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明代《雅集图》小考(之一)

2014/10/14

文人乃是我国古代社会中的一个重要阶层,而“文人”一词的出现,也是由来已久。

《尚书•书•文侯之命》:“如肇刑文武,用会绍乃辟,追孝于前文人。”孔传:“使追孝于前文德之人。”《诗•大雅•江汉》:“厘尔圭瓒,秬鬯一卣, 告于文人。”郑玄笺:“告其先祖诸有德美见记者。”孔颖达疏:“汝当受之以告祭於汝先祖有文德之人。”可见,“文人”乃指文德之人。至东汉后期,清谈之风 盛行,此时的人们热衷于对他人进行评价,包括其才情、个性、风采等,并带有审美评判的意味。如此一来,这便促进了文人之间彼此的交流。

当然,他们也乐于聚在一起,常以赏景、品茗、饮酒、赋诗、作画等形式来展开活动,如此,文人雅集这一交流形式便产生了。古代宴会雅集中,我们较为熟知的是“兰亭集会”,是东晋著名书法家王 羲之邀请当时的名士谢安、孙绰、许询、支遁等四十二人到绍兴城外的兰亭修禊,组织“曲水流觞”活动,并各赋诗二首。后来王羲之将已成诗编为一辑 :兰亭集。且应众人之邀,写了一篇324 个字的序文,这就是举世闻名的《兰亭集序》。自此,修禊作为一种雅集传统被历代沿袭。而其他雅集,则因地点、主题、参加者人数等的不同,而会有行为活动上 的差异,虽存在不同,但有着异曲同工之处,都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文学艺术的交流与传播。

而放之中国美术史上,有关雅集的绘画也是持续了一千多年。除了兰亭集会,比较著名的还有传唐韩滉的《文苑图》,北宋的“西园雅集”,元末昆山的玉山雅集等等。本文拟对明代存世(或传为明代)中有关雅集宴会的画作做一简单梳理。
 

明代“雅集图”小考(之一)_图1
明 谢环《香山九老图》(局部)纵29.8cm,横148.2cm,现藏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
 

谢环,字庭循,明永嘉(今浙江温州)人,善画山水、人物,远承荆浩、关仝,以及南宋李唐、刘 松年,近师元人。成祖永乐(1403-1424)中征入画院。宣宗(在位 1426—1435)妙绘事,特加奖重,官锦衣千户。画史上说他“知学问,喜赋诗”,有《梦吟堂集》世,时人称他“清瑾有文”。
上图中,“香山九老”是指唐代文人胡杲、吉玫、刘贞、郑据、卢贞、张浑、白居易及李元爽、禅僧如满九位老者。他们因志趣相投,结为九老会。唐武宗会昌五年(公元845年),九位贤士汇聚于白居易寓所,赋诗作画,饮酒畅乐。

明代“雅集图”小考(之一)_图2 
明 谢环《香山九老图》局部
 
明代“雅集图”小考(之一)_图3
明 谢环《香山九老图》局部
 
明代“雅集图”小考(之一)_图4
 
明 谢环《香山九老图》局部

观此图,画面被碎石铺成的小路分割开来,左边一文人与童仆正走向画面中心,看其神态,并不急于赴会,而是悠闲地欣赏园中景致。往右观看,有两人站在梅树前,一人一边指着着梅树一边好像对旁边的人说着什么,聆听的人如此恭敬,好似在虚心学习。
再往右,便是整幅画的主体部分:三个文人正在观赏一长者持笔挥洒,而厅堂内部则是几案分明,案上盆景、花瓶摆放有序。而画中各人物的神态也皆有特点,刻画 入微:长者面露喜悦,挥毫泼墨;三位围观者,有的若有所思,有的凝神静观。堂前石径上,有一仆人正端着盘子向右走,把观者的视线引向画面的结尾部分,有两 位文人正在苍松翠柏下吟诗赏画,旁边的几位童仆,有的在煮茶温酒,备办佳肴;有的在侍侯笔墨,抱琴侍立。

纵观整幅图,画中厅堂楼榭,假山叠石,古松,梅树,瑞鹤样样俱全,而这瑞松摇曳,梅花绽放,祥鹤唳鸣之境,清幽淡远,谈笑鸿儒,给人一种如临桃源仙 境之感。在人物刻画上,作者着重于对人物表情的描绘。人物布局上聚散都非常富于变化。笔法工整严谨,衣纹线条准确,挺拔而秀逸,极富质感,色彩鲜艳、古 拙。在景物刻画上也非常严谨,小径上的碎石,亭台、屋宇等一笔一笔地描绘出,松柏,梅树,竹叶也细细地勾勒,显示出画家精谨细密的功夫,具有李唐、刘松年的遗风,属于院体一派。



 明代“雅集图”小考(之一)_图1
谢环 《杏园雅集图》绢本设色 37×401厘米 镇江市博物馆藏

据明正统年间阁臣杨荣的《文敏集》、杨士奇的《东里续集》以及嘉靖年间阁臣李 东阳的《怀麓堂集》记载,正统二年(公元1437年),内阁大臣杨士奇、杨荣、杨溥及画家等十人在杨荣的杏园聚会,此图便是描绘这一盛会的。除此十人外, 另绘童子九人、仆人五人、共计二十四人,其中有画家本人的自画像。同时还描绘了杏园环境风貌、临时设置的家具、游乐具、炊饮具等。画家充分运用了传统的散 点透视、现实主义的创作手法,再现了一幅封建社会高级官僚和文人宴乐的历史画面。作品画法工细,用笔稍加放纵而有所变化,色彩鲜艳,为谢环之杰作。

明代“雅集图”小考(之一)_图2
明 谢环 《杏园雅集图》局部
 
明代“雅集图”小考(之一)_图3
明 谢环 《杏园雅集图》局部

图卷后保留着当时雅集者手迹:杨士奇的《杏园雅集序》,杨士奇、杨荣、杨溥、王英、王直、周述、李时勉、钱习礼、陈循题诗各一首,杨荣的《杏园雅集序》保存完整。最后为翁方纲的考跋。

此幅画卷虽未见著录,但从骑缝处的“关西后裔”云印看出属杨荣家族收藏。解放后此画捐赠镇江博物馆收藏。

另有《杏园雅集图》卷,题材相同但构图有所区别,绢本,设色,纵36.7厘米,横240.7厘米,卷后亦有杨士奇、杨荣、杨浦等多人题记和序文,现为美国翁万戈收藏。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