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段

乌鲁木齐

吐鲁番

敦煌

嘉峪关

武威-兰州站

甘肃天水站

西安站

武当山

武汉

景德镇

婺源 理坑

黄山 西递

杭州

乌镇

绍兴

嘉兴 西塘

上海

2010年9月初,法国艺术家一行十五人进入新疆,沿古丝绸之路,途经乌鲁木齐、吐鲁番、敦煌、嘉峪关、张掖(走进祁连酒业及葡萄园)、武威、兰州、西安、十堰、襄樊、武汉、九江、景德镇、黄山、杭州、上海等十五个省市,月末抵达上海;并在上海进行为期一周的艺术采风和学术交流活动。法国艺术家同中国艺术家在中国境内采风途中,将在敦煌举行一次宣传杭州的大地艺术活动:“天堂色彩——让沙漠变成绿色西湖”,让更多的人了解杭州,彰显杭州城市的人文内涵,让杭州西湖与世界遗产地敦煌一样成为世界性的旅游品牌。

欧洲段

2009年12月6日至2010年1月5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雕塑协会主席曾成钢领衔,著名旅法画家方世聪、国家一级美术师何水法等一行十八人,组成的中国艺术家采风团,作为“2010’跨越欧亚世博行系列活动——对话文明•【巴黎-上海】中法艺术家世界遗产发现之旅”活动的先遣团,首访法国和欧洲其他国家。并与法国巴黎高等美术学院等著名画家、艺术家进行艺术交流,文明对话。为期一个月的世界遗产采风之旅,穿越法国、意大利、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等六个国家,艺术家们在沿途各个国家、每座途径城市,呼吁保护人类共有的世界文化遗产,宣传中国上海世博会,用艺术家的语言阐释“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这一世博会主题。

寄语

曾成钢
曾成钢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中国雕塑学会会长

确实我们很多东西接受了西方的物质文明,但是并不是说我们中国的老祖宗文化不行,我们的老祖宗太行了。有一次看十三陵,我在神道里走,以前没注意,那天忽然发现这路是弯曲的,我想为什么要这样做?后来我走到路当中时,发现两边看不见了,没路了,所以它的那种境界就出来了,神道,神道,看不见的道,消失的非常远,当你走的时候,看不见尽头,这要在西方永远看得见直的,远的,中国人的这种智慧西方人是没有的,还有它道路旁边的石兽,石人的安排,比例,那都是做绝了。

黄河清
黄河清

浙江大学教授 清华大学双聘教授

我觉得我们这个团的提法非常好,叫“文明的对话”。因为说“文明的对话”,本身就代表了一种立场,意味着文明不是一种,而是有好多种。一百年来,我们中国人心目中都认为文明只是一种,就是现代文明,或80年代中国知识界所谓“蔚蓝色海洋文明”,是一种单数的文明观。但今天我们说文明的对话,就意味着至少有两种文明,在进行对话。而这两种文明是平等的,可以平等对话。我们今天说“文明的对话”,其实是对单一文明观的否定,是一个非常好的提法。我们的团能提出“文明的对话”,代表了一种“复数”的文明观,是一种非常可贵的立场。

何水法
何水法

著名国画艺术家 文化部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教授

我曾经在冬宫美术馆看了马蒂斯的舞蹈画。以前看了很多印刷品,但是那次看到原作,到底是不一样。他用油画笔画的那种红的朱砂颜色和黑色线条同样具有张力。所以我当时想到一个问题:尽管我们用圆笔画中国画,马蒂斯用油画笔画,但是表达的效果、表达的追求、追求的张力、追求的神韵是一致的。所以我们一直在讲:艺术无国界,艺术是人类文明的一种反应、一种世界文化的结晶。从这个层面上讲,东方人、西方人都为人类文明作出巨大贡献,都在孜孜追求。

梅墨生
梅墨生

中国国家画院理论部副主任 一级美术师

西方的学术基础是逻辑学、实验主义或实践主义,是实证。他们的东西从古希腊,从几何的理念一直到今天过来,脉络清晰,一环扣一环,没有模糊区域,就是说他们的文化什么都是实实在在。而我们的艺术从来就是玄学。所以西方的艺术是科学的产物,而我们的艺术是玄学的产物。正因为玄学而难把握,所以西方人很难读懂。但是西方的知识精英还是有人能读懂。所以我们如果更好的把我们的范宽,八大等介绍给他们,他们会看出我们的好处。我曾经跟朋友说,把八大山人的绘画放在大都会博物馆的一面墙上放大那种震撼力也会让西方人吓一跳的。

陈鹤良
陈鹤良

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 协会理事、教授

我觉得东西方文化是两条平行线,一个是阴的,一个是阳的,只能交流,不能搭错。交流是对双方有意义的,如果交融、融合的话是不恰当的,因为中国人的文化与思想和西方人的思想是完全不同的两条路径。这两者之间一交融,那就完蛋,一交流可以互相吸收,不能交融起来。东西方文明以中国文明为代表的大汉文明与西方欧洲文明之间的对话,其实交流是可以的,如果谁吃掉谁,我们中国人完全西化,用西方的绘画左右我们的思想,就失去了中国,这个地球就一统了。中国古人早就讲到“和而不同”,正因为“不同”才有交流的余地。

孙志钧
孙志钧

北京市美协副主席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博导

从美术史的角度来看,我觉得东方和西方艺术发展的路上有一个共同的地方。比如印象派,我今天看的印象派的展览,很多用笔和我们水墨画的用笔都很相似。我说的相似不是形式上的,而是要自由表达的一些东西。这就说明,艺术发展最早都有追求写实的这样一个过程,追求写实之后呢,发现写实不是艺术表现最高的追求。由表现外在到追求内在,内心表达作为一个最终的目标。就是说由写实到写意,由外在到内在这么一个规律。我觉得中国画也是这么一个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