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表情》旅欧日记7篇

谁知这一招还真管用,50多岁的A先生抓起电话,嘀咕一通挂了,又接了个电话,边歪着他那典型的欧洲脑袋夹着电话边开始撕我们四联票中的第二联。有希望了,尽管我不知道他跟话筒在说什么,但这个动作告诉我,他已经说通机长并在为我们办理换牌。一刹那,我为自己的机智所带来的转机窃喜。进而考虑到我俩已出关在出发大厅,要知道不能倒着回进去的。诺大的机场,身边那么多的通道和自动扶梯,怎样往72号登机口呢,进而,我让翻译告诉A先生,我们不熟悉通道,为避免机上其他旅客等得更久,希望他派人带我们进去。经验告诉我,既然同意办理就会想法让我们尽快登机。

A先生利索地办理好登机牌,口中念念有词,转身往搭挂在椅背上的西服口袋里掏出工作牌挂上脖子,我兴奋地告诉翻译,这老兄肯定亲自带我们去了。果然,A先生跨出柜台朝一旁的胖女士说了几句话,然后一路小跑,还不时回头用眼光找我们一下。经过海关和安检口,因为有A先生带路,没人问我们什么。又走一遍那漫长的自动扶梯通道,万良兄在通道尽头有烟不能抽而难受的样子,让我忍俊不禁。

A先生让检票人员一一核对,确认我们十二人都拿到了登机牌和护照还有存根联机票。我最后一个走进机舱,和A君握了一下手说:你们法国有混蛋,也有好人,下次来中国我请你。已有笑容的翻译回头说,你还有心思调侃人家,我一脸正经地说:我是认真的,只是人家听不懂而已。

你尝过一飞机法国人或准确地说欧洲人坐等我们十二个亚洲人30分钟,而且带着机场工作证的法国人和你握手告别的滋味吗?我从他们的眼神中读出了中国公民在法兰西土地上的特殊性,这种恍惚的莫名其妙的兴奋和虚无的自我感觉,使我周身的汗水瞬间蒸发。

我在飞机上回忆着刚才的惊险,三小时的航程很快就到了。

下午2点30分SK830准时到达挪威首都奥斯陆机场,前来接机的是华人联谊会的副会长陈国安、刘海和阿忠,二辆奥迪一辆商务车把代表团接到原会长朱为明先生的“葡京饭店”。餐后还没有倒过时差的一行人在北京时间晚上十二点(北京和挪威时差6小时多),迫不及待兴奋地参观了闻名遐尔的维格朗雕塑公园,该公园内有150个成系列的雕塑。是挪威塑雕家韦基兰(Vigelang Park)花了半辈子的精力所留下的伟大杰作,题材均以描绘人生百态为主。进入公园即有一条信道直通公园中心,沿坡道步行约五分钟,即可看到一座宏伟的桥梁横跨于池塘。此公园的雕刻可分成五个区域,第一个即为桥上作品,在桥上的四个角落,有花岗岩柱,其中三座上雕着男人勇斗晰蜴的景象,剩下的一条则雕着女人拥抱晰蜴的景象,而桥的栏杆上,则装饰着58座青铜雕像,由老到少,由男至女,表露着不同的内心世界,人生百态在此表露无遗。

桥下的池塘两边为儿童游乐区,在池水上有八个赤裸的婴孩所组成的青铜像。过桥前进,可见一座喷不池,池水中央有六个巨大的男人雕像捧着喷水池,周缘则是四个雕像,象征一个人的成长历程,分别为少年期、青年期、成年期、老年期。

喷水池周围的铺道,以黑白花岗岩拼成马赛克式的图样,且设计成颇有趣味的迷宫图,全长约三公里,据说是韦基兰用来象征人生的错综复杂。在喷水池后面的小丘上有一座高塔,韦基兰称之为[幻影世界](Monolitten),塔高17公尺,由上而下,有121个不同姿态的男女老少雕像所组成,是园内最美妙的雕刻作品,韦基兰花了将近二十年的岁月才完成。其意在表达人生的历程,塔顶的婴孩及骸骨,表示人生的两个极端,自此而下是人生的演变转化过程,人物无不精雕细琢,栩栩如生。

出了公园,天还很亮,刘海见大家兴趣盎然,便提议去跳雪台看奥斯陆全景,三个女同胞更是雀跃欢呼。

霍尔门考伦跳雪台是一座造型优美,台身高达百米的建筑物,台体上绘着雪原上的驯鹿用角顶起不落的太阳,挪威人以此诠释冰雪运动的含义。从跳台上可以俯瞰整个奥斯陆城区,海光山色尽收眼底,美不胜收。挪威首都奥斯陆是全国第一大都市,在基督教未传入前是海盗的据点,城内至今还保存着部分十四世纪的古城堡遗迹。

奥斯陆南临大海,北靠森林。一年中的积雪期有100多天,使它夏季可下海游泳,扬帆冲浪,冬季可上山滑雪,驰骋雪场。早在中国的清朝,这里已是贵族们的度假胜地,各种豪华度假屋内部非常舒适现代化,而外观还保留着简朴的田园农庄风格,刷着各种鲜艳漂亮的颜色。有的旅馆坐落于古堡中,墙上有十八、十九世纪建造的字样,古典的气氛美妙无比,有的位于静谧的湖畔,风景如画,让人流连忘返。

等大家坐在副会长陈国安位于奥斯陆大街的China Town餐馆里的时候,已经是当地时间晚上十点多了,团长胡宝利望着队员戏谑地说,这回真做了夜游神了,早上5点才吃昨天的晚饭。神魂颠倒的我们望着一桌海鲜大餐疲惫地进食,当回到THON宾馆的时候,已是北京时间的26日上午8点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