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皇家气象,典范巨制:董诰《金陵十景图册》亮相华艺国际2019秋拍

2019/11/11

石渠宝笈遗珠

深藏二十年重磅再现

这个11月

打卡乾隆帝眷宠的“第一金陵明秀山”

皇家气象 典范巨制

董诰《金陵十景图册》

亮相华艺国际2019秋拍

华艺国际广州、香港

2019秋季拍卖会北京精品展

11月16—18日

北京东城区王府井大街57号

北京金茂万丽酒店

董诰 金陵十景图册

册页 设色纸本

1775年作

28.7×39.5cm×10

华艺国际(香港)2019秋拍拍品

钤印:“臣诰”

藏印:“乾隆御览之宝”(2次)、“乾隆鉴赏”、“宜子孙”、“三希堂精鉴玺”、“石渠宝笈”、“石渠定鉴”、“宝笈重编”、“乐寿堂鉴藏宝”、“宁寿宫续入石渠宝笈”、“双宋楼”、“程伯奋珍藏印”、“伯奋珍赏”、“可菴庚子五十之后所得名迹”

著录:

1.《萱晖堂书画录》二册,208-209页,1972年1月,香港萱晖堂。

2.《秘殿珠林石渠宝笈合编》第六册,P3008-3010,上海书店影印出版,1988年。

3.《清高宗御制诗集》四集卷之二十九,页三十至三十一,故宫珍本丛刊第561册,《清高宗御制诗》第十二册P33-34,故宫博物院编,海南出版社出版,2000年。

4.《清高宗御制诗集》四集卷之七十二,页二二至二四,故宫珍本丛刊第562册,《清高宗御制诗》第十三册P303-304,故宫博物院编,海南出版社出版,2000年。

南京——六代帝王国,三吴佳丽城。作为一座备受历史眷顾的名城,自古以来,文人墨客从不吝惜在这片土地上挥毫泼墨,为这座诗画般千年古都渲染一种深刻的文化韵味。被旷古巨著《石渠宝笈》收录、乾隆帝御题的《金陵十景图册》,正是对南京栖霞山美景的完美描绘。

11月16—18日,华艺国际2019秋季拍卖会精品巡展将于北京金茂万丽酒店举办,集中呈现中国书画、瓷器·玉器·工艺品、现当代艺术等众多博物馆级精品。其中,这幅有着皇家气象的典范巨制,深藏二十年后将重磅呈现于此次展览。钟情于南京历史胜迹的藏家及艺术爱好者们,可到场一睹被乾隆帝眷宠的“第一金陵明秀山”之风采。

为何乾隆眷宠清朝名臣董诰的盛年力作?

董诰是获乾、嘉两代皇帝器重和眷注的历史名臣。他以传统文人的科举仕途获得了一生的赫赫声名,同时又能够接续家学,秉承和发扬了其父亲在诗文、书画方面的成就,并以此受到上至皇帝,下至文人士大夫的推重,在当时颇有影响。

《金陵十景图册》正是董诰的盛年力作,精心描绘了乾隆帝多次南巡必驻跸之栖霞山十景。栖霞山又名明秀山,被乾隆誉为“第一金陵明秀山”,位于南京东北方向约40余里处,有“一座栖霞山,半部金陵史”之称。乾隆共有六次南巡,其中五次均驻跸栖霞山,题写相关诗文百余首、匾额及对联五十余件,御制碑文数块,可见喜爱之极。

从末幅款识:“臣董诰敬绘”可以推断,此作是敬献皇上之作,供乾隆政务之余,案头手边把玩欣赏。乾隆对此作更是爱不释手,册页中前十开的每开都有其御笔题诗并钤有一至两枚阳或阴文印鉴,笔酣墨畅,神采焕然,君臣二人诗情画意相互辉映,堪称联璧。

《石渠宝笈》作为我国书画著录史上集大成的旷古巨著,收录了清廷内府鼎盛时期所藏的历代书画精品,卷帙浩繁,蔚为壮观,历来为书画收藏家所重视。如今,《石渠宝笈》著录的绝大部分作品已被收藏于国内外博物馆体系中,流散市场者寥若晨星。因此可以料想,被收录其中的《金陵十景图册》,在深藏二十年后首次亮相于艺术拍卖会,将会引发收藏市场的高度关注。

如临现场,游历乾隆亲自盖章认证的金陵十景

据考证,董诰的这套册页被乾隆在出巡时携带身边。在乾隆第五次南巡抵达江宁行宫后,曾对景观画重题,故此图册获得了乾隆御笔双题。那么,该如何品鉴这套被乾隆帝亲自“盖章认证”的金陵十景呢?

