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教师节 | 周刚:所有的捷径都是弯路,一步一脚印,大胆往前走

2018/9/11

 

我国自古即有尊敬教师的传统,《吕氏春秋·尊师》云:“生则谨养,死则敬祭,此尊师之道也。”教师,将自己所知传授于他人,使人类文化得以延续。师者,总是受人敬仰和尊重的,而教师节的设立,就旨在肯定教师为教育事业所做的贡献。对老一辈教师来说,他们在岁月沉淀下的坚韧、乐观和自信的精神鼓舞着莘莘学子;对新一辈教师而言,从青涩走向成熟,从学生到教师的意识转变,也是人生一种新的挑战。2018年是第三十四届教师节,宝藏特别策划了教师节专题,分别采访了数位新老一辈的艺术教师们,让他们谈谈自己为学子时的一些故事,以及为人师后的一些感悟。

 

艺术家简介

 

 

周刚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中国美术学院中国水彩画研究中心主任

中国美术家协会水彩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中国流行色协会理事,教育委员会副主任

 

 

 

 

难忘执教的第一堂课

 

1988年,周刚在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回忆起刚当上老师时的情景,周刚的语气明快、笃定,30年前的往事在他的口中娓娓道来,仿佛一切就发生在昨昔。“当时班里只有12个学生,那堂课下来,我逐渐和他们变成了很好的朋友,直到现在都保持着联络,每个人的名字我都还记得。”语毕,周刚向记者展示了一本影集,那是今年国美校庆时,学生们送给他留念的。照片中的周刚青春洋溢,笑容明亮,与身边的学生们看起来没有任何年龄差。纯真年代的往事,在一张张老照片的提醒下更加清晰了起来。

 

周刚(左三)与他带的第一届学生们,当时的中国美术学院还是“浙江美术学院”

 

那一年,周刚还住在校园里,走去课堂的路,只需大约30米的距离。周刚在暑假里把课仔细地备好,给学生们上的第一堂课教素描,他将自己对素描的独特理解灌输进了课堂,讲完课后,让学生们实践绘画并帮助他们修改。面对这群跟自己年纪差不了多少的学生,年轻的周刚带着一丝初为人师的紧张和生涩,更多地则是怀着一股热情和耐心。

  

 

周刚(右一)与他带的第一届学生们

 

学生时代的趣事

 

 

从23岁踏入国美的校门至今,从学生到老师角色的成长和转换,周刚由衷地感叹:“国美就像生养我的家一样,我几乎全部的心血精力都给了这个家。”而在这个“家”里,在周刚还是个学生时,也有许多师生之间相处时发生的趣事。时任国美副院长、工艺系系主任的高而颐老师,曾带了许多鸡蛋,为学生们亲自下厨做“蟹黄蛋”吃。往后所吃的美食珍馐,似乎都抵不过高老师那道简单的“蟹黄蛋”。周刚回忆起这道佳肴的滋味,还是连连惊呼:“真的是太好吃了!”

 

刚任教的周刚与系里的学生们外出写生

 

又比如有一回,教设计课程的孙晴义老师让周刚和班里的小伙去家里帮忙搬东西。那时恰好孙老师家中搁了两筐黄橙橙的橘子,在他允许下,嘴馋的周刚和班里的三四个男同学一起,迅速把两筐橘子吃得几乎见了底。结果第二天,每个人都因为上火,嘴唇肿得厉害,还有一个直流鼻血。孙老师见了他们这般模样,忍俊不禁地说道:“当时看你们吃那么香,舍不得告诉你们,橘子吃太多会上火。”

 

采访的前一日,周刚(左一)恰好在参加老师孙晴义的展览

 

周刚在记忆的一隅里飞速搜寻,他还回忆起一个寻常的夜晚,他大学时的素描、色彩老师潘长臻到他们的寝室里来聊天,那时潘老师问他们:“你们对我有什么看法?”大家回说:“你很亲切,人也很好,只有一个差别,就是年龄比我们大很多。”潘老师则认为,在他心底,自己还是个年轻人,他的少年时期仿佛就在昨日。那个夜晚的对话不知怎地落在了周刚心里,那时潘老师的年纪比现在的周刚还要年轻,世代更迭的速度飞快,让周刚感慨。

