大家尽可能避免盲目,决定报考美院的某个专业时,对这个专业应该有一个尽可能清晰的认知。例如,这个专业在整个美术学科的框架中处于一个怎样的位置?这个专业有怎样的历史、它的未来将去向何方?尽管做起来有些困难,但我还是希望同学们尽量去了解,看它是否适合自身。要知道,兴趣永远是最强大的学习动力。这还关系到将来同学们在这个专业中学习时,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事情。

 

有句话说,所谓大学的学习,有三分之一是向老师学,三分之一是向图书馆学,还有三分之一是向同学学。后面的三分之二,是自主性的主动学习,要求同学们有明确的追求目标,以形成自己独特的知识和能力的结构。

 

张远帆 1985《游记-2》木版

 

千万不要以为本专业以外的东西与自己无关。其实,扩展自己认知的视野,让自己的触角伸展得更宽、更长,对于艺术的学习来说,太重要了。专业的划分是人为的,而在实践中,往往没有那么清晰的界限,跨界融合的例子比比皆是。也许在未来,这些界限统统会消失。所以,希望年轻的同学们尽量不要把自己的视线和能力,局限在一个小专业的范围内。

 

张远帆接受宝藏记者采访

 

 

 

 

编辑:马静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