董诰创作的《金陵十景图册》,画面变化多端,景物相互映衬,气韵生动秀润,意境幽雅清谧,于尺幅之间营造出清隽而又丰润的山水景色,正如故宫博物院书画部研究员杨丹霞所评价,“《金陵十景图册》各开构思精巧,笔墨隽永,设色清雅,既有元人山水的圆润浑厚,又不乏明人山水的灵动文秀……”

此册开篇之作“栖霞山”,全景式地再现了这一带的旖旎风光;第二开所绘“玲峰池”,峰峦起伏,树木蓊郁;第三开所绘“紫峰阁”,石壁间山泉飞泻,岸边屋舍林立,杂树翠竹互映,小桥流水敞轩……第十开“德云庵”,但见德云庵畔幽篁环绕,清荫弥漫,涧水屈曲环流,潺潺而过,环境幽雅宜人。如此完美的绘制,令人如同亲临现场进行游历,为当代人了解“华夏四大古都”之一南京昔日的自然胜迹和人文景致,提供了形象鲜活的图画文献。

石渠遗珠

——关于董诰《金陵十景图册》

杨丹霞

董诰(1740-1818),字雅伦,号蔗林、柘林、味菘,浙江富阳人,是清中期著名文臣和书画家董邦达之长子。乾隆二十八年(1763),董诰考中顺天乡试举人。次年成进士。殿试名列一甲第三。清高宗以大臣子,改置二甲第一,为传胪,授翰林院庶吉士,并历任礼、工、户、吏、刑各部侍郎。

乾隆帝《御制平定台湾二十功臣像赞》之董诰

在乾隆时期的资深大臣中,刘墉遇事模棱圆滑,彭元瑞行为不检,纪昀博学而不明理,只有董诰久任枢廷,勤勉精谨,进止有度,颇获帝心,遂擢拜文华殿大学士,命总理礼部,仍兼户部事。乾隆末年和珅擅权,排除异己,董诰忠贞清正,毫不趋附,嘉庆即位后歼除奸宄、革除弊端诸事辅弼有方,在军机处四十余年,深得重用。并于嘉庆初年充上书房总师傅,累加至太保衔,封骑都尉世职。因平定台湾、廓尔喀并列功臣,蒙恩图像紫光阁。

此册开篇之作,全景式地再现了“栖霞山”一带的旖旎风光。但见栖霞山雄峙长江南岸,漫山遍野苍翠葱郁,清澈幽碧的涧流汩汩,古刹栖霞寺伫立于山峦环抱之中。远方万里长江东流,岸坡丘岭相接,意境辽阔,气象万千。

第二开所绘“玲峰池”位于栖霞山中峰腰间。史载当时“孤亭屼峍,与石梁遥对。群山万壑中,一泓湛然,可鉴毫发”。画家笔下的峰峦起伏,树木蓊郁,亭阁伫立,右侧即为王冠峰,远近烟岚缥缈,澄怀味象,秀色可餐。

董诰学问优长,熟谙掌故,才能全面,在清中期宫廷文化方面贡献突出,如他曾经担任武英殿总裁、四库全书馆副总裁、充国史三通馆协修等职,奉命编辑《满洲源流考》《三通》《皇朝礼器图》《秘殿珠林石渠宝笈续编》及纂修《全唐诗》监修《高宗仁皇帝实录》等,通过成功的支持和参与这些重要文化事业,董诰得到了乾、嘉两代皇帝的器重和眷注。

第三开所绘“紫峰阁”位于栖霞山中峰之麓。这里“群峦环绕,皆轩翔耸拔”,远观秀峙如锥。石壁间的山泉飞泻,峰下一泓清水粼粼闪烁,岸边寺庙屋舍林立,杂树翠竹互映,小桥流水敞轩。

