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表情》旅欧日记7篇

挪威的建筑历史与评论家诺伯·舒而茨说:“建筑首先是精神上的蔽所,其次才是身躯的蔽所。”人们期望建筑设计的精致完美,正是精神要求的必然反映,我想他们做到了这一点。如果能将我国的建筑设施与装饰,特别是中小城市的水平提升到一个赏心悦目的高度,和这里的高楼大厦相媲美,那将是我们最大的欣慰。

O二年,我在一件作品中题过这样的跋:“我们的城市像一个失去记忆的人,看不出他的历史感,我们的决策者,指挥着城市建设专家把老建筑都拆掉,一个城市的老建筑,特别是有意义的古迹、名胜是一个城市的文化积淀,城市的个性体现。我们在建设的同时要把这个城市的记忆保存下来,通过现代设计理念,强化它的特点,使它符合现代生活的归属感。”让新建筑和老遗迹和谐共存,融合生辉的规划理念,应该存在于每一任领导的灵魂深处。可惜已经晚了。

5月30日 奥斯陆美术学院——哥本哈根

挪威国家艺术学院是和中国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相对等的国家级美术学府。院长皮特·波滕徐恩Peter Butenschon先生是该院的现任院长,学院有绘画、音乐、舞蹈、戏剧、陶艺、服装设计、环艺等许多学科。

皮特院长热情地带领我们到处察看,首先带我们参观独立艺术家工作室,那是位于老建筑里的实验型工作室,由挪威当代著名的独立艺术家担纲,分别带领研究生对某一课题进行探索实践。然后带我们参观了学院建筑的精华部分,学院的建筑很好地利用了原有旧建筑,新增设计感很强的现代建筑,使两者能有机融合成颇具时代感和最新设计概念的功能型建筑群。进入室内,正面一幅超大照片冲击着每个人的视觉,那是一群舞者的写真。

室内的设施很先进,层楼与层楼之间的安全门不刷卡是通不过的,也就是外人进不了大楼,进去了也出不来。

院长先生一路持卡刷去,我们紧紧尾随,有点好莱坞电影情节的味道。经过形体训练房,漂亮的北欧女孩们正一丝不苟地排练着,院长先生为我们安排了一场现代舞表演。宽敞明亮的舞蹈房和窗外满目的绿荫相衬,显得格外舒服,让人觉得在这样的环境里和体形优美、气质高贵的女孩们共舞,那是多么美妙而惬意的人生经历呀。

朱珺忙碌着的身影让我回到了现实,跑了一上午,最后我们在院长并不宽敞的接待室坐定,皮特院长将学院的画册一一签名,人送一本。谢海提了些必要问题,皮特先生一一作答。

朱珺和余红对设计感很强的室内细节兴趣盎然,东看西摸,嘟嘟嚷嚷,又是拍照又是抄录,生怕漏了什么,现在想想也多亏了她们,使这本小册子能有效全面地反映我们所到之处的足迹。

欧洲人没有留饭的习惯,所以告别皮特院长,去“熊猫”饭店蹭饭。不说吃什么了,否则又觉得饿了。

刘惠佳匆匆赶到,拿来了刊登“东方墨”开幕消息和大幅照片的几份当地报刊,大家争相传阅,刘女士读了一段文字说:等你们丹麦回来还有报道刊发出来。我们对她的工作态度和效率表示了感谢,便开车到汽渡码头,准备下午一点半到丹麦的首都哥本哈根。

无数的桥梁和上百条渡船航线的网络将丹麦接通外界并连接到本国五百座大小不一的岛屿。我们登上西兰岛东海岸的丹麦首都哥本哈根,让人感到激动的不是见到了向往已久的美人鱼,而是整座城市犹如一个露天博物馆,为了寻找安徒生故居、纪念馆,我们驱车在哥本哈根的大街小巷中穿行,从15世纪到18世纪的众多建筑成为这座城市的主要美景。

落成于1634年的玫瑰宫,1710年建成的腓特烈贝格宫,法国罗可可式的阿玛莲堡和被誉为世界上最杰出的骑像之一矗立在阿玛莲堡广场中央的国王腓特烈火五世的骑像让人充满敬仰和崇高感,著名的市政厅广场是哥本哈根的中心,市政厅是在经历了五次火灾之后的第六座建筑物,这座丹麦古典式与意大利文艺复兴式相结合的雄伟建筑,平时用于官方招待会和婚礼。

登上110米高的塔顶,你能一览哥本哈根成片红色屋顶的壮观和林立尖顶的美景,这时的心境完全不同于在崂山上望青岛漂亮的德式建筑和它的红屋顶。

受罗可可和维也纳巴络克风格影响的皇家宫殿——克里斯钦堡,雄伟俊美,最后一次落成于1916年,用7000块方型花岗岩建成的坚固面墙上,镌刻着从博恩霍尔姆岛开采的花岗岩雕刻的丹麦名人头像,让人感受到一点伟大的丹麦作家Ludvig Holberg时代的氛围。

连平常的时装店,酒吧都设在装饰讲究,有精美雕刻的门罩里,就好像外滩的和平饭店开设了商场。生活着居民的漂亮窗户上都种满各种鲜花,和繁华优雅的街道相映成趣,满目生辉,让人心情舒畅。