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表情》旅欧日记7篇

弗朗凯蒂画廊在金阁的顶层,金阁是威尼斯焰式哥特式建筑中最完美的典范,原主人乔治·弗朗凯蒂男爵买下修葺一新后,连同楼里的藏品献给了威尼斯市。这样的“男爵风度”应该在中国新一代的“男爵”那里发扬光大。在顶层入口,穿过一个美丽的庭园,走过一排漂亮的哥德式四联窗,绕过一座精美的大理石井台,然后踏上有哥德式拱顶的楼梯,周围有罗马式、希腊式的雕塑,画廊里有昂托尼奥·维瓦里尼、卡尔巴乔、维多利亚、提香、旺·艾克等的作品。最精彩的是从什么修道院剥录下来的壁画,与西藏寺院里的藏教壁画一样让人敬畏。

和威尼斯众多的建筑相比,外观并不起眼的斯当帕里亚美术馆差点被我们错过,好在当地朋友懂点意文,可是上楼一看,说是美术馆,其实是个小型博物馆,什么家具、乐器、瓷器还有兵器,让已经腰酸背痛的我们哭笑不得,只有几件提香、拉斐尔的素描算是给了我一个“安慰奖”。

6月7日威尼斯——比萨——佛罗伦萨(翡冷翠)

沿着威尼斯到罗马的高速公路,中间有条风景优美,两旁种着柏树的大路引领我们来到著名的比萨。以斜塔的名气是很值得一到的,它真的斜得可以,让站在塔下的我总担心是否早不倒迟不倒,正好今天倒了,真是“庸人自扰”,而真让人扰的是我们不知道这块广阔的意大利南部平原上,除了这座名闻遐尔的斜塔外,周边还有哪个值得一走的地方。

意大利真可谓古堡之国,公路两旁时会发现一座座古堡无声地为我们诉说着中世纪纷争的传奇故事,展示着亚平宁半岛灿烂的建筑艺术,为意大利的锦绣大地增添了不朽与浪漫。

中午,为节省时间,大家人手一份意大利三明治在车里细嚼慢咽,当然还有矿泉水,我们便直奔佛罗伦萨——一个集古典精粹与现代时尚为一体的美丽城市。

顺着橄榄树边宁静而干净的蜿蜒公路,我们找到了翡冷翠,中学时读过徐志摩的诗《翡冷翠的一夜》,那时,懵懂不知其意,只晓得这个名字很好听,充满了诗意的诱惑力,从此记住。

其实,翡冷翠城名是拉丁文“佛罗伦奇雅”,意思为安居乐业,兴盛繁荣。从今天佛罗伦萨的兴盛和繁华来看,给城市命名确很重要,人也如此。

说到徐志摩,他家老屋与我家的“大砚堂”在硖石镇的同一条叫西南河的街上,相距不到百米。现在的“徐志摩纪念馆”是他父亲徐申如为了给他和陆小曼成亲才新建的。在这里他写出名篇《翡冷翠山居闲话》和长诗《翡冷翠的一夜》。在家乡人的心目中,徐志摩和王国维(国学家)、蒋百里(军事家)、李善兰(数学家)一样,是值得骄傲的人物。

那么在这座起源于公元前奥古斯丁古罗马大帝时由罗马人建立,又是文艺复兴时期文化艺术重镇的佛罗伦萨都有谁值得这里的人民自豪的呢?大文学家、意大利文之父——但丁;艺术界的大师级人物波提切利、米开朗基罗;科学家伽利略曾住这里探求科学真理,这里发生的大事件更多,不过要翻开历史书才能准确一一列出。触目皆是的艺术品让你觉得佛罗伦萨的历史沉淀感。

佛罗伦萨人的艺术修养使这座城市的艺术品、建筑物在历史的战火中,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免于损失而保留至今。我很想组织家乡建设的决策者们前来体味1925年6月11日徐志摩先贤在翡冷翠山中的心情以及我今天的感受。

6月8日佛罗伦萨

来佛罗伦萨,不能不了解一下这座城市的艺术作品:

翡冷翠画派的创始者其玛布艾,创造了三度空间透视法,他的学生乔托为万圣堂宝座绘制的圣母像,透视手法更高超,人物个性更深刻。而我最熟悉的是波提切利,这位一生为佛罗伦萨的宗教艺术服务、带着贵族气派风格的菲利普·吏匹的学生的作品《春》、《石榴树下的圣母》、《维纳斯的诞生》等是经常被国内艺术刊物用作介绍西方艺术的插图的。他的作品将古典的人物与当时的手工制品融合一体,纯情清丽,如悠扬柔美的萨克斯旋律。

这里还有达·芬奇的作品和米开朗基罗的《神圣家庭》、拉斐尔的《椅上的圣母》、鲁本斯的《战争之后果》、剔奇阿诺的《玛德莲娜》等均为这座城市的灿烂明珠。不住上一年半载,怎能一一尽述,还是出去走走,感染感染翡冷翠的气息。

圣乔万尼广场是翡冷翠的宗教中心,是大街小巷的交汇点,宏伟壮丽的主教大教堂,高雅清丽的钟楼、古典和谐的圣洗堂使首次身临其境的我心驰神往,这些伟大的建筑物象征着翡冷翠的财富和雄心。

翡冷翠是艺术之都,又是商业繁华之地,世界顶级品牌都在它的大街小巷的罗马式建筑里陈列。高级定制店铺隐匿在街角,路过橱窗,谁也看不出内里卖的裙子最便宜也要两千欧元。就我们来说,最大的问题是拿着人民币对人家欧元,不是“血拼”,又是什么。在这里我告诉夫人:只要你领略世界大师们的品牌精神就行,便独自找寻志摩先贤的足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