嘉庆二十三年(1818),董诰上疏以年老乞休,命以太保大学士致仕,在家支食全俸。同年十月,董诰病剧而卒。嘉庆帝御制哀诗,通过“只有文章传子侄,绝无货币置庄田”之句,表达了皇帝对董氏父子的人品、学识的高度赞誉。

第四开“万松山房”,所绘景致位于栖霞山主峰的半山腰。栖霞山麓多生松柏,“此尤蓊蔚”。每当山风谡谡吹过,万壑苍松鸣涛,绿荫丛中还有崇台杰阁。从中可见,此间“最为幽胜”。

虽然董诰以传统文人的科举仕途获得了一生的赫赫声名,但也能够接续家学,秉承和发扬了其父亲在诗文、书画方面的成就,并以此受到上至皇帝,下至文人士大夫的推重,在当时颇有影响。其书法宗“二王”,兼及苏、米、赵等宋元诸家,典雅端庄,宛如其人;山水在承接父风的基础上,泛学元以来大家,尤以师法黄公望、王蒙面貌者为精。

第五开“天开岩”,位于山峰右下侧,因为周围岩石突兀奇峭,“中通一线,仄境森沉”,宛若天开一般,故而得名。南唐徐铉、北宋张稚圭、晚明杨时乔等名士皆在此留有题刻。映入眼帘的山岩矗立如屏,“真有巨擘灵山之势”。

由于董诰高贵的文臣身份,又能时时亲近“天颜”,因此他的大量书法是“进呈御览”或是“奉敕恭绘”的“臣”字款作品,而其用于友朋交游的“文人墨戏”式的作品传世又数量极少。所以,收藏、研究其“臣”字款作品,成为解析其书画的风格演变、文人内涵和历史地位的重要内容和依据。

第六开“幽居庵”,亦位于该山峰右下侧,毗邻西峰。但见该庵数楹量笏,周围苍松、翠竹掩映,山泉淙淙流淌,宛若世外仙境。“洞壑深幽,以此为最”。

《金陵十景图册》是见于《秘殿珠林石渠宝笈续编》著录的“董诰江东撷秀二册”中的下册。著录原文为:“董诰江东撷秀二册。宣德笺本,上下二册。上册十幅,纵九寸,横一尺二寸三分。设色画江宁名胜。每幅标地名,八分书。”其名曰:龙潭、宝华山、燕子矶、后湖、报恩寺、雨花台、清凉山、鸡鸣山、灵谷寺、牛首山共十处。有云:“下册十幅纵横尺寸与上册同,设色画楼台栖霞十景,每幅标地名,八分书。”分别画“栖霞山、玲峰池、紫峰阁、万松山房、天开岩、幽谷庵、迭浪崖、珍珠泉、彩虹明镜、德云庵十景”。现上册已佚。

第七开“叠浪崖”,处于西峰一侧。但见层崖岞崿,远远望去呈高低起伏之状,恍惚“大海潮汐,波澜万叠”。崖下有见山楼及回廊,还有小桥涧水,甚为清幽,是“西峰最胜之处”。

根据石渠宝笈著录,并不能确认董诰这套描绘南京及其周边名胜风景图册的具体创作年月,而只能根据著录中的记述和现存作品本幅上乾隆乙未(1775)、庚子(1780)的御题诗,大略推断其创作不会迟于1775年。

第八开“珍珠泉”,所绘景致位于栖霞山桃花涧旁。珍珠泉名冠栖霞诸泉之首,也是“金陵二十四名泉”之一。但见泉自石间涌出,历涧而下,“白珠点点上浮,晶莹可玩”。右侧即为般若台,原系明初僧人智旷构筑,一度较富盛名。

但查阅《清高宗御制诗文全集》,使我们的这个困惑迎刃而解。在乙未春三月《题董诰江宁名胜图十帧》诗后,乾隆注明“此册乃董诰典试江宁回程所图以献者”,而同在一卷内的《题董诰栖霞十景册》诗后并无小注,且此诗的创作和题写时间与上册相隔一个月,是在此年四月末乾隆赴畅春园向皇太后问安,在畅春园时所作,因此可以判定,《江东撷秀二册》就创作于1775年。但不应忽略的是,上册《江宁名胜图十帧》是董诰在由江宁回京途中所作,而下册则极有可能是其回京后继续完成并在当年四月末进呈御览并蒙御题的。由于题材、质地、尺寸和作品风格相同,方被合为一套装裱,《石渠宝笈续编》则以套册的总名《江东撷秀图》著录。

