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教师节 | 设计大咖张丰毅: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2018/9/11 来源:宝藏网

在设计界,但凡谈到娱乐设计,总避不开一个名字——张丰毅,在业内,流传着“凡其设计的夜店必红”的说法,他设计的杭州SOS club、皇家永利娱乐会所、宁波EVER club、南宁疯马国际俱乐部等作品,至今为人们津津乐道。

 

非学院派的他经常笑称自己是一个“没有学过设计的设计师”,但跟着他一起学习的青年设计师目前在业界都是广受好评、得奖无数,在教学上,张丰毅有着自己的方式,要做他的徒弟,首先要学会三件事。“先要学做人,人品永远是第一位的;其次要能跟着我跑工地,为深入了解所有工地系统打基础,就像练武术一样,马步扎实了,才能打拳;最后胆子一定要大,不懂就要问,一路走,一路学。”张丰毅如是说。

 

高级室内设计师,杭州金白水清设计院创始人,中国室内设计协会常务理事,浙江省建筑装饰行业副会长,浙江省建筑装饰行业协会设计会执行会长,浙江环境艺术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美术学院公共艺术设计研究院副院长,中华文化促进会、人居文化委员会常务副主任。

 

1

第一次收徒

 
 

 

张丰毅教过十余位徒弟,回想起15年前第一次收徒,张丰毅说那幕仿佛就在昨天。当时张丰毅还在杭州天澜建筑装饰设计院担任副院长一职,有个叫王建强的小伙子来应聘,张丰毅对他的第一印象是“眼睛很清澈,看上去就有股子冲劲”。

 

杭州金白水清设计院内,张丰毅与青年设计师们一起开头脑风暴会

 

王建强以前在一家港资公司做施工设计,学室内设计出身的他虽没有正规地学习过画画,但很有绘画天赋,张丰毅看到他画的施工图后被吸引住了,空间感特别好,经验告诉他这是个做设计师的好苗子。“我带着建强一起跑工地、看酒店,把我对设计的所知倾囊相授。他敏而好学,一步一步脚踏实地走来,基本功抓得非常扎实。”在师父张丰毅的带领下,王建强从施工管理者身份成功转变为建筑装饰行业设计师,当年火遍全中国的SOS,以及刷新了宁波夜店开张记录的EVER等在业界广受好评的娱乐夜店和酒吧,都是由王建强主案或参与设计的。

 

张丰毅作品 海南海花岛俱乐部

 

2

最想感谢的五位老师

 

 

青年时代的张丰毅对世界充满好奇,有着强烈的求知欲。为了学习书法,他每个星期天都泡在曹厚德(宁波书法篆刻大家)先生家里帮着研墨,观察其腕法、身法、笔法;在学习书法的同时他又爱上了篆刻,张丰毅曾拿着自己的书法和篆刻作品跑到西泠印社去请教沙孟海先生,最狂热那会儿一天要刻三方印,现在拉开家里的抽屉,还有满满三大箱当年刻的印章。

 

张丰毅与曹厚德

 

1985年,张丰毅在西泠印社

 

开始涉及设计领域后,张丰毅的人格魅力令他结识了许多设计师朋友,每天他都会上门拜访,虚心向他们讨教什么叫设计,如何做好设计。为了设计好人生中第一个酒店,张丰毅专门去杭州某酒店工作了一个半月,从前厅到中西餐部到厨房到客房部,在摸透了整个酒店的内部结构与平面功能后,才动手开始画设计稿。

 

张丰毅刻的印章

 

“三人行,必有我师。其实我这一路走来,这些教会我技能的人都是我的师父。但真正能称为老师的,有五个人。”张丰毅这样说道。

 

青年时代的张丰毅

 

“从小就喜欢武术,以前都自学的。1990年我在宁波开建工厂时,当时手下有三十多名员工,早上我会带着他们去江边广场练武术,在那里,我遇见了宁波市武术协会主席蔡天彪先生。当时蔡先生在边上带着弟子练太极,看到我打拳的招式后忍不住走过来说,你这武术实在练得太烂了,明天有时间到我这里来坐坐!”说到这里张丰毅笑出了声。第二天,张丰毅准时赴约,拜蔡先生为师练习武术。“这是我人生中正儿八经第一次拜师。”

 

张丰毅与蔡天彪

 

张丰毅与蔡天彪,师徒二人切磋武艺

 

杭州天澜建筑装饰设计院院长陈奕文则是把张丰毅带入设计之路的“领航员”。陈文觉得张丰毅睿智谦和,设计上也很有天赋,就请他去设计院做副院长。“在设计院工作期间,我萌生了要去进修的想法。我去浙江大学EMBA学习投资管理课程,隔壁是个酒店管理CEO班,在那年,我认识了浙江省众多酒店老总,后来我开始学酒店设计,以及投资、经营酒店,都和那时的经历有着很大关系。这是我事业的一个转折点,也是一个角色多元化的起点。现在想来,如果陈院长当时不来找我做副院长,我也不可能静下心去做这些本该做的事。”张丰毅感慨道。

