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表情》旅欧日记7篇

6月10日罗马——梵蒂冈城——里米尼

梵蒂冈城,教宗的驻在地,每任教宗都尽心为梵蒂冈的体面和雄伟作出贡献,旨在使这个神圣的山冈永远堪当天主教会最高元首教宗的所在地。

记忆中能和梵蒂冈扯到一起的人物是拉斐尔、米开朗基罗。

从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圣彼得广场进入天主教最大的教堂圣彼德大殿,米开朗基罗的壮丽圆顶居高临下,宏伟超群地显现在空中,这是一首浩大而神圣的诗,大师不朽的智慧孕育出这让人感觉至大无比的圆顶,其高贵的气度和神圣的格局,震撼着每一位身临其下仰视者的心弦。

教堂内的陈设精美华丽,大殿巍峨广阔,圆顶高耸入云,祭台上华盖的壮丽,圣彼德宝座的神圣,均令人叹为观止,一种庄严肃穆的气氛笼罩着周身,甚至有晕眩的感觉。

广场上的回廊和谐壮观,广场中央的方尖碑,如利剑直指云天,两个喷泉如卫士般守卫在方尖碑东西两侧,四座欧式路灯恰到好处地点缀在大理石围柱中间。这一切精妙的设计,协调得令人叹服。

每次外出考察或写生采风,总有一些遗憾留下,这次也不例外:没有看到西斯汀小堂修复后的穹顶壁画;没有去梵蒂冈美术馆、博物馆、图书馆;没有坐下来好好画几张写生的时间,画的都是速写性的;没有骑上派克的自行车,遇见美丽的罗马公主。只好开上借来的“奥迪”回里米尼。

6月11日 里米尼——奥斯陆

回奥斯陆的飞机是十一点多,上午开车沿着海滩向北兜风,狭窄弯曲的马路一边是各式度假村、酒店、旅馆、酒吧、餐馆,一边是沙滩躺椅上晒太阳的“比基尼”,打排球的小伙伴,海水中戏嬉的儿童和相拥的情侣。在如此目不暇接中开了二小时的车,竟然热闹依旧。如此小镇却有这么多的人前来度假,欧洲人的高福利使他们能轻松地享受生命中的每一天,而真正让人羡慕的是那份自信和悠然。

这里的海湾少风浪而较安静,不像北海的银滩多浪,面对着清凉的亚得里亚海,随意地让自己舒展在沙滩上小睡一会是再惬意不过的事了。很多年轻女孩子更是喜欢脱去上衣尽情地享受阳光浴,真正下海的却寥寥无几。

怕误了航班,我们放弃“开到底”的初衷,笑说,以后开车沿海岸线周游全世界。这样的念头是基于“海鲜”的诱惑和意大利餐的脍炙人口。甚至有人萌生在国内开意大利餐馆的念头,真是各取所需,此行不虚呀。

回奥斯陆的第一件事,与薛兄取画打包,整理行装,晚上还要赴原会长朱为明先生的一个宴会,据说,大陆的一个政府代表团今晚七点抵挪,朱先生为他们接风,要我们作陪,便拉上阿海一家一家告别。刘惠佳特地开着她的小红马送来了请她刻入我们近千张照片的光盘以及她的礼品,并转达了市长先生和院长的问候。

刘惠佳女士曾在艺术大学学习绘画,几年来坚持不懈地从事艺术活动并与挪威和中国的艺术家进行广泛的交流。在与她直接交往中,我们感受到她对艺术的一种罕见虔诚和从她身上散发出的浓浓的人情味。刘惠佳女士掌握的这个挪中文化发展中心是一个非商业性的自由机构,她在致力于探索当代艺术发展的同时,还积极地举办各种艺术活动,是挪中两国文化艺术交流的友谊桥梁。

晚餐后,送走省政府代表团,我们四人便住到了朱会长的家,因为他酒店就在去机场的路上,而他家也在酒店对面的山岗下,从酒店徒步回家十分钟。

月映薄雾的午夜,我们沿着朦胧小径回家,半路竟听到瀑布声,还有溪流从脚底桥下急驰而下的潺潺声,过了小桥一拐弯,就看见了他家因有雾气而不甚清晰的木屋。因为这几天实在是累了,所以简单参观了一下就倒头便睡,而且可能是明天要回国了的原因,还睡得很沉、很香。

6月12日奥斯陆——法兰克福——上海

一清早起来,习惯性地走出阳台呼吸清凉的空气,天哪,映入眼帘的竟是原始森林,怪不得昨晚听见瀑布的声响,横卧的树枝和缠挂在树上的藤蔓,在薄纱般雾霭的缭绕中轻轻地叙述着他们过去的故事。各种鸟儿争相追逐,在鸣唱属于它的歌声,几只松鼠在林间觅食。没想到来挪威20天,竟然临走前充分体验了扑面而来的挪威森林带给我们的惊喜。眼前的景象仿佛是超大超宽的全镜电影银幕,真正身临其境看森林奇景,让人忘却寒暑之冷暖,有种隐居的味道。

站在“葡京酒店”对面,确实看不见岗后的这片森林,怪不得来了二次都不知道原来美景就在眼前,生活中的道理亦复如此。“不要幻想天边的彩云,美丽的鲜花就在你的脚下。”我们的美丽鲜花在中国。

东方般空的SK554,把我们拉回到那美丽鲜花般的母亲怀抱。

明天,生活画画依旧如故,但20天欧洲所见所感,带给我的回味却会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