第九开“彩虹明镜”,所绘景致堪称“栖霞山第一胜境”。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两江总督尹继善为迎驾皇上南巡而凿,以蓄桃花涧等上游来水。“就水为亭,仿佛明圣湖边风景”,还有怪石堆叠,间以扶栏曲桥相连。湖畔杨柳轻拂,一泓明镜清幽,为栖霞山平添了几许灵秀之气。

长尾甲等日人疏于考证,夹板题签含混定名为《董柘林名胜图》是不确当的。

经与御制诗原文对照发现,乙未乾隆《题董诰栖霞十景图》“彩虹明镜”诗注:“栖霞寺门内即此处”;“德云庵”诗注:“尹继善、钱陈群、沈德潜有栖霞倡和诗,曾迭其韵”句;庚子年乾隆《题董诰栖霞十景册》“珍珠泉”诗注:“江总摄山栖霞寺碑称,尹先生记曰,山多草药,可以摄养,故以摄为名云云。此泉复经前督臣尹继善疏剔,亦今古因缘适相同耳”等,在作品上都被略掉了。这主要是由于画面的空间所限,仔细观察作品可见乙未年题诗的位置安排基本是点缀在画意的空当处,且注意尽量不破坏画家留白的完整和意境的营造,题字的布局、大小也显得较庚子年题诗的见缝插针式更为从容、合理。所以,小注的省略也就不足为奇了。

第十开“德云庵”,所绘景致处于西峰之麓、临近桃花涧。但见德云庵畔幽篁环绕,清荫弥漫,涧水屈曲环流,潺潺而过。前冈挺立九株松,“飞翠盘空,参云翳日”,环境幽雅宜人。

至于庚子御题,则是乾隆第五次南巡途中,于三月二十六日到达江宁行宫后对景观画重题,也就是说,在出巡时,董诰的这套册页是被乾隆携带身边的。除了这件,乾隆还将明文伯仁《金陵十八景图》也随行携带,在题董诰此册的同时,也在文氏画作上题诗,由此不仅使我们可以领略到乾隆旺盛的诗兴,也说明乾隆对董诰的看重和对这件册页的喜爱程度。

《秘殿珠林石渠宝笈合编》著录书影

董诰《金陵十景图册》石渠宝笈鉴藏印

乾隆御览之宝(左)  乾隆鉴赏(中)  宜子孙(右)

三希堂精鉴玺(左)  石渠宝笈(中) 石渠定鉴(右)

宝笈重编(左)  乐寿堂鉴藏宝(中)  宁寿宫续入石渠宝笈(右)

 

蒋宝陵《墨林今话》曾云,董诰的画弟子众,其晚年忙于公事无暇酬应索画时,弟子常常为之代笔:“秉政纶扉,不暇握管。问应人请,皆门下士捉刀,而公之真本未易见也。”而此件《金陵十景图册》正是董诰三十六岁所作,各开构思精巧,笔墨隽永,设色清雅,既有元人山水的圆润浑厚,又不乏明人山水的灵动文秀,是董诰青年时期典型的亲笔风格,毫无代笔者的行家习气,反映了董诰不囿于家学,更不拘泥前人的高超悟性和笔墨操控力。册中每页乾隆盛年的亲笔双题,亦笔酣墨畅,神采焕然,君臣二人诗情画意相互辉映,堪称联璧。

长尾甲、内藤虎、程琦后跋

此次华艺国际2019秋季拍卖会北京精品巡展,涵盖了香港及广州两场拍品精选,除了董诰力作《金陵十景图册》,还有张大千的《金神羽猎图》,以及任伯年首登拍场的《人物四屏》等等,珍品荟萃,不容错过。香港拍卖会将于11月22—24日在香港君悦酒店举行,而广州拍卖会将于12月26—29日于广州琶洲南丰国际会展中心举行。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