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西泠峰骨:社长名片之马衡

2014/10/14

 

西泠峰骨:社长名片之马衡_图1
马衡
西泠峰骨:社长名片之马衡_图2
马衡与家人

马衡(1881——1955年),字叔平,别署凡将斋,浙江鄞县人,现代著名金石、考古学家,书法篆刻家。早年任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考古研究主任 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文物管理委员会主任,1934年任故宫博物院院长,为历代艺术珍品的整理、修复、陈列展出、编辑等诸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特别是抗战 期间,主持文物的迁移工作,使得大量文物免遭劫难,功不可没。1952年,任全国文物整理委员会主任。

当然,马衡另一个世所共知的身份,就是其曾担任过西泠印社社长一职。吴昌硕逝世后,由于社会动荡不安,社长之职空缺近20年。直至1947年,由西泠印社创始人之一王福庵提议,推举远在北京的马衡担任社长。

事实上,马衡与西泠印社的渊源已久,从他与四位印社创始人——吴隐、王福庵、丁辅之、叶铭的交往中便可得见。

西泠峰骨:社长名片之马衡_图3
吴隐刻《马衡之印》

1903年,吴隐为马衡刻了三方印章:1.马衡之印,印款-石潜拟汉印,光绪癸卯;2.叔平印,印款-吴隐仿秦,叔平属,同客沪上;3.叔平经眼, 印款-叔平审定金石书画之印。光绪癸卯十月,石潜,吴隐。由于马衡对于金石、篆刻有着浓厚的兴趣,所以,两人的相识与交好,或许与此有关。并且,马衡与其 他三位的相识,很可能也与吴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四人之中,与马衡交往最笃的当属王福庵,二人的相识大约为同在北京期间。1920年,王福庵任中华民国政府印铸局技正。1926年,时任故宫博物院 副院长的马衡策划重拓乾隆时期编篡的内府藏古玺印《金薤留珍》,王福庵也参与了此事。于工作之余,他还为马衡铸铜印数方,并为其印集题首。1930年,在 马衡的推荐下,王福庵被聘为故宫专门委员。之后,二者诗、印之间的往来不胜枚举,可见二人交谊之深。

此外,马衡与丁辅之的交往也较为密切,在《马衡日记》等中均有记载。而与叶铭交往最少。

诚然,马衡与四位创始人的交往,对其在金石方面的深入研究以及今后出任社长,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并且,无论是在其任职之前,还是主持印社期间,马衡都尽职尽责,对印社以及全国金石、篆刻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早在1910年的社史材料中,就曾记载马衡为印社捐赠现金和茶几、桌椅等,为其发展提供经济上的支持。此外,马衡不遗余力地提携社员,并扩大印社的 影响。上文提及的王福庵,就是在马衡的提携下,名扬京城,并得以研习古代真迹,以致在后来成为篆刻大家。同时,其他社员如丁辅之、方介堪等,也曾受到过马 衡的提携。并且,马衡与政界、学术界等许多名人均有交往,经他的宣扬,人们逐渐了解了篆刻,并有更多人了解了西泠印社,从而提升了印社的社会影响力。

1928年,宋美龄至杭州孤山游玩,提议将孤山改为中山公园。丁辅之闻言即刻写信予马衡,商讨对策。而恰逢当时正举办西湖博览会,西泠印社等处为卫 生所,至结束后,立即挂起“全国古物保护委员会浙江分会”的牌子。如此,西泠印社得以幸存下来。当印社遇到危难之时,丁辅之写信与远在北平的马衡商量,可 见马衡在西泠印社中的重要地位,也显现出他处理这种棘手事件的能力。印社躲过此劫,马衡先生功不可没。

西泠峰骨:社长名片之马衡_图4
马衡《行楷五律诗》立轴 横17cm 纵72.3cm
西泠峰骨:社长名片之马衡_图5
 
马衡《李白诗 峨眉山月歌》
西泠峰骨:社长名片之马衡_图6
 
马衡《马衡印信》
西泠峰骨:社长名片之马衡_图7
 
马衡《凡将斋》
西泠峰骨:社长名片之马衡_图8
 
马衡《凡将斋印存》

当然,作为金石学大师,马衡亦是以身作则,著作等身,他的主要论著包括《金石学概要》、《中铜器时代戈戟之研究》、《新嘉量考释》、《石鼓为秦刻石 稿》、《汉石经集存》、《中国书籍制度之研究》、《凡将斋金石丛稿》等,篆刻有《凡将斋印谱》、《鍴庐印稿》、《凡将斋印存》等。郭沫若对 他的学术成就有过中肯的评价:“马衡先生是中国近代考古学的前驱。他继承了清代乾嘉学派的朴学传统而又锐意采用科学的方法,使中国金石博古之学趋于近代 化。”他是“中国金石学第一人”。虽身在北京,但他在金石方面的卓越成就,对全国金石爱好者在此方面的学习,以及对于西泠印社的宣扬与发展,都起着至关重 要的作用。

从与吴隐的结识,到1955年去世,从社员,到社长,马衡与西泠印社结下了半个世纪的不解之缘。他始终秉承印社“保存金石、研究印学”的宗旨,身体力行,不断探索和实践,他对西泠印社的发展所作出的贡献也将同其其它方面的贡献一样,归于不朽。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