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表情》旅欧日记7篇

事后,刘惠佳女士表示,这是她承办了许多文化交流活动中最令人难忘的一次,她还说,中方人员从布展、新闻发布会到名人访问,院校师生交流中所表现出的机智、大方和幽默,令许多挪威人赞赏,并得到陈乃清大使等人的高度评价。

下午挪威华人联谊会的戴成方会长带大家参观了已有千年历史的中世纪神话古堡Gamle Fredrik-stadibider,其实它是一个海湾的小岛,有一条新建的道路通向陆地,以前只有一座木制的长桥作为主要通道,靠陆地一面四周有护城河,坝堤下面布满炮台,堤中是防空暗道,连接着各个据点,他们英雄的公爵FREDERIKII的铜像手握利剑英武地站在城中心广场上,守卫着岛上的一草一木。古城倒影构成如诗如画的美景,此时的悠然与舒畅让我们有置身江南水镇的感觉。

一对新人正在海边古堡中举行婚礼,到也别有情趣。婚礼从服装、道具到餐厅陈设整个一派古典浪漫主义,只有门口的婚车体现了现代科技的精致,和古堡的粗糙外墙形成一种时尚的对比,古城的每一幢精致木屋,都散发着中世纪的馨香气息。

半路上我们到戴成方会长的“长城饭店”用下午茶。戴成方先生告诉大家,他想将西方现代艺术拿到中国,进而关注当代国内的主流绘画现状,本次“东方墨”只是此计划的一个开端,他很希望通过挪中文化发展中心和国内的当代水墨艺术家建立一个沟通渠道,为弘扬中国当代水墨艺术尽一份心力。

戴成方会长温和沉静,蕴藉敛抑,不事张扬,喜欢开车郊游,在宁静的环境里思考生存的意义,从他身上折射出一颗远离祖国华人涤荡人世俗尘的心境。通过几天的交往,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忘年交。

晚餐时,华人联谊会副会长陈国安和陈风新,还为今后更多友好的合作交换了意见。薛先生羡慕地举杯说:酒喝好了,事也谈成了,真的不虚此行呀!

5月28日易卜生纪念馆 蒙克纪念馆 阿斯特汝普现代美术馆

上午,我们因易卜生纪念馆馆长之约,前往易卜生纪念馆和他的旧居进行参观拜谒。早已等候在接待厅的馆长Erik Henning Edrardsen先生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亲自为我们挂上电子门票,带我们参观了纪念馆和故居,并对展品进行一一介绍,尽管我们听不懂,他也没有腾出翻译的时间给我们随团翻译,但从他认真虔诚的作风中已经读出了他对我们中国艺术家的尊重……

馆长介绍说,易卜生的夫人非常凶悍,易卜生早上9点钟必须准时在工作室工作,否则他夫人就不供应面包和牛奶给他。因怕别人围观,易卜生通常不便外出散步,而只能站在工作室朝街一面的窗前,望向对面的教堂,以便让街上的行人能够看见他们伟大的戏剧家、作家易卜生先生,人们多么地崇敬他,希望见到他的身影,而他内心的痛楚又有几人能知。不过,也多亏了他的夫人,易卜生在此留下了大量富有震撼力的戏剧作品,正如尼采所说:贤慧的夫人教出庸才,凶残的夫人培养出哲学家。

整个易卜生纪念馆在古典式建筑的外壳里有着极为现代化的装饰、布置,从影像、投影、声音到易卜生作品不同国家不同版本的舞台剧和经典电影的播放,让参观者能够全方位、立体地了解这位伟大的文学大师,人们崇敬他的程度甚至超过了当时的市长。

馆长特地为我们打开了通往易卜生旧居的后门,那是一幢建于18世纪的法国式古老建筑,它的前主人因为战争卖掉了旧居,新主人是在二战后买下它的。现在政府向他租借用来陈列易卜生曾经使用过的家具、什物、冰箱和浴缸。甚至胡子刀、油烟机。旧居不对外开放,原来的地板都被仿制的新地板保护着,但上面的图案是一样的,保持着原来的风格设计。

世界各地许多优秀的画家都为易卜生画过肖像,有素描、木炭、版画、油画、钢笔画。陈列中最珍贵的是易卜生生前使用过的手杖、大衣和帽子,那是他作为文豪的象征。

因为欧洲消费水平高,尤其挪威。所以这里的纪念品也是很贵的,我只买了几张名信片和一件印有易卜生头像的T恤,就化了我三百元挪威克朗。

馆长先生和我们在易卜生的大幅头像和铜像前合影留念,依依告别。

纪念馆的设计反映了欧洲人的精致品味和一丝不苟的讲究。想想我们国内的名人纪念馆,那种庸俗的气息和不尊重原物的修旧如新让人汗颜,如何才能在名人纪念馆的建立、建造上向西方同胞学习,充分利用原的旧居,保持原汁原味的现场感,合理的,在不破坏损毁原有建筑风貌和装饰风格的基础上保持一种文化的真实性和设计理念的当代性,这是很值得我们一些决策者思考的。

出了易卜生纪念馆,我们驱车找到蒙克纪念馆,那是个新建的后现代风格的建筑物。硕大的停车场、四周空旷的草地和后面绿荫浓密的森林公园,让我们深深感受到挪威人对这位艺术大师的崇敬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