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表情》旅欧日记7篇

6月2日——奥斯陆

十天来,一直拎起心思做事,紧张忙碌旅行,到昨晚才稍稍放松神经。今天想睡个懒觉,可是生物钟已习惯7点醒来,见夫人尚有睡意,不忍叫醒,便径自起床,简单漱洗后,提了画夹、三角架,背上相机,随手拿瓶可乐出门。

这几天静下来,准备作些对景写生,自去年十月和画院同仁们在浙西畲乡泰顺画过廊桥后还没有好好写生过,来挪威前和先生孙永去画水乡,看先生画了三天,自己只画了二张。

我这次带了工具,就想空下来画一批欧洲写生。李可染先师不也在1957年和关良访问德国时进行长达4个月的实地写生,使可染先生在笔墨运用,造意处理上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吗?

写生不是对眼前景物的简单模拟,它是画家将观察到的对象个性和自己的感性真实,融入到笔墨形式之中的一个体验过程,是在自觉状态下体验自然新鲜感后的一种创作冲动,有冲动才会出好作品。

马路对面有条小路通向树林深处,那种颇有我《西湖忆写系列》作品中的神秘感,让我很有兴趣探个究竟。林中有几十户独立木屋,在这里不叫别墅,只是住宅的概念,除了城市有多层公寓,一般有固定职业的人都选择在郊外的林中建木屋居住,然后开车去上班。他们开车的礼让素质,使并不宽敞(一般来回二车道,高速除外)的马路从不堵车。

挪威地广人少,所以土地使用不是问题,你想建房,只要不是国家已有规划的土地,打个报告批一下就可以。这里的人们也不贪心,二间二层楼足矣。也不造围墙,除了彩色的房子,黑色的柏油路,就是绿色的草地,几乎找不见裸露的泥土。

在路边写生时听见林中传来火车停车和起动的声音,不过这声音更像地铁,但我深信不疑附近林中定有车站。我想象苏联电影里砖木结构的小车站,那是我心仪已久的拍摄对象。路旁树林太密看不见车站,走了一段路才发现原来铁路在山脚下,我所在的树林是个小山头,而且居民用的小路不通车站,要回到大路,从别处绕过去。没用早餐已饥肠辘辘,回吧。

下午阿海约了别人去瑞典采购物品,那里的超市大,物价便宜,我要阿海带到去瑞典半路上的一个山坡前,前天从瑞典回来的时候经过那里感觉很好,很想把它画下来。

这个小山坡精致优美,数十户人家点缀着它,古典现代参差相间,远近疏密错落有致,屋后层林掩映,房前绿草如茵,左顾有丘陵山坡,右盼有绿野阡陌,粉红色的果树穿插其间,各种汽车点缀其中,交相辉映,近处有大片麦田相衬托,绝对的北欧版世外桃源。

路边有木结构公交站,造型别致,简洁实用。在如此抒情的环境里写生,不禁使我浮想联翩。如果现实中美丽如画的世界去PK理想中描绘的桃源之境,那么我为之努力的写生是缩小之间的距离还是放大之间的空间呢?

刚动笔构房屋线条,便想起半千先生曾云:画屋要设身以处其地,令人见之皆可入也。哼几首小曲,喝几口可乐,微风习习,麦浪层层,这张写生画了整整2小时,是现实,是梦境,我已不复确定了。

晚上张志平先生宴请我们,他从16年前举家前来挪威定居,已在奥斯陆开创出一片天地,平时少言的他,今天由于高兴喝多了竟滔滔不绝。夫人漂亮、贤慧,是他得力助手。懂事的女儿在奥斯陆艺术学院学习舞蹈,长得文静、可爱,典型东方古典美女,一定让北欧小伙如痴如醉。

6月3日 奥斯陆

今天本要将展览作品移往阿克希霍斯洲展出,刘惠佳来电告知,已派美协的朋友去拆展办理了,让我们自己多安排些地方玩一玩,搁了她的电话,就赶紧把这三天的日记誊了一遍。

靠在沙发上发了会呆,朦胧中想到自己在芸芸声色中蹉跎了近十年之光阴,而人生能为自己所掌握的只有30-60岁的三个十年,最年轻的第一个十年,仅如此地虚度了,背上不禁阵阵发毛。转而又想,弘一大师当初不也是阅尽人间春色,在风流之极后大彻大悟而拂袖循入空门,成为了绝世智者之代表吗?也许吾之十年履历会助我在日后的冲刺中比别人悟得更透,接受能力和抗击打能力更强也不一定。况且,我是处女座,猎奇和变化万千是我的本性,我希望生命是一个充满惊喜和体验浪漫的过程,我创作每一件作品的结果便是使我有一种过瘾后的成就感。如此思想,使我能心无旁骛地创作,尽情尽兴地生活。必竟有几人能为理想而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放不下的人实在太多了。记得美国的泰莱神父说过:人应该怎样活才不会后悔呢?我想做到两条原则就足够了,那就是一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二从中赚钱以谋生。后来这两条原则流传开来,成了美国人公认的“最不后悔的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