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表情》旅欧日记7篇

5月26日 挪威国家博物馆 奥斯陆媒体俱乐部

从今天开始,一切行程都由挪中文化交流中心安排,每天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都是环环相扣,所以大家再困也得准时七点起床,八点集合。

早餐后,我们略带时差的不适,参观了挪威国家博物馆,它是由国家当代美术馆、国家画廊、国家工艺美术馆、国家建筑博物馆所组成,有固定的收藏和展览,并免费对公众开放。

中午在赛马场边的“熊猫餐厅”用餐,该餐厅主人张伟波长得胖乎乎,笑容可掬,来挪威13年,敬业勤劳节俭持家,已在奥斯陆附近开设了好几家“熊猫饭店”,朋友都称他“国宝”,生动形象地将他的长相和店名联系了起来。

昨天连续二顿海鲜西式大餐,让不习惯西餐的几位同胞们大赞今天这顿中餐太过瘾了。尤其是那碗最普通不过的紫菜蛋汤还往里加了二次开水。餐后,已有点适应的一行人兴致勃勃地游览了卡尔约翰斯大道(Karl Johans gate),那是奥斯陆最具人气的地方。它东起中央车站,西至王宫,千余米的步行道,由东向西逐渐上升,大道西半部的南侧,为绿荫浓密的公园。大道西端的王宫,是国王的居住处,以此为中心。奥斯陆主要的饭店、餐厅、旅游地皆集中于此。这里如上海的南京路,北京的王府井,优美的建筑、时尚的橱窗,加上坐在路边咖啡馆里悠闲的欧洲人和走在路上的各色人种,交映成一幅典型的欧陆风情画。

街头艺人、小贩们也群集在这条街上;一个行为艺术家雕塑般地站在铺有兰色尼龙布的木箱上,突然大叫一声,同时快速变换一下动姿,善意地吓到了我们的一位摄影爱好者;街头卖唱的艺人自带音响、麦克风和发电机,随意弹唱,倒也娱人娱已;有一位白发白须老者,一身皆备数十件乐器,一人组成了一个乐团,有节奏的音乐吸引不少人围观,原来看热闹不只是东方人的习惯,可是我们错过了一点半王宫前卫兵们的交班仪式。

下午三点,“东方墨·中国当代水墨艺术家挪威邀请展新闻发布会”在热闹的卡尔约翰斯大街的奥斯陆媒体俱乐部举行。到会的有中国驻挪威王国参赞元玫、一等秘书张亚进、挪威华人联谊会会长戴成方、秘书长刘俊贤、副会长刘海、市长阿穆德夏利、美协主席爱伦女士、挪威议会、外交部、文化部、文化理事会代表以及当地媒体的发言人、记者和画家等近百人。挪中文化发展中心的艾丽丝陈女士作为主讲人介绍整个展览和作者的情况,刘惠佳女士还介绍了中国画家代表去挪威的目的和其深刻意义。谢海在现场为当地记者和画家们作了一次题为“黑白,来自东方的艺术”的学术讲座。谢海风趣幽默的演讲和随团翻译的解说,博得了现场阵阵掌声,新闻发布会一直进行了三个多小时。

会后,挪中双方官员和艺术家们合影留念,孙志钧院长和戴成方会长就东西方文化和艺术教育等问题进行了亲切交谈,并初步达成一些今后合作的意向。

在媒体俱乐部用完工作餐后,大家闲步奥斯陆街头。午后如舞台灯光般的阳光和各式的欧洲人,在这样的环境里,我突然有一种如处身在电影里的不真实感觉。

挪威这个季节的日落时间为晚上十点,所以,刘惠佳女士带我们去挪威Aker海湾13世纪建造的阿克胡斯城堡,观看皇室士兵换岗和登上炮台领略奥斯陆港湾的暮色风情。

该城堡为伸出海面的建筑群,是中世纪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之一,当初一直是挪威王的居城,十七世纪时丹麦王克丽斯汀四世大加整修,现在所呈现的文艺复兴式样之建筑风格,便是他的杰作,内部的一切装璜,也都由他精心设计。如今,城堡作为招待外国贵宾之用。

从阿克胡斯城堡驶车经过“老城”,我说去看欧洲的老城和我们有什么不同之处,其实它是一座国家居俗博物馆,是挪威第一号的野外博物馆,就在海盗博物馆的北边。在此可一窥农业国挪威的传统建筑物及农民的生活方式,这里约有170个自挪威各地迁过来的木造建筑。迁移时,是先在原地解体后运到这里,再依专家指示照原型复原。就像我国乡村的一些民间古建筑被人买下移建到城市的某个地方。两者所不同的是我们是私人行为,他们全是国家行为。

在这些老式建筑中,最精彩的是一座木结构的史塔夫式教堂,要知道它是1200年前的原物,可看上去像新造的一样,比皖南古村落里原汁原味的古民居干净整洁了许多。

写到这儿,有点饿了,欧洲的宾馆没有方便面什么的,而宾馆隔壁酒吧里悠扬的漫摇音乐在吸引着我,也罢,就当体验生活,要是蔡智在,早就来敲我的门了,因为这老兄没有宵夜是睡不着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