 

八十年代,张丰毅(左二)与宁波群艺馆的同学合影

 

张丰毅作品 太原TOP酒吧

 

“还有其他三位——中国美术学院风景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陈坚,中国美术学院副教授、高级室内建筑师谢天,中国室内设计十大人物之一、生活美学大家陈林,他们都是杭城最优秀的设计师和艺术家。这十年来,工作上我们相互合作,性格上我们气味相投,都喜欢美食,喜欢喝酒,特别聊得来。他们三位迄今为止,可以说是我艺术美学里的领路人”。

 

张丰毅(右三)与陈林(右四)等好友合影

 

张丰毅回忆起上个月在玉玲珑工地里和陈坚、陈林一起谈设计想法,三个男人边喝酒边聊天,从下午四点聊到凌晨两点,他们用多重思维去构想一个方案,从中国的设计该往哪个方向走,从景观到空间,从空间到艺术,到人与物之间的融合,酣畅淋漓......张丰毅回到家时,窗外已是万籁俱寂,他把前面两个已经设计好的案子全部推翻,决定重新开始。

 

 

3

亦师亦友亦如父

 

 

在张丰毅看来,老师与学生之间最好的相处模式是亦师亦友型的。“以前都是我们自己去找老师。青年时代拜的师父,彼此的关系更像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都是很威严的,到了师父生日或节假日,或家里有东西坏了,作为学生,都是很主动上门去拜访的。现在我在杭州,在宁波的蔡师父要长时间不见我想我了,都会打电话给我。”说到这里,张丰毅幽默地用宁波话模仿起师父讲话的口气:“丰毅啊,那么多时间不见了,你好来我这里坐坐了。”

 

“现在都是老师去找学生,有时候真的很难找到,能成为师徒,更多靠的是一种缘分。从学术上来说,这是老师与学生的关系;从生活上来说,则像是兄弟姐妹间的相处。”张丰毅回忆起收二徒弟陈德军时的趣事。“他是中国美术学院毕业的,来我这里实习,学的是环境设计,又去北京音乐学院进修过,是个很有才华的小伙子。”那年新年前夕,同事们在一起吃年夜饭,陈德军说准备与几个同学一起去创业,张丰毅惜才,请他留下来。

 

张丰毅(左五)和陈坚(左四)、谢天(右五)、陈耀光(左一)在一起

 

“有很多设计公司,在培养设计师时会工种单一化,比如画施工图的就不会让你学设计,就怕学会了人就跳槽走了,这个现象在设计行业里其实很多。但对我来说,既然做了我的徒弟,我就要把他彻彻底底教会。德军的设计,内在的构造与元素都发挥得相当好,他去年开始自己创业了,我很支持他,他现在在自己公司里担任设计总监,也是老板。大徒弟王建强跟随我多年,现在也是金白水清设计院的院长了,2018年他被评为中国装饰设计业十大杰出青年,陈德军也有很多设计作品在近年里获得了不少奖项。”说到这里,张丰毅眼里有着掩饰不住的成就感。

 

张丰毅作品 亳州笙美酒店

 

4

我希望他们能成为全才

 

 

建筑大师贝聿铭曾说“建筑艺术是社会艺术形式,区别于美术、服装等其他类型的设计,建筑很关键的一环就是要实现”。要成为一名合格的建筑设计师,漫长的学习过程与经验积累是必经之路。年轻设计师是现在建筑文化传承的主力军,他们思维活跃,每次开头脑风暴会,总会提出一些新奇点子,令人拍手叫绝。他们与时俱进的新思维,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张丰毅。

 

2013年,张丰毅与设计院年轻设计师们一起打雪仗

 

谈起对他们的期望,张丰毅这样说道:“我希望我教出来的学生,在一年后可以完成主案设计师,两年之后可以有自己的代表作问世,这对他们的发展也会起到一个积极的作用。还有,我希望他们在有好作品时,还要有好的收入。以后他们也可能成立自己的设计公司,也会做别人的师父,在我心里对设计的责任也可归纳成三个:第一,对投资方的责任;第二,对员工的责任;第三,对家庭的责任。缺一不可。”

 

张丰毅在北京798工地

 

热爱工作、热爱生活的张丰毅觉得设计最大的优点就是每天都有新的事物产生,可以结识各个行业、各个层面与各个年龄段的人,这是设计所能做到的。“设计要与时俱进,以前媒体报道总称我是中国娱乐设计师,但在这三年里,我发现我国最好最地道、保留着原汁原味的自然环境,以及人与人之间动人故事的区域还是在县级城市。从2017年开始,我更多的设计方案都会在县级城市,如何提升当地人的文化素养、生活标准,留住更多的年轻人不远行,如何把一类城市的学校、科技、人文资源和县级城市去对接,这都是这些年我在做的事。”

 

张丰毅作品 重庆西阳文创小镇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