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表情》旅欧日记7篇

希纽瑞阿广场是翡冷翠的政治中心,也是这座城里最美的广场,一旁的希纽瑞阿大厦是市政府办公大楼,城堞上耸立着阿尔诺夫塔的是威基欧大厦,“威尼斯基本属于欧洲”(我对大厦的速记法)的正门前有诶尔柯雷的像和大卫的复制像,左侧是海王神喷泉。右侧是著名的敝廊,敝廊里有文艺复兴时期最精美的雕像,包括江波罗尼亚《被劫夺的萨滨内妇人》、切利尼的《佩尔涩欧》等,还有江波罗尼亚的梅迪奇科西摩一世的骑像也在广场上。

所以我在这里逗留的时间也最长。除了感受文艺复兴精神外,还要享受这里带给我的艺术氛围:和搞行为艺术的玩二把;听吉它手街头讨生活;看女艺人地上绘圣母,累了在绚丽的夕阳下,坐在广场边优雅的咖啡厅里一面啜着饮料,一面观赏欧洲傍晚的余辉照在具有大厦特征的砌琢石墙面上。当我透过镜头的目光去抚摸它的质感时,有种深深的满足传遍周身,每按一下快门,都使我有一种充盈的感觉。我在一群游客的围睹中,完成了一张此行最快的写生作品,从打开画夹到收摊十五分钟,旁若无人,须臾而成,此刻达到一种纯任自然的无意识状态。

傍晚,在天主圣三大桥上望阿尔诺河上那座翡冷翠唯一没被德国纳粹军炸毁的老桥和它上面的华沙日长廊,白色的长廊和红色的屋顶在月光下闪烁,沉入暮色的翡冷翠和它的历史一样,引人入胜,耐人寻味。既有古典宗教的神秘感,又有现代商业的时尚感。

6月9日佛罗伦萨——罗马

“条条大路通罗马。”在去罗马的路上我一边看着两旁美丽富饶的意大利丘陵和接连出现的教堂尖顶一边想到了这句话。在此以前罗马在心目中只是一个象征,而今到了它的跟前,由于有了圣马力诺、威尼斯、比萨和佛罗伦萨的“激动和狂喜”,我忐忑不安地想不知进入罗马城还会有这种感觉吗?就像大龄青年在N多次的“见面”后仍会对下一次的见面充满暇想吗?

位于台伯河两岸的罗马城先后经历了六个时期,王国时代(约中国的春秋时代)、共和国时期(约中国的战国、秦到西汉)、帝国时期(约中国的西汉末期到东汉前期)、中世纪(约中国的东汉末到明朝)、文艺复兴时期(约中国的明中期)和近当代时期(约中国的清朝中期至今)。我经常用这种横向或竖向的对比来记住一些人和事。

罗马最著名也是每个朝圣者必到之地应该是斗兽场、君士坎丁凯旋门、尤比多利诺山丘以及沿着帝国大道两旁的古罗马市场遗迹,直到威尼斯广场。此所谓经典路线,经典到我无法描述它的更多,因为我相信,每个有情感有思想的人站在这堆繁华城市中心的废墟旁,都会有复杂的感叹。它活像一个残疾了的古希腊悲剧英雄,昭示着它的沧桑,逼视现代的繁华。余秋雨在废墟一文中说:“废墟的留存,是现代人文明的象征,辉映着现代人的自信,中国人若要变得大气,不能再把所有的废墟驱逐,古代的废墟实在是一种现代构建”。是的,废墟是历史留给我们的岁月痕迹,是人生走向辉煌的原初起点,是外祖母慈祥可爱的皱纹。没有废墟的城市,就象失去亲情的孤儿,掩盖废墟的愚举更是不可饶恕的罪恶。“还历史以真实,还生命以过程——这就是人类的大明智。”废墟的要义在于保存,而这座城市中保存的废墟、遗迹、古建筑之多,时间之长,气势之宏,使人不能不为之动容。罗马勇士的悲剧故事,使这座英雄的罗马城光耀百世。

午后,我们便寻去台伯河的科斯梅丁·圣玛利亚教堂,“真理之口”在这里注视着每一个前来一试真诚的圣徒。去圣三山教堂下的西班牙广场的时候,我想找辆自行车在罗马城“浪漫”一把,体味一下格里高利派克和奥黛丽赫本在《罗马假日》中的戏剧性人生之遇,可是阿海告诉我,如今不能骑着自行车肆无忌惮地追逐你的公主了。可娜笑说,看不出你海峰还真够那个什么的,又要写生还要追“公主”,真是“艺术”“人生”两不误呀。我带你去纳亚蒂仙女喷泉戏水和去圣玛利亚教堂做祷告吧。

从圣玛利亚教堂出来,并不比东方圆的西方明月正从罗马尼克式钟塔旁边升起,顶端小亭中圣母抱着耶稣望着世间的繁华和拥塞,微笑着。

晚上,在以豪华奢侈和风情万种闻名于世的威内托大街上散步,极尽华丽的酒吧和昂贵的旅馆却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情侣、神采飞扬的商贾、恃才傲物的艺人。品尝精细得令人咋舌的甜品,望着窗外的奢华,一阵莫名的惆怅袭来,依稀记得谁说过这样一段话:品味奢侈可以帮助我们超越日常生活的艰难,超越物质而具有心灵的高度,才是奢侈精神所在。所以无论现实生活多么地难以度过,都不要让心灵贫乏到失去追求美好的能力。此话和这里的建筑、室内装饰一样地经典和精致。奢侈不仅仅在于消费能力,奢侈是对探索的一种领略,是对智慧的一种感知,是潜藏灵魂深处的一种奢华气度。奢侈在沙漠里的一杯凉水中,在热日的树荫下,在卖火柴的小女孩划亮火柴的光辉里。

这里,历史的沉重与现代的轻松水乳交融,我们仿佛穿越在时光的两端,一边古代一边现代,心灵的磁场在这里面向双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