 

 

师恩重于山

 

在成长为一名优秀且资深的教师前,周刚也受惠于曾经教导他的恩师们。谈起自己学生生涯中难忘的老师,周刚首先提到了高而颐老师。“高老师是我进国美校门第一个接触到的老师,也是我的一位恩师。当时油画系招生名额已满,高老师就把我从绘画系转到了设计系。”在高而颐的帮助下,周刚最终被国美录取,而后在设计系就读。此后,两人一直维持着很好的师友关系,高而颐甚至还做了“月老”,成了周刚的结婚介绍人。

 

2016年周刚水彩画——《倔强的黄土地》尺寸:150X113

 

周刚提到的另一位恩师是潘长臻。当年周刚踏入国美校门不久,还是个青涩的大一新生,学校那时要出版几本给未来考生做参考的书,潘长臻认为这个小伙画得不错,就把他的作品推荐到了一些出版社去。等书出版后,周刚翻开一看,又惊又喜,发现书里不仅集合了全国八大美院的作品,国美的作品中,首当其冲的就是自己的一幅画,还是满幅的版面。

 

2016年周刚水彩画——《园之缘·冬之影》75x105cm

 

“每个院校的作品刊登地不多,仅十几页,一般都是学校老师的作品打头,对学生而言,作品即使是像小豆腐干那般仅仅占据了一个版面的角落,就很满足了。没想到自己的作品会被放在第一个,还占满一整页,当时的心情真的无法言说!”周刚至今保存着那本书,对潘长臻老师的关怀、鼓励和给予自己的宝贵机会,他满怀感激,铭记在了心底。

 

2017年周刚水彩画——《破晓》尺寸:150X336cm

 

2014年,周刚在西安与家人一起过完了春节,同往年的大年初三一样,那年他也计划赴云南写生。在西安机场里过了安检,等待登机的时候,周刚接到了一个沉痛的来电,潘长臻老师去世的消息在电话那头恍然地传了过来。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周刚匆匆走出安检处又重新在机场订了一张飞往杭州的机票,下这个决定的时候他谁也没有告诉,仿佛是出于一种本能。随后他参加并主持了潘长臻老师在上海的追悼会,恩师的音容相貌和往昔的悉心指导尚在眼前,周刚提起那个时候,脸上有抹不去的感伤:“潘老师生前,对我们这些学生非常好,多年来他一直坚持画水彩,在中国美术家协会水彩画艺术委员会未成立前,全国一些重要的水彩画活动都是他组织的,潘老师是一位对中国水彩有很大贡献的老师。”

2018年周刚水彩画——《守望》150x105cm

 

脚踏实地,读书下苦功

 

 

过去国美的校园小,师生比例上,老师较之现在的要多,师生间的关系像周刚描述的那样,更为密切。从前学校的图书馆、阅览室里,师生总能够遇见,课堂之外,老师也有许多机会与学生们交流,并帮助他们解决上课时没能消化的问题。现在学生数量多,接触信息的途径多,且老师们普遍住得较远,在校园的时间没有过去那般充裕,师生间的交往就比过去要少得多。“以前的生活、学习条件也比现在艰苦地多,考生的年龄普遍比现在大,他们当中有些是高中毕业后工作了几年再来读大学的,考上的人都太珍惜这个机会了。”周刚直言,也正因如此,学生的用功程度也是从前更高。

 

2017年浙江武义县写生

 

谈起对现在学生们的建议时,周刚反复强调要“读书!读书!读书!”身处信息爆炸的时代,大多数人都倚赖手机、电脑,主动被动地接收着很多无用的讯息,周刚期望学生们还是要多往图书馆跑,书里的知识很多时候要比手机上的可靠的多,他时常建议学生们多读书、做笔记。“读书对他们而言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艺术说到底还是思想、文化的表达,技术仅仅是帮助表达。如果在这个年龄段不能好好抓住读书这个环节,未来的路走起来就比较难,必须后补,不补就永远上不去更高的阶段。”

 

2017年浙江武义县写生

 

虽然现在的学生们有新颖的视角和开阔的视野,也掌握了很多新的学习媒介和方法,但周刚仍希望他们谨记,该下的苦功夫,一分都省不了。“今天所有的修行都是你明天的坦途,今天所有的逃避都是你未来的障碍,无论如何,都不能去逃避一些东西。天下没有捷径可走,所有的捷径都是弯路。一步一脚印,大胆往前走。”周刚字字说得铿锵有力,这是他从前做学生,也是现在做老师所得出的“真谛”。

 

2017年浙江武义县写生

 

 

点滴心血,经验之谈

 

数十年的教书经验累积下,周刚认为师生之间最好的模式还是“沟通”。他坦言,自己在学生时代不敢主动与老师沟通,而现在的学生跟过去他们求学时的问题是一模一样的。周刚希望学生们主动与老师交流、互动,“国美的老师们很多都在校园里度过了数十年的岁月,他们了解学校发展的进程,也有丰富的教学和学习经验,知道什么地方可以放松些,又有什么地方是永远不能怠惰的。”

 

周刚在自己工作室内(摄于采访当日)

 

周刚称自己一生最幸运的事是选择了自己爱好的事做职业,他每天画画,白天黑夜地画,放了寒暑假还是不停地画。因为热爱,他觉得颜料的气味很好闻,残留在指甲缝里的粉末也没什么关系,只要能画画,就很高兴。采访的那天,上午周刚还在给学生上课,他向记者展示了自己黑黑的手指,笑着表示自己洗了很久也没能彻底洗干净。那是一双常年在素描课、水彩颜料里辗转浸染的手,也是一双教书育人的宽厚的手。

 

周刚在自己未完成的水彩画作品前(摄于采访当日)

 

周刚对绘画艺术的热情,同样体现在他数十年的教书生涯里,他关爱、鼓励、教导每个学生,犹如曾今自己的老师们在他心中播下的种子,如今已长成一棵可以遮风挡雨的大树。教书多年,周刚总结了一套自己的经验,他最大的体会,是教师应该“因人施教”,而不是把所有学生都教育成某种固定模式;其二,一定要把一个道理和学生讲明白了,再继续讲第二个,而不能只顾自己夸夸其谈;其三,在与学生的交流过程中,真的要怀着一种非常善良的、爱学生的心情,千万不要在学生中分水平高低和好坏,一定要一视同仁地对待每一个人。

 

2018年周刚水彩画——《园之缘·园之赤》75x105cm

 

周刚还向记者分享了一个故事。他说自己在读书时,班里的两个同学吵架,记下了很深的仇,毕业后第五年校庆,两人还互不说话,毕业十年后,却都很亲切了。“同学一场不容易,这五年的时间不都浪费了吗?!”周刚惋惜地感叹:“现在大家都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其实所谓的矛盾,都不是原则性的问题,心一放大就没了。”周刚认为教师无论如何都不能加强学生间的矛盾,他在教书时,一旦发现班级里相互有矛盾的学生,就会及时找他们谈话,一次谈不妥再谈第二次,直到让他们当场把问题化解平息了为止。

 

2018年周刚水彩画——《园之缘·园之阳》75x105cm

 

不忘初心,薪火相传

 

 

采访进入尾声,周刚谈起了对新一辈教师的看法:“现在的老师诱惑太大,压力也很大,我们像他们这么年轻时,只想着怎样让生活过得更好,上课、做设计、画画再赚钱。现在年轻一辈的老师除了考虑这些,还要完成各种大大小小的论文、课题、著作和创作展览,我们过去写论文、写书,是自己主动想做的,今天他们要做的事里,有主动也有被动,有一项抓不住都不行,所以对他们而言,压力肯定大,而且今天社会的竞争比以前更厉害。”

 

2018年周刚水彩画——《园之缘·园之桥》75x105cm

 

对于新一辈教师的成长,周刚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一定要趁自己年轻,不遗余力地去抓住一些主要的东西,拼命在本行业冲上去,一定要在国内外的本行业内发出自己的声音,体现自己的力量,让别人看得见自己。要趁自己体力还允许时‘建功立业’,不仅是为自己,更是为学校,为国家,否则时间很快会消逝了。”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